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是个替身
A+ A-

秦慕语看了今天的热搜后,待在卧室疯狂的砸东西。

地上一片碎片,房间也变得散乱不堪。

秦慕语气红了眼,手机屏幕已经碎的不能再碎地躺在地上,屏幕上隐隐地闪现着助理发的微博。

秦慕语气的直抓脑袋,身上那件洁白无瑕的吊带裙在瘦小的身子骨下,有几分瘦弱不堪,可那双狠眸却显得有几分不符合身上的气质。

秦慕语大骂:“贱人,都是一群贱人!”

秦慕语瞪大了双眼,一切显得残暴。

就在这时,安宁的卧室外传来了敲门声。

秦慕语身子愣了愣,转头看向了门口,苍白无光的脸蛋上有了几分意外。

她有吩咐过家里的佣人不许来打扰她,而此刻,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个时候还会有谁会来。

秦慕语步子微颤地走去门口,门锁一扭,卧室便开了门。

温时节伟岸的身姿伫立在门口,他黑衣长裤,眼神不似平常的冷淡。

秦慕语双目一瞬放光,她一时哑言。

很快便用细瘦的身躯挡住整个门框,试图不让温时节发现房间里的乱糟。

秦慕语对温时节的到来感到非常意外,她嘴巴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了:“时,时节,你怎么来了?”

温时节很高,以至于秦慕语看他都得用仰头的姿势。

温时节稍稍低眉,他看着她:“不欢迎我进去?”

秦慕语直摇摇头,她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

“时节,我没有。”

温时节没有听完秦慕语接下来的话,直接跨步迈了进去。

房间一片凌乱,一处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温时节永远是那副冷冷的模样。

秦慕语看着乱糟糟的房间,瞬间有些羞愧。

“我平时不是这样的。”秦慕语不由得开始解释起来。

“我知道。”温时节言语慢悠。

秦慕语有些不信地抬起脸庞,她紧紧握了拳头,忍不住问了自己一直想问的问题:“时节,你怎么会来?”

她现在在外的名声差到极点,谁都不想跟她秦慕语再扯上任何关系。

她一直以为温时节会跟他们一样,对她避而远之。

就算不是,也会暂且冷落她。

等着这阵风声过去,才会重新跟她有了联系。

可如今……

温时节没由头的到来,让她感到了很多意外。

温时节答非所问:“慕语,我跟《新雅》的导演打好了招呼,你还是这部戏的女一号。”

“真的?!!”秦慕语有些讶异,只觉得出乎意外。

温时节眉目冷清,那双黑色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秦慕语瞧着,不自觉的抬起了右手,摸了摸秦慕语的侧脸,“当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属于你的那份荣耀谁也夺不走。”

秦慕语一双星眸含着感动的泪光。

“时节,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

秦慕语刚开口说完,温时节的沉浸一下子便醒了过来,他连忙收住了刚刚的掌心,连暮光又是变成那份陌生。

温时节冷言冷语:“我答应过姳儿,会好好照顾你。”

这一句话一下子就把秦慕语刚刚燃烧激动起来的心情,瞬间淹没。

秦慕语眼眸中只有不甘的神色,她急道:“这么些年来,你对我的好,就是因为秦姳???”

秦慕语还在不想置信。

温时节没有正面回答着秦慕语的问题,他伟岸的身姿转了转,直接抛下一句话:“我来的目的是想告诉你,其他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好好演戏就行了,你忘了,你说过你会成为一个国际知名影后给我看的,我等着那天。”

秦慕语留在原地,眼睛不眨的看着这张修长冷血的背影,她自嘲一声:“想当影后的一直以来是秦姳的梦想,根本不是我的,我从小的目的是嫁给你时节哥哥!”

温时节脚下一愣,他返身看了看刚刚的秦慕语。

女人身躯小小的,身上几乎没有什么肉,脸颊有些骨瘦如柴。

温时节直直地看着秦慕语,那样的眼神充满这着压迫力,“你刚说什么?”

秦慕语一直以来都很明白,她只是秦姳的替身。

温时节喜欢的是秦姳,她那个干净到极致的姐姐。

温柔,善良,美丽,世上一切一切美好的词汇仿佛都是为了形容秦姳而出的。

秦姳喜欢穿白色的裙子,秦姳有一头乌黑的长发,秦姳最爱淡雅色的口红,秦姳喜欢男生打领带,所以温时节每每穿西装,必定会戴着一个秦姳喜欢的颜色领带。

秦姳死了,她模仿着秦姳的一切,成为了秦姳在温时节心目中的影子,永远是个替身是个的存在。

温时节的目光让秦慕语感到害怕,秦慕语后退了一两步,嘴角勾起了僵笑:“我会当上影后,给时节哥哥看的。”

秦慕语笑了起来,可惜那双狭长的眼眸再也没有泛着吸引人的光芒。

温时节不常勾起唇角,永远是那副淡然地要死的模样,他直言:“这样才乖。”

温时节走后,秦慕语又朝着空荡荡的房间发着脾气。

温时节对她所有的好,都只不过是在以这样的方式怀念着另外一个女人。

秦慕语狠狠地咬起了嘴角。

让她陷入这场风波,最容易获利的人那便是姜姝了!!!

想到这,秦慕语眼眸中划过一丝残暴的神色。

她想了许久,一切一切都是姜姝这个贱人设的局!

可惜她明白的太晚,中了姜姝的诡计!

……

秦慕语戴着墨镜,坐在私人咖啡店内。

对面很快走来了一个身材窈窕的女人,大眼红唇,辣妹一枚。

女人坐到了秦慕语对面,喊了服务员点了一杯店里卖的很火的一杯咖啡。

随后她看了看秦慕语一脸悲催的神情,有些嫌弃道:“慕语,我们这才多少天没见,你就憔悴的你妈都快认不出你了。”

秦慕语不由得白了她一眼:“就你废话多。”

女人右手端起服务员刚上的咖啡,小抿了一口,“我这几天在微博上天天看你了事。”

秦慕语有点气:“郑染,你也来看我笑话?”

郑染不客气的在秦慕语的注视下甩下咖啡杯掷在桌子上,“秦慕语,我也算跟你认识好几年了,你就这么想我?”

秦慕语移了移墨镜的框架:“那你干嘛做这个样子,不是找骂就是找打!”

郑染无语:“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郑染双手环胸,扯开天窗说亮话。

一点也不磨磨唧唧。

反倒还有几分干脆。

秦慕语跟郑染说了这些天的遭遇,烦躁的要命。

郑染听后,立马给秦慕语出了个注意。

秦慕语听后,一双眼睛写满了震惊。

秦慕语装样的拿起咖啡小喝了半口:“这事不太好了吧。”

郑染往身后的沙发一靠,眼里只觉得瞧不起:“不是吧秦慕语,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吊样了,你都快被她欺负的在圈里要混不下去了,现在竟然还怕,我要是你,直接往她脸上抽俩大嘴巴子,就算不在圈里混下去也要弄死她。”

“再说现在又没让你抽她俩大嘴巴,你在这怕屁啊。”

郑染的话一下子就激励了秦慕语。

郑染知道秦慕语的性子,不逼一下,根本干不了什么大事。

郑染继续说了说:“借刀杀人懂吗?温少喜欢秦姳,秦姳早她妈死了,而姜姝嘛,不怀好意的想接近温少,你知道吗,男人心目中都会有一个白月光的存在,而秦姳就是温少心里的白月光,白月光是不能让任何人侵犯的,秦姳是温少心中的一个结,要是有个脏了这个结呢?”

“后果可想而知。”郑染最懂男人的心思。

秦慕语觉得郑染说的很对,想着郑染这次居然竭力帮助她,她都格外意外:“你今天怎么跟我说了那么多了。”

郑染看了看手指甲,轻松讲道:“我想做你小叔的女人。”

秦慕语眉头一皱。

很清楚明白郑染说的是温圳宴。

秦慕语又是一惊:“你说的是温圳宴?”

郑染慢慢说道:“不然呢。”

秦慕语知道温圳宴跟温时节想来是对立的关系,心里又不自主的嫌弃起来。

“那你应该知道温圳宴已经结婚了吧。”

秦慕语细心提醒着。

郑染脸上没有半分意外,像是早有意料,“我知道啊,他有没有老婆关我什么事,古代的男人三妻四妾都是常有的事,何况他只有一个老婆。”

郑染拍了拍秦慕语的肩膀:“现在这个时代很开放的,结婚离婚的又不在少数,怕什么。”

秦慕语内心呵了一声,可表面上没有流露出一分不妥。

秦慕语又忍不住提醒:“那你知道姜姝是温圳宴的老婆吧。”

郑染这个时候才有危险的意识起来:“你说你要对付的那个女人是温圳宴的老婆!!!”

郑染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的放大了许多。

秦慕语心里忍不住偷笑,面上还微笑着:“不然呢。”

郑染淬了淬一口牙:“不把她弄得身败名裂,我永远都上不了位!!”

……

马上到了温时节的生日,苏晚安在剧组背着台词的时候才突然想了起来。

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

苏晚安放下手中的剧本,就听到旁边有演员在讨论着:“万达新开了一家只供vip的品牌,每一件都让你眼见一亮,我上次就路过看了几眼,就挪不开眼了。”

另一个演员又道:“那你怎么不进去看看。”

她翻白眼:“拜托,你有没有听我说清楚,那是只供VIP的品牌,我一部戏就十来万,还得供房贷,哪来的前搞VIP,看两眼就满足了。”

苏晚安听得来了兴趣,下一秒就朝着旁边站着的陈曦说道:“陈曦,我们去趟万达逛逛吧。”

陈曦觉得都行:“没问题,姜小姐,需要我现在帮您叫车吗?”

苏晚安点头:“越快越好。”

到了万达,苏晚安同陈曦很快就找到了那家品牌。

跟他们讲的一样,的的确确是只供VIP。

苏晚安进去,第一件事情就是需要办一张十万元起步的白银卡,才勉勉强强的算是VIP。

进去后,苏晚安说出了自己的需求,

店员立马就拿出了几件适合晚宴穿的晚礼服。

每一件都各有特色,价值不菲。

可是每一件摆出来都没有让苏晚安眼前一亮的感觉。

就在这时,店员几个在窃窃私语:“这几件晚礼服这位客人都没有看上,就只剩那最后一件了。”

那个店员神神秘秘:“最后那件可是秦姳小姐最喜欢的,可惜秦小姐都好久没来了。”

这句话不偏不倚正好被苏晚安给听到了。

单单是秦姳这两个字就足以吸引掉苏晚安全部的注意力。

苏晚安侧着身子看过去,冷冷说道:“拿来给我看看。”

这句话很冷,没有一丝缓冲的意思。

是直接的命令朝着那些店员听的。

苏晚安不算温柔的视线落在了那件雪白的落地长裙上,她看着店员问道:“你说这件晚礼服是谁最喜欢的?”

店员回复的磨磨蹭蹭:“是秦姳,秦小姐喜欢的。”

苏晚安又问道:“那她怎么没买走?”

店员犹豫了一会:“这我们也不太知道,只知道当时秦小姐非常喜欢这件晚礼服,就连定金都付了,可最近秦小姐都没来店里,也没怎么听到过关于秦姳小姐的事情。”

店员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解释了一遍。

苏晚安眯了一会眼睛,细细地打量着面前这件晚礼服:“这件衣服后面怎么有点烧焦了。”

苏晚安邹起了眉头。

店员明显紧张起来:“小姐,这不是烧焦了的呢,这是这款晚礼服独特的设计之处,这款晚礼服主打的是一种从火光中走来朦朦胧胧的焦灼感,看似焦灼,实际上并没有呢。”

陈曦在旁吐槽着:“姜小姐,我是不懂品牌的理念,但我还是觉得没必要买一件破破旧旧的衣服回去。”

店员又道:“这位小姐,这件晚礼服是全新的呢,不是您口中所谓破破旧旧的衣服。”

陈曦直接切了一声。

苏晚安看着这身晚礼服,脑子里想起来的全是秦姳这两个字。

不到半秒钟的功夫,苏晚安突然说道:“给我包起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