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不听悔改
A+ A-

天天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果然乖乖的,手里拿着一本庄晴之前给他买的小人书。

“对啊,妈妈说了,爸爸是个大英雄,去了很远的地方,所以我要很长时间才能见到他。”

褚傅岑更好奇了,“那你今年几岁了?”

“三……五岁了。”

天天脱口而出,又忽然想到了和庄晴的约定,立马改了口。

褚傅岑看他一眼,“你这样子可不像是五岁的。”

天天其实词汇量还可以,说话也很清楚,只是这个子看起来不太像是五岁的。

天天苦着一张小脸,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妈咪说了,生我的时候吃不上饭,营养不良,所以才导致我个子很小,不过妈咪也说了,只要我多吃饭以后就能长高的。”

庄晴担心会有什么意外,所以一早就已经和孩子提前商量好了,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五岁了,如果有人起疑他的身高,就说在娘胎里就营养不良。

褚傅岑眼睛暗了暗,小孩子应该不会说谎,可是,他怎么看都不太像是五岁的模样。

褚傅岑又问,“那你几月份生日?”

天天想了想,这个妈妈没有提前交代,就说明是可以说真话的,对吧?

“八月十五,刚好是中秋节哦,妈咪说天天长得圆圆的,像月饼,所以才会在中秋节出生。”

褚傅岑算了算,如果庄晴真的是三年前的那女人,可以隐瞒了天天出生的年份,可是天天的生日也是对不上的。

如果天天是他的孩子,大概是在10月份生日,可如果不排除早产的话,也不是没有8月份出生的可能。

他宽厚的大手在天天的脑袋上摸了摸,“天天,那妈咪有没有和你说过你是不是早产儿?”

天天抬起头来,“早产儿是什么?”

看他这样子,褚傅岑心里就清楚,庄晴大概是没说过的。

他笑了笑,“没什么,你想吃什么?叔叔让人买给你。”

天天想起了糖果,平时在家里妈妈把控的很严,最多三天给他吃一颗糖,这叔叔虽然的确是带着些目的在接近他,可是好像也并没有恶意。

他乌黑的眼睛转了转,水灵灵的眼睛里闪过了一抹狡黠,“我想吃糖果,可是妈咪说糖果吃多了会坏牙。”

褚傅岑当然知道这小家伙的意思,他是想借他的口告诉庄晴。

果然,褚傅岑也没让他失望,“叔叔可以让人给你买糖果,不过你不能多吃,你妈咪说的没错,糖果吃多了,牙里会长虫子。”

天天重重的点了点头。

庄晴轻轻地敲了敲褚傅岑病房的门,褚傅岑正和天天玩的开心。

“妈咪,你来了!”

庄晴手里拿着病例和体温表,“天天乖,妈妈来给叔叔看病了。”

天天坐在沙发上,两条小短腿不停的摇晃,手里还拿着褚傅岑新送他的小汽车。

庄晴看到,心里就已经猜到了,可她依旧明知故问,“天天,谁送给你的小汽车?”

天天看了一眼褚傅岑,“是漂亮叔叔!”

庄晴拉下脸,“妈咪以前怎么和你说的?”

天天有些委屈,“妈咪说不可以要别人的东西……”

可是这个小汽车他真的很喜欢。

褚傅岑有意袒护,“我觉得和这孩子有缘分非要买给他的,再说,天天,叔叔也不是别人,对不对?”

天天点了点头,“叔叔说他是妈咪的朋友,妈咪的朋友就不是别人,是和我们一家人。”

庄晴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唇角,她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怎么可能不清楚?

这小家伙聪明着呢,平时有人想要接近他,他一百个拒绝,今天跟褚傅岑这样亲密,倒不像是他的风格了。

庄晴蹙眉,“那你有没有和叔叔说谢谢?”

天天点头,爱不释手的拿着手里的小汽车,“我已经说过了。”

庄晴把手里的体温表递了过去,“谢谢褚先生的礼物,多少钱,等下班之后我再还给您。”

褚傅岑夹着体温计,“不用了,这是我买给孩子的礼物,就当是见面礼了。”

庄晴眼皮子抽了抽,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用得着什么见面礼?

天天欢呼,“漂亮叔叔最好了。”

庄晴心里在流泪,她好不容易养大的儿子,被别人一个小汽车就给收买了。

以前他都是喊妈妈最好了,现在……

五分钟过去,褚傅岑拿出了体温表,庄晴看了一眼,“轻微有些发烧,这几天有没有感觉到身体不舒服,头晕或者是恶心?”

褚傅岑看她一眼,“你昨天不是就已经知道我头晕了吗。”

庄晴窘迫,可还是一本正经。

“这是查询每个病人病例必须要走的流程,我问什么,你只管说什么就行。”

褚傅岑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庄晴觉的他的目光里还带着点儿别的东西,比如,质疑。

她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缓解了自己的尴尬,天天看到庄晴脸上有东西,拽了拽她的袖子,“妈咪,你脸上有个脏东西哦!”

庄晴自然而然地弯下腰来,天天垫起了脚,小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扫了扫,又吧唧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高显从外面敲了敲门,进来就看到庄晴和孩子都在褚傅岑的病房。

这小孩子虽然长相可爱,可是这医院里从来就没有病人,要帮医生看孩子的道理。

他凝眉,看了一眼庄晴,“庄护士,这医院不是你的个人场所,我们每天所接待的病人数不胜数,在你工作之前,麻烦你提前安顿好自己的孩子。”

庄晴总觉得这男人看她的眼神里,每次都很奇怪,带着一丝欣赏,又有复杂,还有一丝鄙夷。

她头一次见到这么矛盾的一个人。

她也不太在意被别人误会,把自己手里的笔别到了白大褂儿的口袋上,“我知道了。”

只有四个字,听不出来任何悔改。

高显抿唇,这个女人这样不可一世,根本就不适合在医院里的这份工作。

褚傅岑开口,“是我让庄护士带着孩子来我病房里的,病房里太清净,有个孩子热闹些。”

高显眼睛里显然闪过了一抹惊讶,说不清楚是因为误会了庄晴,还是因为褚傅岑为庄晴解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