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姝姝,家里孩子等着你呢
A+ A-

直到谢芬芬被安保架了出去,这场闹事才算彻底平息。

温圳宴重新带上黑色鸭舌帽,高傲的脸庞再次被阴影挡住,即使不说话,浑身也透着一种危险气息。

温圳宴看了看坐在霍北旁边的苏晚安,他嗓音不同于刚刚,是难得的平静:“姝姝,我们回家吧。”

苏晚安垮着一张看戏的脸,听到这句话有些尴尬的放下了手中的果盘。

苏晚安笑了笑:“来了。”

苏晚安站了起来,朝着旁边的霍北讲道:“霍北,我有点事得先走了。”

霍北抿了抿嘴巴,脸上焕着难舍的表情,他认真的看了一眼苏晚安:“再待一会嘛姜姝,咱们同学之间也这么多年没见了。”

苏晚安一时有点难把握主意。

此刻温圳宴斜看了一眼霍北,冷冷道:“姝姝,家里孩子等你呢。”

此言一出。

整个包厢都沸腾了起来

什么鬼!孩子!!孩子都有了!!

“怎么回事啊,电视上不是刚结婚没多久嘛,怎么孩子都有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未婚先孕懂吧,豪门就喜欢搞这套,不然你以为姜姝怎么嫁进了广市赫赫有名的温家。”

苏晚安黑着张脸,听完温圳宴一张嘴吧胡说八道。

温圳宴朝着苏晚安走去,一手揽住她的蛮腰,任苏晚安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样子有些霸道:“别让孩子等急了。”

苏晚安只好瞪着一双眼睛看他:“你疯了?”

温圳宴理了理苏晚安额前的刘海,样子似笑非笑:“姝姝,乖一点。”

随后他的嘴巴靠在苏晚安的额头,语气很轻:“否则,后果自负!”

一股冷气飘到了她的额头。

苏晚安只好陪着温圳宴一同做戏,她双手微微推搡着温圳宴宽厚的胸膛,嘴角只好勾着僵硬的假笑:“阿宴,我现在就回去了。”

“行吗?”苏晚安咬字微重。

温圳宴这下放开了她。

苏晚安满心烦躁温圳宴刚刚的行为,可脸上还得维持着交际的笑容,她向着包厢里其他同学说道:“不好意思了同学们,家里有点事,得先回去了。”

温圳宴毫不客气地牵起了苏晚安的手腕,态度强硬:“我想他们也不敢有什么想法。”

苏晚安没法子,只好跟着温圳宴离开了包厢。

苏晚安被温圳宴很不客气地推进了车内,温圳宴不发一言,自顾自地系着安全带。

他眼神漠然,不把一切放在眼里。

苏晚安被他推到副驾驶上,她都还没开始发脾气,温圳宴这是搞哪出??

苏晚安气恼:“温先生,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也没必要毁我清白叭,这一天天的戏怎么这么多呢,连孩子这种话都可以编造出来。”

苏晚安双手环臂,很不耐烦。

温圳宴斜看了她一眼,漆黑的眉宇下是一对有神不善的眼眸,他鼻梁高挺,侧脸看她时候显得鼻梁变得几分锋利。

温圳宴:“苏晚安你是姜姝吗?你都不是她,何来毁你清白这样的话。”

温圳宴动手捏住了苏晚安的下巴,指腹的力道十足:“我能够救你一命,自然是能毁掉你。”

“永远要记住你跟我的身份,下次再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试试。”

说完,便松开了手。

苏晚安眼眸泪水朦胧,还在强忍说道:“不劳温先生操心,我是什么身份,您又是什么身份,我心里记得清楚。”

“我苏晚安现在就是你温圳宴身边养的一条狗,是死是活,都是您一句话的事情。”

苏晚安仰着脑袋看他,勾唇一笑:“温先生,这个答案您还满意吗?”

温圳宴黑沉的眼睫下阴森森一片:“苏晚安,你真她妈恶心,尤其是现在。”

这句话一出,苏晚安的心如同被锋利的匕首一刀割出了一个大口子出来,原本润色的唇部,此刻苍白一片,就连原先妩媚动人的眼眸现在也颤了起来。

一阵一阵的,让苏晚安疼了好久。

她苏晚安生来娇贵,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七个月前,她还是个被父母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的小公主。

而如今人人都说她下贱恶心。

苏晚安微笑:“谢谢温先生夸奖。”

温圳宴面色越发的沉了起来:“下车!”

苏晚安心肝一颤。

看吧,如今的她就跟个皮球一样,被人踢来踢去,更是被人挥之则来,呼之则去。

苏晚安强忍着泪水,侧着身子准备开了车门。

只可惜她就算废再大的力道,也打不开车门。

温圳宴看了她一眼,脚踩着离合器,心里闷闷的,便开车离去。

苏晚安心里不服,觉得温圳宴就是在玩她。

苏晚安怒地朝他说道:“温圳宴你是不是有毛病,你说我不能用这样那样的语气用你说话,我知道了,我也一直知道我们之间的身份差距,你让我下车,我也听你的,你倒是让我下车啊!”

温圳宴声音冰冷:“苏晚安你最好别跟我杠。”

苏晚安只能忍着那股怨气,憋在心里。

……

包厢里的聚会随着苏晚安的离开变得安静了许多,没多久便散了。

霍北一个人在沙发上喝着闷酒,他皱着眉头。

一手握着酒瓶,身上穿的还是花衬衫,样子看上去有点骚包。

沈紫然一眼就盯住了落单了的霍北,她眼珠子一转,眼眸里闪过一丝阴谋。

沈紫然涂了个艳丽十足的口红,就连衣领的扣子也顺势解开了几颗。

她笑着走过去,直接坐在了霍北身边,娇滴滴的语气说道:“霍同学,干嘛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嘛。”

霍北压根就不搭理沈紫然。

沈紫然也不管这些,依旧自顾自说道:“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喝酒就应该两个人一起喝才好。”

说着说着沈紫然边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洋酒。

沈紫然握着刚刚才倒满的酒,看了一眼霍北:“霍同学咱们好歹也同学三年,好不容易见面,不干一个?”

她的语气带着点挑衅,冥冥之中又有种勾引的意味在。

霍北双眸腥红,脑子有点不清醒。

但还没严重到认错人的份上。

他侧着头,一眼就认出了坐在旁边的是沈紫然,很快就不客气的怼了一句:“沈紫然你给我哪凉快待哪去,别在我面前碍事。”

不给半分面子的拒绝,让沈紫然一下子觉得颜面扫地。

沈紫然刚握着酒杯的手一抖,双眸狠狠的,紧紧地咬着后槽牙。

沈紫然也不再惺惺作态,本性暴露出来:“霍北全班都知道你喜欢姜姝,但你看看人家姜姝有把你放在眼里过吗?”

“人家现在母凭子贵嫁给了广市最有钱有势的温家,就你只不过是个小演员,你配得上别人吗?就你这个穷酸样也指望着姜姝能喜欢你。”

霍北眸子渐渐锋利,像是一把刃刀刺向沈紫然。

可惜沈紫然浑然不知。

嘴里的话也越发过分起来:“霍北真不明白你喜欢姜姝哪点,她就是一嫌贫爱富的臭婊子,也就只有你会喜欢她这么多年,你看看现在人家姜姝攀上了温圳宴,有鸟过你吗?”

正当沈紫然还准备滔滔不绝的说下去,想彻底断绝了霍北对姜姝的喜欢。

谁想而知,霍北直接举起手中的酒瓶,卯足了力道直接往沈紫然脸上砸去。

突然的一下,让沈紫然猝不及防。

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转瞬间,酒瓶砸在地上碎成了一地。

沈紫然满脸血红,恐怖难看。

霍北看上去残忍无比,面色在漆黑的包厢内更显阴沉,他抬脚蹂躏着沈紫然血淋淋的脸颊,没有丁点怜惜。

“你连姜姝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还敢在我面前放肆,你算哪个葱,给钱就能睡得东西还在我面前摆谱。”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凶狠蛮野:“不知死活的狗东西。”

尽管沈紫然用力挣扎,也显得无济于事。

黑色的天空,一道颤栗的凄喊声划破天际,很快又归于平静。

到了碧水宅,苏晚安不言语的解开安全带。

坐在主驾驶位的温圳宴忽然开口说道:“孩子已经被我从宠物医院带回来了,你的职责就是把它照顾好。”

苏晚安解开安全带的手一顿,眉头皱了又皱。

“什么孩子?!!”苏晚安纳闷的开了口。

可这个时候温圳宴已经下了车,没有人回她。

苏晚安有点搞不明白了。

温圳宴口中的孩子居然还是住在宠物医院。

温圳宴什么时候还有个孩子了?

她跟他相处了这么久,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过。

苏晚安怀揣着忐忑万分的心情下了车,跟在温圳宴身后。

想问个清楚,却不敢作声。

温圳宴有孩子这件事情都没有让媒体们知道过,估摸着是未婚先孕,她该怎么委婉的问起孩子这件事呢。

她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当了看护孩子的保姆啊!!!

进了别墅里面,苏晚安实在忍不住朝温圳宴讲。

可刚要开口,刘管家便走了过来,“先生,太太。”

温圳宴点头,这才注意到刚刚异样的苏晚安,他脸色一变问道:“有事?”

苏晚安被看的有些心慌,立刻撇头看向了刘管家。

就在这时,刘管家旁边半蹲着一只巨型萨摩耶,雪白的毛发光滑顺眼,一对眼睛睁得大大圆圆,让人看了一眼,就挪过去目光。

苏晚安睁大了眼睛,完全把刚刚温圳宴的话抛之脑后,直接跑到萨摩耶面前,爱不释手地摸着它的毛发。

“好可爱的狗狗啊,刘管家这是你家的狗狗么?”苏晚安忍不住问了句。

刘管家看了眼苏晚安,又看了眼高高在上的温圳宴,他面色冰冷万分直视着刘管家。

似乎在警告着刘管家好好说话。

刘管家当然懂得这话里的意思,急忙解释道:“太太,这是先生养的。”

苏晚安对于这个结果感到无比意外,她挑眉:“温圳宴?”

刘管家点点头。

苏晚安似乎已经忘了温圳宴站在她后边,嘴里还不忘念叨着:“虽然他这个人看上去冷冰冰的,不近人情,但没想到还挺有爱心的。”

苏晚安一顿吐槽发言后,眼里只有面前萨摩耶,“狗狗真的好可爱,叫什么名字呀?”

苏晚安抬头看向刘管家。

完完全全把温圳宴当成了空气。

刘管家悻悻然地摸了摸鼻头,又偷偷的瞄了一眼温圳宴。

温圳宴面色阴冷,看不出是何情绪。

刘管家不敢擅自做决定,急急忙忙地给温圳宴透了个眼神。

温圳宴看了一眼,走前了一步:“它叫孩子,从今往后你的职责就是好好把它给照顾好。”

苏晚安听到这寒彻的声音身躯一僵。

苏晚安赶忙回头看他:“所以你说的孩子是个狗,不是人???”

温圳宴严肃脸:“不然呢。”

“你觉得一个人值得我大费周章吗?”

苏晚安恍然大悟,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是宠物医院了。

敢情她不是带孩子的,而是带狗的。

苏晚安舔了舔唇,冥冥之中,她怎么觉得这个档次都还掉了。

苏晚安还想说些什么时候,温圳宴又道:“孩子的一日三餐都得你负责,它要是出了什么事,唯你是问。”

苏晚安刚刚的疑问都被这个回答压的死死的。

她很不满,却也只能乖乖听从。

好在狗狗可爱,她用点心,一定会吧孩子给养的白白胖胖的。

孩子很乖,对于苏晚安的触摸没有任何抵触。

甚至在苏晚安伸手把孩子给搂在怀里抱着,它还主动的往苏晚安的怀里蹭了蹭。

温圳宴和刘管家都被这个举动给惊讶到了。

温圳宴雅致的眉宇皱了皱,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看。

刘管家讶异:“先生,孩子它居然没有反抗……”

刘管家原本还想说些什么,都被温圳宴一个眼神压了下来。

孩子它可是除了那位之外,谁也不蹭的。

可如今……

苏晚安摸了摸孩子的狗头,脸上的欢喜不断,她抽空抬头看了看温圳宴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在全安酒店的包厢呢?”

“还刚好知道那杯果汁里参了不干净的东西?”

一切都已经不是巧合两个字能解释的过去的了。

温圳宴冷眼:“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蠢?”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