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反转
A+ A-

苏晚安眼中平淡,没有丝丝涟漪,“我们拭目以待。”

话落,苏晚安再没讲什么。

夜深。

碧水宅。

房间里冷冷清清摆放着各式昂贵的家具,苏晚安一个人坐在灯光偏暗的沙发上。

她头发凌乱,却没有一种散乱感。

反而是一种让人流连忘返,看不腻的美感。

她手持着一杯红酒,在她指尖晃了晃。

苏晚安眼神冷淡,像是在思绪着什么。

此刻房间门慢慢被推开,一道黑色高大的身躯出现在苏晚安面前。

苏晚安本能地抬起了头,暮光安静地看着顿步在门口的男人。

男人面色如旧的沉冷不堪,黑色的发丝压的很沉,他手放在锁柄上,眼神一动不动地看着苏晚安。

他大步跨了几步,苏晚安异样的看着他:“温先生,这么晚了有事?”

“苏晚安你可真让我刮目相看。”温圳宴冷言道。

随后他不需征求同意,直接落落大方地坐在苏晚安一侧,手臂落到苏晚安身后的沙发处放着,指头时不时地敲打着。

苏晚安回了他一眼:“不然怎么有幸当上温总的棋子呢。”

在这一场合作当中,苏晚安从来都知道她根本没有任何筹码能让温圳宴帮她,唯一能让温圳宴不惜一切代价,那边是她身为温圳宴的一颗棋子。

一颗信手拈来,随时能舍弃的棋子。

苏晚安半抿了一口红酒,鲜红的酒水慢慢的从她嫣红的唇部慢慢淹没。

她性感的脖子缓缓的动了动,白皙动人。

温圳宴面色冷,始终都没有人能知道他真正的情绪,更是没有人能知道温圳宴城府的深沉。

“苏晚安你少自作多情,你给我记住,你现在是姜姝,你的身份是我温圳宴的妻子,你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让秦慕语打了你的脸,那就是变相的打了我的脸。”温圳宴冷硬的手指死死地摁着苏晚安的下巴,偏粗的指腹用力的磨着。

苏晚安一瞬间明白了温圳宴此次前来的目的。

温圳宴丝毫没有半分手软。

苏晚安觉得自己的下巴仿佛被捏碎一般。

苏晚安红了眼:“温总,我这脸可是您花了大价钱整出来的,您这样会让我破相的。”

她硬是忍着流泪,眼眶酸酸的没敢流泪。

温圳宴手中的力道未减,眼神凶狠:“我能让你好好的,也能让你会到从前。”

苏晚安根本不明白温圳宴喜怒无常的情绪,她只好乖乖认错:“温总,我究竟是做错了什么,我只不过是按照你的要求,让温时节失去秦家的倚仗罢了。”

温圳宴冷眼相待,“这张脸你给我好好护着,你要是保护不了她,我就找人给她摘了。”

“这张脸不属于你。”温圳宴慢慢道,话里的凶狠没有半分减弱。

苏晚安总算明白,她顺着这句话继续说道:“温总,你说的是姜姝?这张脸不属于我,那是不是属于姜姝。”

苏晚安有些含糊不清的询问着。

经过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来看,苏晚安能确定的一件事情就是,她拥有着一张跟姜姝一模一样的脸。

姜姝两个字从苏晚安口中冒出来,温圳宴的眼眸黑了几分。

温圳宴看着这张艳丽到让人心仪的脸庞,一双水亮亮的眼睛正一眨一眨的看着他。

这张性感的唇瓣动了动,好听的声音即可传来:“温先生。”

温圳宴一时沉迷,有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温圳宴俊逸的脸浮现了几抹不同于往常的神色,他看着苏晚安,手中的力道慢慢减少了许多。

苏晚安从来没有在温圳宴脸上看到这样的神色,苏晚安吞咽了一口口水,她主动靠前,像是在勾引一般的口吻,嗓音娇滴:“温先生,姜姝到底是谁呢?”

这样的一句话,一瞬间就让温圳宴回归到了现实。

温圳宴认出眼前人是苏晚安之后,他不悦,脸一变。

直接把刚刚靠前了些的苏晚安一把推开。

温圳宴语气嫌弃:“滚!”

苏晚安直接被推到沙发上,毫不留情,一瞬打碎了刚刚放在边缘处的酒杯。

温圳宴起身,言辞警告:“苏晚安你少用这张脸做些不敢做的事情,不然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苏晚安双肘护住了脸,才让面前那些碎渣没有伤着脸。

苏晚安看向温圳宴,似乎不甘:“温先生您也说了这张脸这么金贵,可就这样平白无故的被秦慕语打了一巴掌,您甘心?”

温圳宴的步子一顿。

苏晚安眼眸当中多了好几抹不善,她视线在温圳宴身上没有离开过。

温圳宴翻身看她:“你这是在教我做事?”

苏晚安扬着那张尖小的下巴,她知道这张脸是温圳宴的底线。

这张脸受了委屈,温圳宴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即使温圳宴此前来的目的是因为警告t她,但最终还是希望她能善待这张脸。

苏晚安自嘲笑道:“温总,我可没这样想过。”

温圳宴瞧了她一眼,寒声:“我早说过秦慕语得除掉,是你非得自作聪明,苏晚安,但凡你这点小聪明用来察觉到当年温时节不安好心接近苏家,苏家也不会落得一个家破人亡的地步。。”

温圳宴的话如同一把把小刀直接刺痛到苏晚安。

温圳宴说的没错,她现在的这点小聪明,要是用到当年,苏家也不会落得这个地步。

苏晚安咬了咬内唇瓣,直到舌尖尝到了生锈般的血味,她掀起那双无辜的眼皮,语气软软,带着一份坚韧:“温总,我不会轻易放过秦慕语的,让她这么白白的死掉,太便宜她了。”

她口吻算不得上轻松,更有几分坚定在。

温圳宴低眉看她,眼神再也没有刚刚那份于心不忍,反倒是寒霜遍布:“就凭你,你行吗?”

“苏晚安你觉得你自己可以做到吗?且不说让秦慕语生不如死,你就连让秦慕语痛快地死掉都没那个本事做到。”

苏晚安单手抓了抓地板,一些碎玻璃硬生生的碰到她的指腹,划出了几道口子。

“温总,你会帮我的对吧。”苏晚安眨着那双无辜的眼睛看着。

温圳宴眼神单调,他颀长的身躯微微倚靠在后面洁白的壁上,他看着苏晚安,再还没有说出下文前。

苏晚安又补了一句:“您说过,我现在是姜姝,您会帮姜姝的对吧。”

苏晚安双眼里一片诚恳。

温圳宴眸子沉了又沉,黑了又黑。

没有给苏晚安任何回应,样子像是要走人的架势。

只是临近门口,温圳宴寒言:“希望你能尽快做到你给我的承诺,温时节得立马失去秦家的倚仗。”

听到这句话,苏晚安立马就明白了温圳宴话里的意思。

这是答应了。

而答应她的同时,也不忘提醒她的任务。

“您放心。”

看似安宁的夜晚娱乐圈正发生着一件大风暴。

苏晚安还在想着温圳宴到底会怎么摆平秦慕语。

一早醒来,苏晚安第一件事情就是拿手机看了看。

果然,温圳宴出手,秦慕语这次在业内的名声算是烂到极致了。

苏晚安万万没想到反转居然如此巨大。

即使秦慕语的公关团队非常强大,但内部发生了瓦解,一切都会四分五裂。

一直在秦慕语身边的小助理,昨晚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内涵秦慕语的话。

而下面还附带着本人直面怼秦慕语,和一张张的验伤报告的视频

直接表明了秦慕语本人有暴力倾向,在她任职期间在身上打了多处淤青。

因为是视频又有本人出镜的缘故,大家此事非常信服。

之前闹过的事情,加上这次助理直接曝光秦慕语,秦慕语在大家心里基本已经定型了,那就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演员。

小助理在多处公开场合里以秦慕语的助理出席,小助理在微博视频里发的一段话,让大家不信不行。

爱哭的鱼V:【绝了绝了,爷粉了这么多年的偶像,居然是一变态,爷青结。】

奶酥V:【卧槽还有反转,这小助理身上的伤淤青简直了,要谁敢这么对我,我直接一个打耳光抽过去,让她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精钢芭比V:【这两天的事情我算是搞明白了,秦慕语因为不满导演戏份的安排,直接打了同剧组女演员一耳光,用来撒气,没想到被偷拍了视频被发到了网上,视频一曝光,之前在秦慕语身边做过助理的人都开始为被打的女演员开始打抱不平,事情越闹越大,秦慕语开始威胁被打的女演员发朋友圈澄清,跟着自己又开始一顿卖惨,谁想到自己身边干了这么久的助理,突然来曝光她了,这她妈的直接打脸!!!看得我太爽了。】

小懒睡不着V:【楼上课代表。】

今天十五号没V:【这次秦慕语算是糊的死死地了吧。】

苏晚安看了大喜,这下秦慕语在圈里是彻底混不下去。

温时节之所以选择秦慕语的原因,是因为秦慕语在娱乐圈有一定的影响力,又加上如今的秦慕语在演艺圈臭名远扬。

温时节还会选择跟秦慕语一起共同度过此次难关,她不信。

让苏晚安最意外的一点便是温圳宴的手居然能伸这么长,仅仅几个小时的功夫,直接策反了一直以来在秦慕语身边勤勤恳恳的小助理。

不得不佩服温圳宴的能力。

苏晚安觉得,这仅仅只是温圳宴的冰山一角。

能力不止于此这么简单。

茶室。

温老爷子一人在静坐着。

只见房门被一人打开。

温时节微微弓着身子,样子算得上礼貌有佳的点了点头:“爷爷。”

温老爷子闭目养神很久,此刻才掀起微皱的眼皮,他的着热的目光看向了前来的温时节。

“这次你总算没迟到了。”

温时节仍然是低着头,没有抬头的意思,样子看上去规规矩矩:“多亏爷爷教导有方。”

温老爷子没有作理他。

温老爷子手心套着一串佛珠,珠光气十足。

温老爷子声音慢悠悠地说了说:“跟秦家那闺女立马断了联系。”

温时节身躯一震,似乎是没想到温老爷子的态度居然这么直接。

温时节还是想秉承着顺从着温老爷子的态度,“爷爷,我有分寸。”

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答案的温老爷子,立刻握着旁侧的桌上的茶杯,往地上砸了过去:“有分寸,你要是有分寸还会是这个狗屁样!”

“你瞧瞧你找的这是什么个东西,你看看因为秦慕语这件事情,温家的股份低了多少!平时你做些出格的事情,我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可我放纵你的结果是什么,你让温家的股份低了几个点了!!!”

温老爷子的性格向来豪放,从来都不会郁闷着自己的情绪。

温时节这才抬头,为数不多的正眼看着温老爷子:“爷爷,wo已经大了,况且慕语她是我的未婚妻。”

温老爷子被气的心脏疼:“未婚妻,她算哪门子的未婚妻,我们温家承认过吗?是她一直以来以女主人的身份自居,怕是久了,你自己都糊涂了。”

“温时节我告诉你,你今个要不跟她彻彻底底的撇清关系,那么你就跟温家断绝关系。”

这样的狠话放出来,温时节一时间睁大了眼。

温时节眼神冷淡,满脸写满了抗拒二字:“爷爷你已经老了。”

这还是温时节第一次这么名目堂皇的忤逆温老爷子,温老爷子气炸了:“混账东西,你反了不成。”

温时节突的往前走了几步,眸子带着金芒:“爷爷,前二十多年的生活里,我对你言听计从,从来没有跟你说过一个不字,但现在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了,慕语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弃。”

温时节铿铿说完,直接走人。

似乎不想留下来说废话。

温老爷子看着温时节绝然的背影,气的要死:“温时节你今个要是敢出去,这辈子都别想进我温家的大门!”

温老爷子以为温时节会对这句话有反应,可那张直挺的背影满是无情和坚定。

温老爷子一直都知道温时节的性子非常犟,一旦认定一件事情,就算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