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姝姝
A+ A-

  苏晚安刚刚思绪着,一道带着怨气的女声马上唤道:“姜姝,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姜姝抬头,立刻看到双眸怒瞪着她的秦慕语。

秦慕语穿着一条落地白色长裙,在她瘦弱的身躯上,显得十分弱小。

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模样,可说出来的话却气势十足,仿佛要把苏晚安给生吞活剥一般!

秦慕语快步走到苏晚安面前,脸色暗沉。

苏晚安整个人身子往沙发一靠,微微扬着鹅蛋般的脸颊,完全不示弱的回看着秦慕语,“这里是温家,我是温家明媒正娶的儿媳妇,出现在这理所应当,而秦小姐呢?”

秦慕语眯起了双眸,死咬着唇。

秦慕语狠狠道:“你这是在说我没资格?”

苏晚安勾唇笑着:“原来秦小姐是听得懂人话的呀。”

苏晚安表现的一切举止都十分惬意,没有一丁点压力。

秦慕语视线落在了苏晚安那张风韵十足的脸上,心中的怨气更是熊熊燃烧。

“姜姝,我自认为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你何必三番几次的跟我过不去。”

秦慕语心里还为今天原本是她一个人饰演的角色,如今却逼迫分成两个人来演的事情气恼着。

苏晚安垂眸轻笑,语气轻飘飘的,“秦小姐我可没有那个闲功夫跟你过不去呢。”

秦慕语放在身侧的双手在这刻紧紧握拳。

刚想着说些什么,温时节从后边走了过来。

秦慕语没法子,只好压制着心里的情绪,脸上展现着僵硬的笑意。

秦慕语转身,朝着后边走来的温时节展现了一个绵绵的笑意:“时节......”

温时节淡淡的看了一眼秦慕语没有说什么。

随后沉着的眼眸望着坐在沙发上的苏晚安,那一眼,他的眉眼顿时间变得讳莫如深。

没多久,温老爷子跟温圳宴从书房里走了出来。

温老爷子脸色不佳的看着温时节,淡淡讲了句:“来了。”

温时节十分恭敬的弯腰点头:“是的爷爷。”

秦慕语见此,双手微微提着落地的白色长裙走到温时节旁侧,习惯性的拉住了温时节的手臂,面向温老爷子的时候,脸色乖巧。

温老爷子仅仅看了一眼,随后说出来的话带着狠厉:“这么多年了,你迟到的毛病改不了?”

温时节一愣,还是刚刚弓着身子的体态没有正腰。

秦慕语马不停蹄地开始为温时节说好话:“路上堵车,才会来晚的爷爷。”

温老爷子气恼地瞥了一眼没有作声的温时节:“长张嘴巴就不知道解释,你要是有慕语一般懂事我也就不用操心了。”

温时节眸色不易察觉当中暗了几分,他抬起脸,正视着温老爷子,面上如旧的冷静:“好的爷爷。”

温老爷子甩甩袖,返身走去:“晚餐已经备好了,过来吃吧。”

餐桌上摆着五花八门的美食,每一款的用餐碗具都是意大利风。

秦慕语假意笑着,唇角凝勾:“真是羡慕姜小姐的化妆技术,化的这么好看,不像我,只能素颜出门。”

苏晚安慢悠悠的叉起一块可口的去壳小龙虾放到嘴里嚼了嚼,听到秦慕语内涵她的话,心里冷不丁的笑了起来。

苏晚安挑眉,看着秦慕语脸上的心机素颜妆,从容不迫的笑了笑道:“说笑了秦小姐,你啊是不会化妆,但你可会装了!”

“你......”秦慕语捏着刀叉的双手用足了力道,恨不得拿着手中的刀叉立刻甩到苏晚安的脸上。

温老爷子位居餐桌主位,微微抬起了下颚,凝眸看向了秦慕语:“慕语,你是时节的女朋友,也得同他一起喊姜姝一声婶婶才对。”

秦慕语的脸上逐渐变得僵硬起来。

让她叫这个死女人为婶婶,还不如直接杀了她。

苏晚安知道温老爷子这个最在乎的便是长幼尊卑顺序,任何人在他面前都得讲究礼节二字。

苏晚安故作大方的讲了讲:“父亲,还是不要勉强秦小姐了,叫不叫我这个婶婶都无所谓的,毕竟秦小姐可比我大个好几岁呢。”

秦慕语死死地盯着苏晚安那张挑衅的脸。

她咬唇,‘婶婶’这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温老爷子厉声道:“慕语。”

‘慕语’这两个字咬的极为重,秦慕语知道温老爷子已经不耐烦了,而且这是给她的最后机会。

温老爷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秦慕语多多少少还是有了解的,就算前一秒对你笑脸盈盈,也保不齐下一秒就对你翻脸不认人。

能掌握温氏这个大家族,且让大家都信服,没点本事是不可能。

苏晚安已经没心思继续吃东西了,她仰着娇美乖巧的眉眼直视着犹犹豫豫的秦慕语,似乎也在等着秦慕语那句‘婶婶’。

秦慕语眼含薄泪,望着苏晚安眼珠子只差没瞪出来。

秦慕语微微侧着头,看向了坐在旁侧的温时节,可惜他还是冷冷淡淡的表情,根本没有想帮她说话的想法。

秦慕语不罢休的探出手,可怜巴巴的抓起温时节一角衣袖:“时节,我不要。”

温时节反手握住了秦慕语探出来的手指头,扣在宽阔的掌心当中,温雅的眉眼上泛着款款神情,他冷冷的看向正对面的苏晚安,“婶婶,慕语嘴巴笨,您大人有大量希望不要介意。”

苏晚安默默的看着这一幕,眼里只有冷血。

温时节能伸能屈,异同于当年他主动求跟苏家两家的联姻一般。

扮猪吃老虎,谁不会啊!

温圳宴抬起手,简单的整理了一番苏晚安耳侧的乌发,雅致的眉目深深的凝望着苏晚安的侧颜,他勾唇:“侄子有这份心就行,不叫婶婶也好,我还怕把我们家姝姝给叫老了。”

听到温圳宴口中讲出‘姝姝’两个字,苏晚安有点反胃,就差那么一丁点就吐了出来。

温圳宴说她是天成当戏子的一块料子,依她所见,她温圳宴才是从头到脚最会演的那个吧!

秦慕语一双眼眸直楞愣地望着温时节主动裹着她的指头。

温时节一定是爱她的。

晚餐过后,温时节被问温老爷子喊到了书房里。

苏晚安一等人坐在沙发上,秦慕语不屑地眼神扫到她身上,下一秒便问了温圳宴:“小叔,我实在是搞不懂,依你这样的好条件,为什么会喜欢上姜小姐这样的人啊。”

苏晚安立马偷偷地甩了她一个巨大的白眼。

干你屁事!

温圳宴突然轻笑,他的目光带着温和直勾勾地望苏晚安身上瞧去,“多亏我家姝姝不嫌弃我。”

苏晚安勉强一笑,“哪的话。”

秦慕语的本意是想拆散二人的情感,谁想两人的感情好的她压根就破坏不了!

秦慕语气个半死!

没多久,书房里传来了一道狠厉的巴掌声。

把客厅里站着待命的女佣纷纷吓了一大跳。

不用猜就知道这是温老爷子发火了。

秦慕语听到响声后,心肝一颤,单手立刻抓紧了沙发把手,侧着头看着紧闭的书房门。

苏晚安轻轻的看了一眼清母于,语气带着嘲意:“听这声音,我那大侄子应该是被打大了。”

秦慕语咬着唇,立马斜看了苏晚安一眼:“不用你在这背后说风凉话。”

秦慕语脸上担心的神色愈发的多了起来,恨不得立刻闯进书房。

苏晚安勾唇:“放心,我从来都不会再背后说风凉话,我呀一般都是正儿八经的当面看笑话。”

“现在看来,这笑话也一般般嘛,要我说这打的不够重!”她冷眸直视着坐在沙发上的秦慕语,嘴巴里发出啧啧的嘲笑声。

说完,苏晚安便起身去往了洗手间,也没那个心情看秦慕语气个半死的表情。

刚出洗手间,苏晚安便被一股重力,牢牢地扣在了墙壁上。

她还没来对及看对方到底是谁,面前的男人直接用力的捏着她的尖下巴。

“温时节!”苏晚安痛苦地说了句。

温时节阴森森的面容上好似布满阴霾一般,冷笑一声,手中的力道更是重了几分:“看不出来嘛姜姝,想不到你还是告状的一把好手,真是让我小瞧你了。”

苏晚安满脸痛苦,双手奋力的挣扎着,挥着手试图抓伤温时节。

然而这点力气对于温时节来说根本是不值得一提,反手便扣牢了她的双手,摁放在她头顶。

温时节不可一世地俯视着娇小无力的苏晚安,完全没有一顶点要放过她的意思,语气更是厌恶万分:“你们夫妻俩都一样恶心,让我猜猜,你早就知道今天下午我会绑你验你脸吧,好透风给温老爷子,为的就是置我于死地!”

“那你可打错特错了姜姝!你觉得你这点子技俩可以帮助温圳宴夺走我再温氏名下的股份,就凭这点子破事,老爷子也不会傻到这种程度!!”

苏晚安被迫仰着脸,望着这张温时节阴森恐怖的脸孔,这才是他原本的模样。

冷静是装的,沉着是装的,阴冷自私才是温时节最真实的面孔!!!

苏晚安强硬地回了一嘴:“我没有!”

温时节根本不会相信,反倒是一把抓起了苏晚安的头发,眼神毒辣:“你是没有,但保不齐你的丈夫温圳宴没做这件事。”

苏晚安艰难的咳了咳,才勉勉强强地喘上气来,她面色虚白,双手无力,“那你就错了!这件事情要是他做的话,你觉得你再温氏旗下的股份还有留着的可能性吗?”

苏晚安双眸一点不眨的望着温时节,她言辞迅速,一点都不带慌张:“麻烦你做事情之前动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想,而不是用你的蛮力来警告一个女人,温圳宴的作风我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

温时节慢慢变得之前冷静的模样,随后便把苏晚安的双手松开,他矜冷的脸上除了那道巨响的巴掌印还多了几道被苏晚安指甲抓伤的痕迹。

温时节抬手抹了把被抓上充满血痕的侧脸,他咬着唇用着大拇指擦掉嘴角边上的血迹,眸光死死地盯着苏晚安,有那么一瞬暗了些。

温时节动身警告着:“姜姝最好别根本对着干,不然温圳宴也保不了你!”

温时节放下狠话,转身走人。

苏晚安整个背脊倚着墙壁,深深的呼吸了一声。

她明确的知道,刚刚某个瞬间,温时节想要弄死她!

也让苏晚安更加确定,在这场博弈中,不是她死,便是温时节亡!

苏晚安简单的整理之后,重回客厅,此时温时节正好走在她前面。

秦慕语看了先是瞪了一眼她,随后马上注意到被打的差点破相的温时节。

秦慕语马上走到温时节旁边,急地要死,马上吩咐着站在一旁的佣人:“你们还站在那干嘛,还不快去叫家庭医生过来!”

温时节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没事的,慕语。”

温时节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和刚刚语气狠毒的表现,仿佛判若两人。

秦慕语抬起脸,发现到温时节的侧脸上除了那道通红的巴掌印之外,还多了几道类似被抓了的挠痕。

秦慕语立马问:“时节你的脸怎么还有被抓了的痕迹。”

此刻苏晚安正好从温时节身边走过,温时节淡淡然地扫了一眼她,很快说着:“刚不小心被野猫挠的。”

苏晚安唇角的冷意浮现出来。

坐在沙发上的温圳宴朝着苏晚安招了招手:“姝姝你可算来了,真是让我好等啊。”

温圳宴侧着脸,从苏晚安的角度看过去,他棱角分明,天花板上挂着的水晶灯焕发出来的光芒,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层不可一世的星芒。

温圳宴嘴角勾着,可眸色让苏晚安一眼就能看出萧凉无比。

苏晚安用鼻子想都知道这根本不会是字面上那样简单的想她了。

而是一种刻薄的询问。

苏晚安顺势的坐到了温圳宴旁边,用着撒娇的语气跟他说这话:“阿宴,我们回家了嘛。”

温圳宴一愣,很快抬起手摸了摸苏晚安的头顶,即刻就应下了:“好。”

出了温家老宅的别墅,两人的关系变得疏冷了许多,温圳宴浑身变得冷气十足:“温时节脸上的伤口是你抓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