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还需要吃阳间的东西?
A+ A-

陈曦完全理解不了这样的骚操作。

她能接受买一件价值连城的晚礼服,但不能接受用不菲的价钱买一件看上去穿过了的裙子。

陈曦又道:“姜小姐您不在考虑考虑?”

苏晚安很直接了断:“不了。”

苏晚安眼睛放光般盯着这件白皙的晚礼服,这是秦姳喜欢的裙子,穿上她自然会有秦姳身上那内味。

她要的是温时节喜欢上她,然后再狠狠地把他拉入无尽的地狱当中。

她苏晚安如今落得这副模样,都拜温时节所赐,她过不好,温时节也别想好过到哪去!!!

苏晚安眼中浮现一抹阴毒,当下就付了款。

回到碧水宅后,苏晚安拿出那件好看到足以迷住所有人目光的晚礼服,她眼中淡然,直接穿上。

苏晚安站在全身镜面前,她身材丰腴,该有肉的地方有肉,不该有肉的地方都瘦的匀称。

保守的晚礼服已经套在她修长的身躯上,白皙美丽,落落大方。

每一处都没得恰当好处,更多了几分惊艳感。

苏晚安目光一瞬暗沉,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陌生到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

她不喜欢白色,她喜欢艳丽的色调,类似于这样纯白的裙子她是极其不喜的。

而如今穿在她身上,晚礼服不大不小,正好合适。

这样一件美轮美奂的裙子,苏晚安没有半分欣喜。

苏晚安看了一眼,不过半分钟,直接脱了下来。

精致的晚礼服直接被苏晚安随意的扔到了地上,苏晚安微微弓着身子蹲在了一角。

她好讨厌这样的自己。

为什么她要模仿别人,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刘管家非常礼貌的敲了敲门:“太太,您该吃晚了。”

苏晚安双膝弓了起来,脑袋埋在膝盖上方。

苏晚安清了清嗓子,假装没事:“我今天不怎么饿,就不吃了。”

刘管家敲门的左手缩回,又道:“先生也在。”

苏晚安闭目,吸了吸鼻涕:“我不舒服,就不去了。”

“这……”刘管家也只好作罢,转身下了楼。

饭桌,温圳宴坐在主位上,样子漠然。

他冷冷道:“姜姝人呢。”

刘管家一五一十说道:“太太说今天身体不太舒服,就不怎么饿,不吃晚餐了。”

温圳宴握着刀叉的双手一顿,他眼神暗了几分:“吃个饭就找借口这么多。”

“刘叔,以后让厨师都不用准备姜姝那份了。”

刘管家犹犹豫豫:“这不太好吧。”

温圳宴不带掩饰地呵了一声:“她本事大的很,都成仙了,还需要吃阳间的东西?”

他的嫌弃挂在嘴边,随后起身,直接离开了饭桌。

刘管家有些纳闷,立马又问:“先生,您不多吃一点?”

温圳宴负手而立,转而淡淡然说着里面还多了一抹别样的情绪:“气饱了,没胃口。”

刘管家只好愣在原地,细细品了品这句话。

最后得出结论,先生应该是被太太不来吃晚饭,闹小情绪了。

到了温时节生日那天,苏晚安最终说服了自己,穿上了那件不太喜欢的晚礼服。

晚礼服套在她动人的身躯上,显得了几分清纯感。

她面色冷清,多了好些不食烟火的气息。

宴会上人来人往,苏晚安站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

秦慕语同样以嘉宾的身份被邀请而来。

旁边站着郑染,两人脸上化着浓妆,身上穿的礼服都是某Z品牌最新的款式。

在她们身上衬托着几分贵气不凡。

秦慕语站在一处,一眼就望到了苏晚安。

她眼里只有怒气:“郑染,那个女人也来了。”

郑染完全没有任何害怕,甚至心里有着几分激动:“来就来呗,这次正好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行么?”

秦慕语有些怀疑,不惜质疑着。

郑染被秦慕语问的烦躁起来,甚至多了好些不耐:“做都做了,不怕姜姝往死里整,你甘心?”

秦慕语有些颓废:“好吧。”

她俩聚在一起,不过是各有所需,郑染想方设法的想上位,取代姜姝。

而秦慕语则是想死死地把姜姝踩在脚底,这才解恨。

苏晚安拿着一束白色玫瑰闲散地站在楼梯一处,背对着所有人。

就在这时,身为这场宴会的主角温时节出现在了现场。

男人一袭白色的西装,左手端着香槟。

此刻他的目光不自觉的抬了起来。

正好对向了苏晚安站着的背影。

只见男人睁大了眼眸,沉冷的面孔上出现了异样的神色。

温时节手中的香槟没拿稳,直接砸在了地面上。

这一举动,让现场的所有人都惊了惊。

秦慕语看到了这一幕心跟着紧了紧。

果然他一直都没有忘过秦姳。

即使秦姳都死了这么久了,可温时节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套裙子是属于秦姳的。

男人对于自己保护的东西都是小心翼翼的护着,根本容不得其他人半点践踏或者把他给污染掉。

秦慕语眼中的情绪越发的不是滋味,她托人把秦姳生前的裙子放到品牌店里,又贿赂员工极力的向姜姝推荐这条裙子。

为的目的就是让姜姝穿上这件裙子出现在温时节的生日宴会上。

秦慕语正好去温时节发现穿着秦姳裙子的女的不是秦姳那一刻,现场会有多精彩。

温时节看着那张芊芊动人的背影,二话胡说的走了过去。

苏晚安完全没有发觉背后的这一幕,完全沉浸在待会跟温时节怎么开头讲话。

温时节看着那张日思夜想的人,直接扩大了双臂,紧紧地搂住了女人的身躯。

苏晚安整个身子猛地一震,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谁。

温时节用力的把苏晚安涌入怀中,身上那股强大的荷尔蒙一下子席卷了苏晚安的鼻孔。

温时节冷冰冰的额头倚在苏晚安的肩窝当中,双手的力道直接用大了力道。

他的声音闷闷的,竟然还会让人觉得有些委屈的感觉:“姳儿,你终于回来了,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

温时节的嗓音好想有着刚哭过的嘶哑:“你不在的这些天,我都要好好的听你的话,按时吃饭按时睡觉,你不要再走了,留下来陪陪我好不好姳儿。”

苏晚安听完,浑身都有些抗拒的僵硬。

温时节的话不大不小,正好只有苏晚安一个人听到。

苏晚安浑身的鸡皮疙瘩全起,如果不是熟悉这声音,她完全不敢相信后抱着她的居然是温时节。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孩子,对她百般依赖,声音都不同于往常的冷淡。

是苏晚安从来都没有听过的一种语调。

苏晚安动了动手臂,侧头看了看温时节:“温少,我不是你口中的那个女生呢。”

一句话直接让温时节清醒过来。

温时节不带客气的直接从苏晚安的肩窝里移了出来。

他的面色是跟往常一样的冷,甚至还带着几分寒。

温时节这才认出了眼前的人究竟是谁。

他黑色眼眸当中只有数不尽的恶心。

他看着这件熟悉的裙子,裙子后背还有他烟头不小心烫出来的痕迹。

如今已经泛黄还带着那股子焦灼感。

温时节彻底愤怒起来,样子不苏晚安想象中的还要残暴。

温时节黑的眸子看向了苏晚安:“姜姝,你真她妈让我觉得恶心。”

苏晚安完全没有想象到温时节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前一秒的态度和现在,判若两人。

苏晚安有些无措的咽了咽口水。

温时节热忍无可忍地抓去苏晚安的头发直觉往地面上摁,苏晚安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脑袋就被温时节残忍的爆砸。

苏晚安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温时节会变成这样。

像是一只被激怒的狮子。

此刻在残暴的虐杀当中。

温时节眼中被腥血充刺着,完全没有一点理智:“姜姝我警告过你不要再不知好歹的碰我底线,可你偏偏一次又一次在我面前作死,如今竟然胆大包天的把姳儿的晚礼服给偷来。”

苏晚安压根就不知道温时节在讲什么,只知道此刻脑子被撞到地面上,脑浆血都要撞出来一般。

苏晚安顶着不适念道:“温时节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温时节根本不相信她:“装蒜,讲述你以为你装蒜我就会放过你!我的耐心有限,你却一次次的挑战,不知好歹的狗东西!”

苏晚安根本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遭受了温时节的一顿暴打。

她脸上淤青一片,样子也让人觉得不忍入目。

来的嘉宾都震惊了起来:“温少这是……”

尽管大家都觉得场面归于血腥和残忍,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

个个都避之不及。

郑染看到这一幕心情大好:“慕语,我说了这招有用吧,你呐,脑子要是有我一半有用,也不至于之前打人的事情被人拍出来,还差点毁掉了你这么多年来的事业。”

秦慕语看到这一幕确实是慌了,她内心居然燃烧起了一抹于心不忍,可转念一想自己之前的遭遇。

秦慕语一下子就狠下心来,只觉得她的遭遇是活该。

“她之前怎么对我的,我现在只不过是如数奉还回去罢了,就算是温圳宴的妻子又怎么样,照样会被她秦慕语踩在脚底下!”秦慕语自顾自的说道。

仿佛只有这样才会减少心里的内疚感。

温时节打到一半,突然停了手,他朝着那群高大身姿的保镖念道:“衣服扒了,人给我扔出去。”

这简单的一句话,一下子让苏晚安崩溃到极点:“温时节,你没资格这样做。”

男人微勾起嘴角,讥讽的意味逐渐弥漫出来:“姜姝,装傻装无辜这套对我来说是没有用的,你敢偷姳儿裙子那刻,就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弄死你才是。”

温时节的话极狠,像是一个逃亡的歹徒谁出开的话。

苏晚安终于搞明白是哪一一部分出了问题。

原来是她身上这件晚礼服。

苏晚安浑身上下难受之际,每一处地方都隐隐犯疼,好像有个千千万万只蚂蚁在啃喰着她,她艰难的冒出一句话来:“你搞错了,这件晚礼服根本不是我偷的,是我在品牌店买的!!”

苏晚安费劲全身力气才说完。

可温时节却不相信半个字,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相信过。

温时节一只脚直接踩在苏晚安的侧脸上,脚底用力地碾了碾:“狡辩?你觉得现在还有用吗?姜姝,你这张臭嘴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相信。”

“早知道你这个王八蛋今日敢胆大包天的偷穿姳儿的裙子,我就应该在见到你的第一面,就杀了你!”

温时节急的话像是被气久了。

苏晚安还在解释着:“信我,我真的没有偷穿过任何人的衣服。”

温时节嗤笑一声:“那你怎么解释这裙子上有我之前烫的烟头,姜姝,就你这演戏,怎么当上戏子的!”

“你听我解释……”苏晚安着急说着。

苏晚安知道温时节言出毕行,这会子要是不解释清楚,她就会被人当众扒下这件裙子。

温时节反应冷淡:“我不听!”

温时节放下狠话,没过多久,层层保镖出现在了苏晚安面前。

手段残暴的取下了这件裙子。

苏晚安里面只剩下一件白色的打底,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她如今真像一个小丑在一处。

苏晚安再也无法坚强下来,泪水在眼眶当中快要溺了出来。

苏晚安手脚无力,压根没有一点力气站起来。

此刻秦慕语趾高气昂的走了过来:“姜姝,你还真然后我另眼相看。”

“啧啧,不是挺豪横的吗?你现在豪横哥给我看看。”

郑染站在一侧,也来看冷笑话:“这位小姐也真是厉害,居然还偷穿秦姳的裙子,你是哪来的胆子,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秦慕语捂嘴偷笑:“估计是梁静茹给她的勇气叭。”

苏晚安这才明白一切,她虚弱的睁开眼睛:“是你!”

秦慕语没有任何解释,直接承认:“是啊,就是我,怎么跟你讲述当初对我做的来说,应该是不值得一提叭。”

“姜姝,你可是差点让我在娱乐圈混不下去呢!”秦慕语急得瞪着眼,一把扯着苏晚安的头发。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