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给神医的推荐信
A+ A-

庄雪点了点头,依偎在她的怀里,“妈,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张云手指在她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妈就只有你这一个女儿,不对,你好对谁好?”

她不能生育,所以才在孤儿院里领养了庄晴,可是领养的庄晴不多长时间,就有医院里的机构告诉他们,他们试管培育的婴儿成功了。

即便不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可也是实打实遭了罪的,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庄氏夫妇对于庄雪的疼爱当然要多过于庄晴。

张云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小雪,褚傅岑既然在你们医院里接受治疗,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个机会,你可一定要把握住啊!”

庄雪想到褚傅岑英俊的面庞红了脸,可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等我成了神医的徒弟,一定会尽全力的救治他,到时候,我就是他的救命恩人。”

张云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对了,你给神医发的消息,神医有没有回你?”

庄雪脸色有些难看的摇了摇头,“神医可能是太忙了,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给她发邀请,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实则,她每次发出去的邀请会立马收到神医的拒绝,可她依旧没有放弃,毕竟无心是每个医生心里最神圣的存在。

因此,她选拔徒弟的门槛颇高,也都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无心拒绝她发出的请求并不是因为选拔徒弟的门槛高,只是因为她是庄雪。

只不过这件事情,她是很久以后才知道。

张云凝眉,“这件事情还是要上上心思,如果你能成为神医的徒弟,日后你在医院里也可以扬眉吐气。”

庄雪眼睛里闪过了一丝光,好像她现在已经成了无心的徒弟,“妈,我一定会努力打动他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发这么多次的自荐信,神医会看到她的诚意的。

任家豪宅……

欧式复古豪华装修的客厅里,周蓉把手机扔进了贵妃椅上,家里的佣人吓了一跳,不敢上前阻拦。

周蓉愤愤不平,“这手机刚买了不到一个月就死机了,现在的东西真是越来越会糊弄人了!”

张妈端上了一盘儿刚剥好的柚子,“夫人,不过就是个物件,坏了再买新的就是,夫人要是为这种事情气坏身子可不值。”

周蓉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水果,却没有心思吃,眼下她真正是心烦意乱的时候,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

张妈把水果放在了桌子上,又马不停蹄的开始打扫卫生。

任建协回来就发现家里的气氛不太对劲,不过眼下还有件最要紧的事情。

当年车祸发生后,他因为顾及事业,不想跟周蓉闹掰,只能任由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庄晴失去母亲后被送去孤儿院,毕竟有小三这件事很不光彩,可唯一的儿子死后,他多次去找庄晴,想要挽回这段父女情,可她却……

周蓉靠在贵妃椅上,电视里放着先下的娱乐节目,她闭着眼睛敷面膜,大概只是在听声音。

任建协把公文包放到了玄关处,听到声音,周蓉睁开眼睛,摘掉面膜,“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任建协坐在了沙发位上,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了才回她,“今天公司里团建,都是些年轻人的聚会,我就没跟着去凑热闹。”

周蓉已经洗干净了脸,桌子上一堆瓶瓶罐罐的东西,不同的香味儿四溢,她一层一层的涂在脸上。

她这些年保养的很好,虽然人到中年,可如果不仔细看,很难看到她眼角的细纹,她举手投足间风韵犹在,可眼睛的狠辣却能让人轻易的看出来,这不是个好交往的。

任建协犹豫几许,似乎有话要说。

周蓉知道他想要说什么,也不开口,偏要等他先开口说。

任建协终于忍不住,两只手放在膝盖上磨了磨,还是开口,“蓉儿,我们儿子出事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我们也应该从悲痛中缓过神来,我们毕竟都上了年纪,我想把晴晴接回来。”

他说的犹犹豫豫,可是显然也不容置疑。

周蓉脸上闪过了一抹不悦,可是又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老公,她是你的孩子,可是这么多年你不管不问,她心里难免有怨气,再说,她现在也没什么作为,你现在把她接回来,直接让她继承公司?这可是你几十年的心血……”

意思不明而喻。

先不说庄晴终归是个女人,单单是她没有半分管理才能,也不能让她接手公司。

即便是她的儿子不在了,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年龄也不能再生育,可她也不允许还有别人虎视眈眈,觊觎自己的家业。

一个贱人生的女儿,还想要踩着她的肩膀登堂入室,痴人说梦!

任建协有些为难,“晴晴在济心医院工作,济心医院是整个市里最大的医院,虽然现在她还只是个护士,可到底还年轻,说不上什么有没有作为。”

当年他和庄晴的母亲一夜,情生下了庄晴,可那不过就是荒唐的夜晚,周蓉是富豪的女儿,能够给他带来极大的人脉。

一个情人和自己的前途孰轻孰重,任建协还是分的清楚的。

因此,知道那晚的女人怀孕之后,他拿出一笔钱,本想草草的打发了,却不曾想,那个女人居然偷偷的将孩子生了下来。

他原本担心那女人会拿着孩子过来找他的麻烦,可意料之外的是,那么多年那女人竟然从来没出现过。

或者说那个女人根本就没命出现。

等他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庄晴已经进了孤儿院,那女人也已经不在人世。

他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会这么过去,可是他和周蓉唯一的儿子意外身亡。

他们夫妇二人也因此遭受了沉重的打击。

他终归是个男人,不能没后,因此,在前不久,他终于想起了庄晴。

虽然是个女孩儿,可只要庄晴在,他就不是没后的。

可是显然周蓉是不愿意的。

周蓉起身坐在了他旁边,轻轻的给他按着肩膀,“老公,我不是不愿意她回家,只是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了我们一家人一起,儿子刚离开,即便是需要接纳一个新的孩子,你也要给我些时间。”

任建协明白,这件事情终归是他对不住她,长长叹了一口气,“我知道,我会给足你时间的。”

不管庄晴是不是真的不学无术,她现在是他唯一的孩子了,无论如何,他也要接她回家。

知道庄晴现在在济心医院工作,周蓉第二天齐装上阵,在任建协离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去了医院。

现在正是医院里换班儿的时候,周蓉摘掉了墨镜,问咨询台的护士,“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个叫庄晴的护士?”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