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欲擒故纵
A+ A-

庄家。

张云看庄雪脸色不太好,有些心疼的给她倒了杯水,“怎么看起来这样没精神?是不是今天医院里的工作太忙了?要不然你就先请个假,好好的休息休息,反正你爸爸在医院工作很多年了,医院里没人敢不给你这个面子。”

庄雪有些不情愿的撇了撇嘴,“妈,我现在处处都被那个庄晴压着一头,庄晴未婚生子私生活混乱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她又缠着褚总,再这样下去,整个医院里就要她为所欲为了。”

庄晴什么样的工作态度当然不会影响到她,可是现在最让她担心的是褚傅岑对于庄晴的过度纵容。

在医院里,褚傅岑向来不会主动和别人多说一句话,可是庄晴却偏偏又是个例外。

她是一个女人,太明白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例外的时候意味着什么。

就算是庄晴身边带着一个拖油瓶,可是褚傅岑却全然不嫌弃,甚至因为那孩子和褚傅岑有几分相似,还处处偏袒。

张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男人都是这样的,你越是主动,他们就越是不把你放在心上,或许你应该欲擒故纵。”

男人总是喜欢对自己爱答不理的人,毕竟这样才能让他们产生征服欲。

庄雪显然有些担心,“可是妈,褚总不是别人啊,万一我要是表现的太过冷淡,褚总对我岂不是更没有印象了?”

整个医院里唯一能够让褚傅岑留下深刻印象的,目前为止,恐怕也就只有一个庄晴和他的主治医生了。

这医院里的哪个女人不是上赶着想要巴结褚傅岑?

就算是没有庄晴,这医院里条件出众的医生护士也一抓一大把,她虽然有庄田做靠山,可但凡他们一个不注意,很有可能就会被别人趁机而入。

平常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接触不到褚傅岑这样的人,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她又怎么甘心拱手让人?

“道理也是这么个道理,既然不能从褚傅岑身上下手了,那就只能从庄晴身上下手了。”

庄雪略微有些迷茫的看向了张云,“妈,怎么向庄晴下手啊?”

现在的庄晴显然天不怕地不怕,她们甚至都不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再者,庄田马上就要竞选医院里的主任医师了,在现在这个紧要关头,显然,庄晴手里捏着他们的把柄,比他们要捏着庄晴的把柄多的多。

张云看着她,还是觉得庄雪太过于年轻。

“她未婚生子本来就是被人诟病的,如今又想要帮上大款,我们只要想办法搞臭他的名声,到时候就算是褚总看的起她,褚家也绝对不会让一个身世不清不白的女人进门的。”

那些豪门讲究的可能未必是门当户对,可是对方的身份却是一定要清清白白。

庄晴未婚生子就已经是犯了大忌,如果再加上她别有用心被人爆了出来,到时候风向一边倒,她就不相信庄晴还能安然无恙的待在这个城市里!

庄雪一扫之前的阴霾,眼睛里带着笑意,“妈,果然还是你更厉害。”

只要一想到能够把庄晴赶出医院,她心情瞬间好了一大半。

张云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得好好的学一学,豪门之间都是明争暗斗,光有小聪明是远远不够的。”

庄雪点头,“我知道了妈。”

医院里,天天照例去了高显的办公室。

褚傅岑看得出来,天天对于高显似乎很是满意,心里更加不爽。

一大一小,两个人相聊甚欢的从办公室里出来去了褚傅岑病房。

褚傅岑的病情这几天有了恶化的前兆,高显和医院里的几个专家商量着把他的药量改一改。

“褚先生,根据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来看,需要尽快的进行手术,神医那边一直没有预约到消息,如果有医院里进行操刀手术的话,只能是进一步的控肿瘤细胞扩散,当年你出事以后,体内的肿瘤细胞就一直压迫神经,导致你头疼。”

很显然,医院里的这种保守治疗对于褚傅岑的病情基本上是不起效用的,如果再长时间这样僵持下去,褚傅岑脑袋里的肿瘤只会越来越大,等到压迫主神经的时候,手术起来才是真的棘手。

对于这件事情,褚傅岑倒是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我既然选择了你们医院,就会配合你们的治疗。”

高显点了点头,天天有些不懂,为什么医院里的这些医生和护士,在面对褚傅岑病情的时候,总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

高显出去,天天问褚傅岑,“漂亮叔叔,你是生了很严重的病吗?妈咪看过你的病例,她和医院里的这些叔叔阿姨一样,表情很凝重。”

褚傅岑忽略了孩子前面问的问题,只抓住了后面的重点,“你妈咪在下班之后会看我的病例?”

天天点了点头,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对啊,妈咪每天晚上都会查看那些医学手术,也会看一些特殊病人的病例,不过上面的字都好奇怪,我不认识。”

天天的话刚说完,庄晴推门进来,“褚先生,你喝药的时间到了。”

每天褚傅岑都要喝好多不同种类的药,李念大部分时间都要处理公司的事情,尤其褚傅岑住院之后,如果不是因为谈论工作,是很少能够在病房里看到李念的。

因为这些药物的特殊性,都是到了时间之后有固定的护士送过来的,庄晴打开那些瓶瓶罐罐儿的药瓶,每个药瓶里都倒出来几粒,确定没有落下的递给了褚傅岑。

满满一大把咬花花绿绿的,褚傅岑睨了她一眼,吃下去,庄晴给他倒了一杯水,褚傅岑喝下去,瞬间觉得自己头疼减轻了一些。

天天眉头紧紧的皱着,“漂亮叔叔真可怜,要吃这么多的药。”

庄晴摸了摸他的脑袋,用活生生的例子现实教学,“所以天天要乖乖的好好的照顾自己,不然天天生病了也要这么难受的。”

天天立马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很乖。

褚傅岑想起天天说的话,又看向庄晴,“庄护士今天晚上应该有时间吧?”

不懂他这话说完,庄晴就已经想到了他要做什么。

前几天他一直执意想要请她吃饭,庄晴都已经拒绝了,这一次再拒绝,显然就是她有些不识好歹了。

她心里明白,即便是这次再拒绝,一定还会有下次,刚好趁着这次机会也能够和他说一说他的病情。

“确实有时间。”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