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砸个几千万的事情还需要犹豫?
A+ A-

苏晚安点点头:“他认为我把今天他绑我的事情告诉了温老爷子,气愤难耐,想当场置我于死地!”

她很平淡的讲完,眼中没有浮现一丝害怕的神色,也没有劫后偷生的侥幸。

对于死亡这件事情仿佛早已看淡。

温圳宴阴戾的眼眸逐渐眯了起来,转而勾起嘴角,语气冷清:“温时节可没那个胆子。”

苏晚安只觉得好笑,毕竟当时温时节掐她的时候可是用足了力道要将她置于死地!

她抬眸看着整个高大的有些神圣的男人,轻呼道:“为什么?”

温圳宴同苏晚安并肩走外,他双手插进了裤兜里,样子有点桀骜,一双眼睛冷冰冰的没有任何温度,他看了一眼苏晚安好奇的模样,没有任何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因为你是我的人。”

回到车内,温圳宴认真的开着车驶去,像是唠家常般的口吻随意的说了句:“秦慕语太碍事了,得除掉才行。”

他五官立体,眼神一点也没带开玩笑的语气。

那双浓密的眉头舒展着,似乎还带着一丝认真的成分。

苏晚安目光透过半开的车窗望向飞速往下滑过的路灯,她抿了一下唇,“秦慕语不能这么轻易死了,她得跟温时节一样受到我当初千倍万倍的待遇也死不足惜!”

“行,我希望能早点看到那天的到来。”温圳宴抽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就别开了。

没一会,苏晚安转头看了看坐在驾驶位上的温圳宴,“有个事我得求你。”

“说。”温圳宴回答的很爽快。

“秦慕语在剧组的戏份得比我少一半。”苏晚安轻轻的说。

“就这?”温圳宴语气明显有些不屑。

苏晚安看他,眸光深了几分:“你就说你能不能办得到。”

温圳宴轻笑着,双手放在方向盘上,他一眼看上去冷冷清清如高岭之花一般,让人望而不及。

他侧头看她,语气让人听不出好坏:“可以是可以,但作为报答,你拿什么作为交换,苏晚安。”

“你不要忘了,我是个商人,从不做赔钱的买卖,而且你也没有那个让我赔钱的本事。”

苏晚安明白他跟温圳宴两个人之间只是一场互相索取的买卖,都想从对方身上捞好处。

没有一个人喜欢做亏钱的买卖,何况苏晚安谈条件的对方还是温圳宴。

苏晚安许久没开口。

温圳宴转头觑了她一眼,慢慢道:“怎么,说不出来?”

苏晚安细细琢磨,道:“我算是你公司你的艺人,我相信凭借温大总裁太太在这个称号,我的商业价值那便大过秦慕语,你没理由不选我。”

“我是你的人。”苏晚安脑袋翁的一响,直接开口道。

温圳宴勾起了薄唇,“苏晚安看来你还不蠢,知道借我的势头。”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苏晚安总觉得温圳宴刚刚的语气竟然带着几分软调,就连眼神也带着宠溺。

可就是一个转头的瞬间,男人的身躯一下子又变得高不可攀,眉目沉沉。

苏晚安吞咽了一口口水,马上道:“你这是答应了?”

“不再考虑一下?”苏晚安略带一丝紧张。

温圳宴的眸光始终直视着前方,俊致的眉目此刻挑了挑,“砸几千万的事情还需要犹豫?”

苏晚安要不是有求于温圳宴,她是真看不惯温圳宴这张暴发户的嘴脸。

不过还是非常明确一件事,那便是有钱真香。

几千万砸水漂,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

到了同学会那天,苏晚安早把那天在群里讲过的话忘得精光。

好在霍北一早就发消息提醒她:【姜姝,今天可别忘了参加同学聚会哦,我等着你美死那群人。】

后面发来了一个位置链接。

苏晚安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还懵了好久,这才想起来那天在群里讲过的话。

她竟然当放屁一样,忘得一干二净了。

而现在离同学聚会约定的时间只有不到三个小时了。

她还窝在床上,脸没洗,牙没刷。

苏晚安有点崩溃,暗自怒骂自己竟然把这么重要的日子忘了。

很快,苏晚安开始一顿整理,在最后的一个小时完成了整个妆容和打扮。

打了个车直接去往了目的地。

奢华的包厢内,灯红酒绿,大家各自玩的都很嗨。

金巧巧手持一杯鸡尾酒,歪着头故意说道:“班长,你说姜姝今天会来参加同学聚会吗?”

女班长翘着个二郎腿,意味不明的开始笑了起来:“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姜同学爱放鸽子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记得吧,高中时候她就骗过大家好几回。”

沈紫然跟着故作惊讶道:“要不是班长提醒我还真忘了,姜姝从高中就是不讲信用的鸟样子,我怎么该舍奢望她这么多年来有一点改变呢。”

霍北坐在不远一处坐着,看着这仨臭皮匠聚在一起,恶心到他直翻白眼。

就在三人风凉话不断时,包厢门被打开。

女班长目光惊奇的看了过去,女人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体恤,浅蓝色牛仔裤。

一头的秀发扎成了一个小巧的丸子头,几缕好看的发丝留在鬓角成了点缀。

她美不自胜,在简单不过的衣服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都显得不凡。

苏晚安笑着朝大家打招呼:“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在女班长三人齐齐惊讶的目光下,苏晚安选择坐在了霍北旁边。

毕竟她不是真正的姜姝,这群人里面算得上认识的也就只有霍北一个人。

金巧巧眼眸不带移的看向苏晚安,彻彻底底的被她的容颜给吸引住了。

白皙的脸蛋好似能掐出水来一般嫩滑,就像刚剥好的鸡蛋。

金巧巧忍不住说道:“那个人是姜姝?”

她有点难以相信自己的眼光。

沈紫然在旁边附和道:“好像是的。”

她们也说不上来到底哪不一样,明明脸是一摸一样,可就是有让她们觉得怪怪的地方。

现在的姜姝好像比高中时候更有气质了。

这是她们三个都不想承认的事实!

霍北看到那仨用着如狼似虎的眼神盯着苏晚安看,直接放大嗓音,不屑地朝她们说道:“某些人啊小心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还在巴巴的看,多看几眼有什么用,不知道看久了爱做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梦啊。”

金巧巧差点就站起来跑去跟霍北吵架去了。

好在女班长在旁拉着:“巧巧,咱们注意点形象。”

看到霍北的表现,苏晚安很快就猜测到那三个聚在一起的女生就是在群里疯狂讽刺她的人!

她眼神变得凶狠,气场也跟着变得强大许多。

金巧巧看着苏晚安这一身打扮,就跟刚进社会的实习生没差。

自然而然地把苏晚安当成非常好欺负的对象。

她走了过去,表面上像是一个跟苏晚安许久未见的故人,实际上是想讽刺一把苏晚安。

金巧巧走过去主动打起了招呼:“姜姝,好久不见了。”

苏晚安看着面前走来的女人,内心不由得冷笑一声,随后咬了咬唇,样子表现出一副想了很久都没想出眼前人是谁,“你是?”

金巧巧显得有些尴尬,“我是金巧巧啊。”

刚说完,苏晚安立马笑出了声:“别闹,巧巧根本不长这样。”

金巧巧有些气不过,急忙解释道:“我就是金巧巧,姜姝不会这么些年没见,你就把我忘得一干二净了吧,好歹咱们同学三年,你怎么能这样!”

金巧巧很快就演出埋怨苏晚安的模样。

苏晚安对金巧巧这副装模做样的行为根本视而不见,反倒是偏着头对着旁边的霍北说道:“霍北,这压根就不是巧巧你说是吧,虽然我出国几年,但巧巧长什么样我还是记得一清二楚的,我空间还有她当年的照片呢。”

说完,苏晚安做出拿手机要亮照片的手势。

金巧巧见此立马慌了。

她好不容易整容变得好看,可不想让大家回忆起当年她丑的模样。

苏晚安看着金巧巧分明已经紧张了,还不忘补充了句:“我待会就让你看看巧巧真正长什么样子,你个冒牌货。”

苏晚安动作迅速的手机指纹解锁,搞得金巧巧只好说道:“我就是去了趟韩国。”

苏晚安装傻:“你去过韩国就去了呗,反正你不是巧巧。”

金巧巧咬着唇,眼泪在眼眶当中蓄势待发,急红了眼:“我去韩国整容了行了吧,姜姝你敢把我以前的照片亮出来你就是死定了!”

她吼的声音特别大,导致包厢里所有人都听的明明白白。

有几个以前就看不惯金巧巧的女学生立马开口道:“呦呵,整容!金巧巧之前不是骗我们说是女大十八变,长开了嘛,搞了半天原来是整过容啊。”

“我就说怎么可能一个暑假就长开了,那对龅牙都没了,敢情是整容了啊,还骗了我们这么多年,什么人嘛!”

你一言我一句的,金巧巧感受到无比的屈辱压在她身上,只好灰头土脸的又坐了回去。

刚刚还信心满满要整苏晚安的心瞬间消失的无影无终,因此现在她自身难保!

金巧巧走后,苏晚安别了别鬓角的发丝,轻轻的笑着:“就这还敢在我面前扯皮,真是不自量力。”

霍北看到此刻又A又飒的苏晚安,忍不住问道:“姜姝,你真有金巧巧高中时期的丑照啊?”

霍北纳闷的很,高中时候她跟金巧巧的关系并不好,是怎么弄到金巧巧的照片的。

苏晚安脸上很快浮现着得意的笑容,她摸了一把下巴,这才告诉了霍北:“我跟她又不熟,怎么可能会有她的照片。”

霍北惊讶的挑起了眉头,立刻捂住了嘴巴。

两只眼睛左看看右看看,生怕会泄露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样,这才敢说道:“也就说你是骗她的!”

苏晚安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也实在是觉得霍北这有点小题大做了。

苏晚安轻呼道:“是她自己蠢怪不得我。”

但凡是有脑子的,想一想就不会被唬到了。

很显然金巧巧是属于不带脑子的那种。

金巧巧落败回来之后,沈紫然和女班长只觉得丢脸。

沈紫然看着面前准备多时的果汁,立马示意着女班长:“班长......”

两个人眼神互相交流着,女班长犹犹豫豫,她也不想当这个冤大头。

沈紫然只好放大招:“班长这些年你都被姜姝她压一头你真的甘心?”

“机会可是摆在你面前,这可是一雪前耻的好机会,可要好好珍惜。”

没错,她嫉恨着姜姝。

高中时期,无论是姿色上还是当年的高考。

都让女班长记恨的要死。

姜姝只不过是个长得好看的花瓶罢了。

学习成绩烂的要死,她自认论美貌比不过姜姝,可成绩上,她可是远远压姜姝一头。

可是高考她却考砸了,只能上本地的一个二本学院。

而姜姝平时成绩比她差一大截的人,却因为家庭条件优越,根本不需要高考,直接出国留学。

如今她又听说姜姝这个走了狗屎运的居然能跟温圳宴结了婚,当了富家太太。

可她且只能为了一个月八千块的死工资,每天看老板脸色。

命运的种种不公,叫她如何不怨!

姜姝也得跟她一样倒霉才行,她要把姜姝从神坛上给拉下来!

想到这,女班长突然来了勇气,直接端上了那杯参了东西的果子,走向了苏晚安面前。

女班长面带微笑,直接在苏晚安旁边坐了下来:“姜姝,你啊身子骨本来就不好,还是别喝酒了,喝果汁吧,刚刚交服务员倒的。”

女班长看似热情的说完,直接把果汁放在了姜姝面前的桌子上。

霍北想到高中时候她隔三岔五的请假,确实是身子骨不好,现在她们又是演员,的确不要多喝酒为好。

霍北压根没想多少,也劝说着:“姜姝,喝酒却是不太好,喝果汁不错。”

苏晚安看着面前摆着的果汁,眉梢轻挑,压根没有拿起来想喝的欲望。

苏晚安亮晶晶的眼眸盯着果汁看了许久。

她始终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