第20章 谁抛弃谁
A+ A-

庄晴惊住,脸上的表情险些没收住,可是很快又反应过来,褚傅岑这根本就是在套她的话。

“天天从小就没有父亲,我也习惯了一个人带着孩子,更担心再重新找一个男人会对天天不好,所以短时间内并没有这个计划。”

褚傅岑两只手放在了桌子上,“或许庄小姐可以没有男人,但是孩子的成长不能缺少父亲的存在,尤其是一个男孩子,时间长了容易缺少阳刚之气,庄小姐就算是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也要想一想自己的人生大事了。”

庄晴脸上扯过一抹勉强的微笑,这个男人自己都已经病入膏肓了,还不忘过来调侃她!

庄晴脸上依旧带着笑意,“褚先生说的是,我争取过天天的意见之后会好好的考虑的。”

褚傅岑看她一眼,“你放心,天天一定会同意的。”

庄晴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又咽了下去,她和褚傅岑说话的时候,就不应该用正常人的思维。

这个男人看上去人畜无害,实则腹黑的很,说的每一句话都费尽心思的想要套她的话。

庄晴看了一眼时间,张阿姨马上就要下班了,她必须要在张阿姨下班之前赶回家去陪着天天。

“褚先生,我还有些事情,我先送您回医院吧。”

褚傅岑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医院里,不过庄晴每次见到他,他都是在处理公司里的公务。

争分夺秒,连自己的命都顾不上,她有些不理解。

褚傅岑摆了摆手,“我助理已经到了,我先让他把你送回家吧。”

褚傅岑想要知道庄晴住的地方自然不用这样费尽心思,既然有免费的司机,她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老话说得好,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两个人在车上都没有说话,一个闭目修神,一个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庄晴回家的时候张阿姨刚做好饭,“晴晴,你回来了。”

庄晴把自己的东西放在了玄关处,又换好了拖鞋,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两张百元人民币,“张阿姨,今天辛苦你了,这是加班费。”

张阿姨并没有拒绝,“你说今天晚上会晚点回来,我就猜到你可能不会在家里吃饭,做了天天一个人的份儿,我已经帮他洗过澡了,你帮他吹吹头发就好。”

庄晴道过谢,又把张阿姨送了出去。

天天正坐在沙发上,玩庄晴给他新买的小汽车,“妈咪,你今天和漂亮叔叔吃饭还开心吗?”

庄晴脱下来外套搭在了沙发的扶手上,蹲下来问他,“怎么忽然这样问?”

天天歪头,“因为妈咪从来不会单独和男人吃饭!”

也不是从来都不会,而是很少。庄晴向来喜欢简单的圈子,所以她的圈子里就连异性朋友都很少,更不要说单独和别人去吃饭了。

庄晴摸了摸他的头,“你是觉得妈咪回来晚了?”

天天摇头,一双眼睛很认真的盯着她“妈咪,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你们可以在一起的,只要那个人对你好。”

他只希望妈咪能够快乐。

他不喜欢妈咪为了他拒绝身边所有的异性。

庄晴忽然觉得有一阵心酸,“天天,今天怎么忽然说这样的话?”

天天低下头,“妈咪,其实医院里的漂亮叔叔就是爸比对不对?你不说我也知道,但是当初他抛弃了妈咪,那他就是一个坏人,天天一定会保护妈咪的!”

庄晴……

这个小孩子的这股机灵劲儿是从哪儿来的?

她又该怎么和天天去解释,并不是褚傅岑抛弃了她,而是她抛弃了褚傅岑?

庄晴有种在风中凌乱的感觉。

“天天,你不需要保护妈咪,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照顾好你自己,你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好。”

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们不必要为了讨好父母,去做一些自己并不想要做的事情。

再者,不能让天天像是普通的孩子那样在一个完美的家庭中长大,庄晴心里就已经觉得很是亏欠他,这样过于早熟的思想让她心里更加愧疚。

每次庄晴露出这样的眼神的时候,天天就知道她其实并不开心,他小手摸了摸庄晴的脑袋,像是平时庄晴安抚他的那样。

“妈咪,虽然我们只有两个人,可是我一定不会让别人欺负你,我一定会快点长大的。”

庄晴只觉得欣慰,点头,“好,那妈咪就等着我们天天快点儿长大。”

……

庄晴哄天天入睡,回了自己的卧室,打开了电脑。

她的邮箱里是小跟班发过来的邮件。

【老大,可是有人花了大价钱要买那天晚上的视频,不过目前除了你应该也没人能解开破译密码,要不然你就为了钱,委屈一下?】

庄晴只看了一眼,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打了一个字,【滚。】

对方立马发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庄晴关闭了聊天页面,没有再理会他。

她的私人邮箱里除了褚傅岑找人发过来的病例报告之外还有庄雪以及全国各地医学生的简历。

她有心想要招个徒弟,只不过一直到了现在也并没有发现很合适的。

庄雪倒是积极,不但每天坚持会给她发简历,也会坚持做自我介绍以及向她实时汇报褚傅岑的病情。

她这一份坚持不懈,但凡用在别的地方,应该也会有些进展。

她把没有来得及看的邮件一封封的处理掉,又看了一眼小跟班发过来的褚傅岑的病例,犹豫了一下。

只回了几个字,【我考虑一下。】

褚傅岑的病情的确有些棘手,她这几天也一直都在密切的关注着医院那边的动向。

那些人提出来的都是保守治疗的意见,可是很显然,保守治疗对于褚傅岑的病情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借助药物的作用,保险治疗只不过是用这些药吊着褚傅岑的一口气延长他的命而已。

而那些肿瘤细胞是随时都可以变异与他共存的,根据医院里现在的数据根本就不能精准的掌握褚傅岑的脑瘤细胞变化。

她没有一直跟在褚傅岑身边,不太了解他的体质,也不能贸然开刀。

她有自己的规矩,每年只接收一台手术,今年的虽然已经完成了,可是在生命面前,规矩也可以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