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查查孩子的父亲
A+ A-

拒绝的干脆利落,不带任何犹豫。

褚傅岑“啧”了一声,天天帮庄晴解围,“漂亮叔叔,妈妈,今天晚上要和好看叔叔一起吃饭哦。”

褚傅岑眼皮子抽了抽,心里莫名的有些发堵,高显很明显,对庄晴是带着有色眼镜的,又怎么会私下单独和她吃饭?

这小家伙的意图,即便不用脑子想,也知道他要做什么。

庄晴并没有给褚傅岑答案,摸了摸天天的脑袋,“你在叔叔病房里再待上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后妈咪过来接你,乖乖听话,不许给叔叔捣乱,听到没有?”

天天乖巧的点了点头。

庄雪和庄晴一起出去,在临要出门的时候,庄雪却忽然一个箭头走到了庄晴的前面。

庄晴也并不介意,无所谓的勾了勾唇角,伸出来一只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倒是处处显得她落落大方。

庄雪一直维持的微笑有些维持不住了。

两个人从病房里出来,庄雪不由分说的把庄晴拉到了露台上。

“庄晴,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那些歪主意,褚总怎么会接受一个未婚先育还带着个拖油瓶的女人?如果想要在医院里继续工作,我劝你还是把那些没用的心思收一收。”

庄晴笑了,“我还以为,你说的是你自己!”

庄雪起先没反应过来,随后又立马恼羞成怒,“庄晴,你敢羞辱我!如果不是因为我父亲,医院里的这份工作你都得不到,在医院里,你最好给我夹起来尾巴做人,不然,你连一份能养活你儿子的工资都没有。”

庄晴点了点头,庄雪以为她终于怕了,可庄晴却不太在意,“你说的对,我好像的确不太需要这份工作,不过我为了你父亲能在院长面前树立个好形象,只能朝九晚五。”

庄晴说的的确不错,虽然她和天天看起来穿的都不是什么牌子的衣服,可是这三年来,没有人管过庄晴,可他们母子二人有地方住,有饭吃,衣食住行也从来都没有缺过。

庄雪脸上忽然变得有些古怪,“庄晴,虽然你只是庄家的养女,可你曾经到底算是庄家的人,你做的那些龌龊的事情,不要牵连到庄家!”

庄晴不过才二十出头的年纪,凭借着她一个人怎么可能养活的起一个孩子?

说不准就是做了哪个老总的情人,这样的事情多的是,庄晴长得也算是有几分姿色,想要找一个金主自然是不难的。

庄晴不用想就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笑,“庄雪,你知道为什么你会有这样龌龊的想法吗?”

庄雪愣,庄晴又轻飘飘的道:“因为你心里就有这种想法!”

因为自己是那种人,所以看所有人都会归为和自己的同类。

庄雪脸上的端庄再也装不下去,刚要发作,庄晴忽然对着她后面点了点头,“褚先生!”

庄雪脸色铁青,一张扭曲的脸又努力的想要表现出来柔和,两种并不相通的属性只会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扭曲。

她后背有些僵硬的转过身去,却并没有发现人。

庄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你刚刚的那个表情,像极了一个小三被原配抓到的样子,庄雪,以后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小心点儿,毕竟,我和庄家的关系不太大,可你却是庄家的亲生女儿!”

这话里,满是威胁和不在意。

庄雪一时哑口无言。

庄晴冷笑了一声,“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和你在这里浪费心思,但我劝你还是识相些,不然,这辈子你都别想成为无心的徒弟。”

虽然她就算是安分守己无心也不会收她为徒,可能用的噱头当然还是要用一用的。

庄雪看了一眼庄晴,显然有些恼羞成怒,“你以为你是谁?即便神医的徒弟不是我,也绝对不会是你!无心神医是每个医学生心理不可磨灭的存在,就凭你也配提起他的名讳。”

庄晴笑了笑,“无心很了不起吗?好像也没什么吧。”

起码,她还不觉得自己有多厉害。

庄雪气红了脸,“你根本就没有作为一个医生的修养,对于前辈也没有任何敬畏之心,你这样的人不适合学医!”

庄晴点了点头,“你说的对,不过适不适合学医不是你说了算。”

褚傅岑一言不发,看着庄晴与她针锋相对,越发的觉得庄晴熟悉。

那天晚上的人……

他看不清脸,也基本上没什么印象,可是一个人的感觉不会出错。

……

半个小时后,庄晴接天天离开了医院。

李念去褚傅岑病房的时候,褚傅岑不知道正在跟谁打电话。

“视频里的那个人我一定要看清楚,那一段视频,不管多少钱理由让人给我回复原样!”

声音不容置疑,也根本不给人拒绝的余地。

李念不知道电话另一头的人说了什么,显然褚傅岑有些不太高兴的挂了电话。

“总裁,能找的人都已经找过了,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把视频恢复成原样,最多的也就是恢复声音,可是声音被多重处理过,即便是恢复,也未必就是原声。”

三年前发生的事情他们都很好奇,褚傅岑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纠结于那一段视频,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顺利的破解开。

显然对方更有手段,一段视频,不仅关键的那一段消失,找到之后也并没有任何对方的信息,样貌被处理过后也加了密,即便是他们能够找人破开密码,可是样貌也必然不会是原本的。

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问题。

可是显然褚傅岑并没有就这样放弃的意思,“那天晚上的人,就算是掘地三尺,也一定要找出来!”

即便是他现在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可是没有十足的证据,那人恐怕也不会承认。

说着,他忽然又想起了天天,“再让人去查一查那个孩子的父亲。”

李念一愣,显然有些没反应过来,可是很快就又明白,褚傅岑唯一关心的恐怕也就只有那个能够自由进出他病房里的孩子。

“是。”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