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A+ A-

温圳宴没有多余的解释,就连眼神都是冷淡,没有任何对于的色彩,便上了楼。

余下刘管家和苏晚安两个人。

苏晚安纳闷无比。

她问了问:“先生他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刘管家微微侧身看了看温圳宴挺拔的背影越走越远,这才敢放心说道:“回太太,先生是在太太去同学聚会后跟在后面的,具体其他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样。”苏晚安只好点头。

马上她有些费力的抱着孩子,上了楼进了侧卧。

温圳宴在书房里,镇定自若地坐在沙发当中,他摘下鸭舌帽,随意的放在桌上。

双手倚在后脑勺,修长的腿叠放在整齐的茶几上方。

闭目养神着。

脑子里隐隐着回响着苏晚安的话:“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在全安酒店的包厢呢?”

脑海里,女人面色娇贵,长发飘飘地落在肩的两侧。

洁白的衬衫跟浅蓝色的超短牛仔裤,样子分明又纯又欲。

女人精致无瑕疵的面孔,慢慢的和记忆中一个很多年前的女人面孔慢慢重合。

忽然,温圳宴呼吸直接变重。

醒了过来。

他心跳加快,有些不适。

温圳宴烦躁的捏了捏眉心,随后他拿起茶几上热乎的茶小抿了一口。

慢慢的思绪着刚刚苏晚安的问题。

他是怎么知道苏晚安在全安酒店的。

温圳宴牵着刚从宠物医院的孩子进了碧水宅,别墅里异常安静,他皱了皱眉头。

随后刘管家走向前,看到孩子已经活泼乱跳,不免放宽了心:“先生,孩子这是完全康复了。”

温圳宴冷眸微颦,“姜姝人呢?”

刘管家有些意外。

往常先生都是不过多询问太太的寻踪的。

而今天却主动的询问起来太太的行踪。

刘管家想起刚刚姜姝交代的话,马上点头说道:“太太说晚上得去参加同学聚会,不回家吃饭了。”

温圳宴扬眉,收紧了掌心中的狗绳:“她去参加同学聚会?”

苏晚安有个哪门子的同学!

刘管家老实点头,又道:“太太刚刚出发,打车走的,这会子太太应该是走到别墅门口了。。”

“现在出去看应该还能看到太太的身影。”

温圳宴没有任何理会,浑身都散着不关我事的冷感。

正当刘管家以为温圳宴只是随便问问的时候。

温圳宴突然停住了往前的步子,抓着狗绳的掌心松了些。

温圳宴动作霸气地把狗绳扔到刘管家面前,态度冷硬:“照顾好孩子,我待会回来。”

刘管家眼尖的接过扔过来的狗绳,握在掌心当中:“先生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孩子的。”

温圳宴挺拔如松的身躯转身,高冷的背影出现在刘管家面前,不发一言的离开了。

步伐在刘管家的眼中居然有了几分急切。

温圳宴刚到车库,就看到苏晚安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上离开。

温圳宴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着迈巴赫跟了出去。

温圳宴开着车跟的紧,看着苏晚安在全安酒店下了车。

温圳宴紧跟其后。

苏晚安拿着邀请函走了进去。

温圳宴从车内顺手拿了个鸭舌帽戴在脑袋上,防备严密,一到酒店门口就被门卫拦了下来,请温圳宴出示邀请函。

温圳宴直接摘下鸭舌帽,他微微瞥了一眼门卫,眼眸冷了下来:“你确定我需要?”

门卫这才发现拦下来的人居然是温圳宴。

差点吓得屁滚尿流。

门卫哆哆嗦嗦道:“温……温总…”

温圳宴眸子漆黑,沉沉地盯着门卫看:“我现在还需要出示邀请函?”

门卫自然是不敢,马上让了位子:“温总,您请。”

温圳宴没给眼神,直线往里边走了过去。

走廊的灯光采用的是射灯在漆黑的环境下四处照射着。

给人一种绚烂,纸醉金迷的感觉。

温圳宴眼看着苏晚安走进了一处包厢,他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只听到拐角昏暗一处发出窸窸窣窣的零碎声。

“沈小姐,这不太好吧,公司可是有明文规定的。”服务员在不断的推搡着。

沈紫然不由得翻白眼,语气冲:“怕个屁怕,只是在这里面放点东西让她睡一绝而已,又不是放毒,你怂成这个样子给谁看!”

服务员被他们围堵在角落里,进不是退又不是:“沈小姐我是真不敢,我一家老小还得靠我这份工作活命呢。”

谢芬芬也有所动容,拉了拉沈紫然的胳膊:“紫然,要不算了吧。”

沈紫然丝毫没有动容的神色,甚至脸上还浮现了一抹狠辣,她侧头看着谢芬芬:“班长,你就想这么轻易地放过姜姝这个贱人?”

“你忘了这些年来你被她踩成什么样了?甘心这样?”

谢芬芬原本还有着不忍,被这句话给压的死死的了。

谢芬芬看了眼这杯果汁,狠狠道:“姜姝这么多年过的多安稳啊,也敢被拉下云层了。”

服务员根本不敢轻易动弹。

他只是一个搞服务的。

谢芬芬一把从服务员里抢过这杯果汁,她放下狠话:“最好闭上你的嘴,不然送让你在整个广市混不下去。”

服务员被这句话吓到。

压根不敢做出任何反应。

他知道出入全安的人都是非富即贵,根本不是他一打工人能抗衡的了的。

没法子,服务员只好猛地点点头,才逃过了一劫。

谢芬芬马上把要参进果汁里,眼神歹毒:“姜姝,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这发生的一幕幕,正好落进了温圳宴的眼中。

几天的相处过程中,苏晚安对孩子越发喜欢。

为了方便照顾,苏晚安直接把孩子带到了剧组里。

白天孩子会有专门的育犬保姆照顾,苏晚安在每天的拍摄完后,都会手把手亲力亲为照顾着。

这天,苏晚安在保姆车车里认真的给孩子顺理毛发。

忽然间,车门被砰砰砰地大力敲动着。

“姜姝,你给我滚出来,背后做那些事有本事就当面说,躲在背后做有什么劲!”秦慕语的骂声非常激昂,似乎是扯着喉咙在尽力呐喊着。

苏晚安听后,手一顿,很快反应过来,又是乐悠闲地摸着孩子的毛发。

她抿唇,笑得风情慵懒。

她想要的好戏要发生了。

秦慕语在保姆车外疯狂的闹腾好几分钟,见里边没有任何反应,她更是焦急难耐。

各种脏词都从嘴巴里破骂出来。

秦慕语的助理在旁边不知道是该劝还是放纵着这样的行为。

总之无论是做那样的选择,都是里外不是人。

助理还是顶着被开除的风险向前劝着:“秦小姐,您冷静点,戏份被减的事情不一定是姜小姐做的,您还是三思而后行啊,就算真是姜小姐做的,这么光明正大的闹,被拍出来又得被黑粉们一顿议论了。”

助理说着,双手刚碰到秦慕语的手臂,就硬生生的挨了她的一巴掌:“你给我滚,你是我花钱雇来的,居然为姜姝这个贱人说话,你那么想为他说话,就滚到她身边去啊,看你心心念念为她说好话,她会不会雇佣你!”

助理差点被打倒,整个人都有点站不稳。

她早就听说,秦慕语在圈里是出了名的脾气不好。

入行以来,换了几十个助理,每个离职的助理的说辞都差不多一致,因为受不了秦慕语的暴脾气,时好时坏。

但每次都会有络绎不绝的应聘当秦慕语的助理。

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因为秦慕语开的工资可以算是业内最高。

其二是因为秦慕语是一个二线奔一线的艺人,谁要是在秦慕语身边待会,对于以后来说,都将是一个漂亮的履历。

助理只好硬着头皮道歉:“对不起秦小姐,我知道错了。”

秦慕语轻藐地看了她一眼,收回眼神,只有不屑在眼眸当中。

正当秦慕语准备再次纳闷吵闹的时候,保姆车被打开。

苏晚安纤长美丽的身躯站在她面前,她魅惑的双眸一动不动的看着秦慕语,圆溜溜的眸子参了几分鄙夷:“秦小姐这是没吃药?大中午的来我房车发癫。”

秦慕语恶毒的神色从未在脸上减少过,她声音泼辣:“姜姝你少她妈在我面前装蒜,你做的那些事,真当我不知道?”

苏晚安低眸,慵懒的身子动了动,不由得嘲讽笑了起来:“秦慕语,你有病就去看病,我又不是兽医,别在我这发神经。”

秦慕语突然冲向前,恨不得双手揪着苏晚安衣服的领口,“你做的那些个见不得人的勾当还要我说清?你让导演把我的戏份减一半,就为了彰显你的位子,让大家都以为你是女一,这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好啊!”

“可我告诉你,我秦慕语从来就不是吃素的!你不想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苏晚安丝毫没有示弱,那双看似危险的眼眸,实者危机重重:“秦小姐这是在威胁我?”

秦慕语瞪眼:“姜姝,你别装了!”

秦慕语刚说完,一直在房车被苏晚安藏的很好的孩子,突然朝着站在外边的秦慕语恶吼一声。

似乎是为苏晚安打抱不平一般。

秦慕语当即吓了一大跳,她平生最怕狗了。

尤其是孩子一对黑不溜秋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秦慕语,嘴角还发出恶吼声。

似乎随时随刻都会朝着秦慕语不客气地扑过去,然后尽情的撕咬着她的肉体。

秦慕语被吓得一顿哆嗦,额头都布满密密麻麻的冷汗。

看到孩子出现的那一刻,她浑身的血液都被凝固住了,背脊僵硬的一批。

苏晚安温柔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孩子,然后转身对着秦慕语冷冷一笑:“看来秦小姐怕狗啊。”

苏晚安淡定的讲完,语气慢条斯理,似乎早就知道了一样。

秦慕语没了刚刚的气势:“关你屁事。”

苏晚安眉梢一扬:“我就问问,瞧你怕的,冷汗都跟流水似的在脸上。”

随后,苏晚安笑了笑:“有个事情想告诉秦小姐好久了,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说给秦小姐听呢。”

苏晚安永远是那样娇美动人,漂亮的丹凤眸微微一眯,像是渗了毒一般。

秦慕语警惕:“少在我面前卖关子!”

苏晚安无所谓:“秦小姐听不听是您的事,但说不说可就是我的事了。”

秦慕语皱了眉头,不免有了好奇:“苏晚安你少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压根就不想知道。”

苏晚安半蹲着抱起了孩子,她眼眸闪过一丝算计,微笑着:“关于温时节的,秦小姐也不想知道吗?”

秦慕语小脸紧绷,一时更没了拒绝的理由。

她小步前去,有点不相信可偏偏苏晚安提了温时节三个字,中了她的要怀。

即使前面有炸,秦慕语也是无怨无悔。

秦慕语手握拳,走了过去。

苏晚安看到自己的方法很奏效,不免得意。

苏晚安起身,俯在秦慕语耳侧慢悠悠地讲了讲,秦慕语的脸色由原本的莹白变成恼羞成怒气红一片。

转瞬间,秦慕语直接推开了苏晚安的身子,实在是忍无可忍地甩了苏晚安一个巴掌,“你个不要脸的东西,连这种东西都敢瞎编。”

苏晚安没有躲,直接挨了这一耳光。

秦慕语还在滔滔不绝的说道:“姜姝收好你那些见不得人的心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秦慕语瞪着一双眼睛看她。

苏晚安仍然死心不改,似要故意激怒她:“如果我说不呢,你又能拿我怎么办!”

秦慕语本来想跟苏晚安来个鱼死网破,直接冲过去不给苏晚安半分脸色看。

秦慕语的助理见此,赶忙拦了下来:“秦小姐,您息怒,姜小姐可是温圳宴温先生的妻子,您打了他可是打了温家的颜面,到时候麻烦可就大了。”

温家的颜面……这几个字让秦慕语彻底冷静下来。

她现在还没有嫁给温时节,要是为了这一时之气,毁了她隐忍的前半生,根本不值当!

秦慕语只好作罢:“苏晚安这次算你好运。”

这话说完,秦慕语才离开。

秦慕语走了没多久,心里的怨气还是难以消除,她恨铁不成刚,直接朝着助理说道:“帮我弄些死狗药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