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这位小姐的脸是纯天然的
A+ A-

男人顿时一噎。

马上男人又恢复成刚刚吊儿郎当的模样,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本少爷决定带你去个地方。”

苏晚安有些无语的瞥他:“哪?”

就这一眼,深沉的泛着一丝不好惹。

男人乐此不疲地讲道:“我家户口本。”

说完,男人散漫地勾起唇角,自顾自地打起桌上放着的开心果吃下去。

苏晚安冷眼望着面前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实打实地被他口中的土味情话给尴尬到家了。

苏晚安抬眼,一字一句道:“我不想多个儿子。”

霍北差点被开心果给呛死。

他这暴脾气立马上来了:“姜姝,亏咱俩还是高中同学,你......”

“你就这么不给我面子???”

霍北鼓起腮帮子,双手掐着腰,这架势仿佛是要一口盐汽水喷死她一样。

高中同学是什么鬼?

苏晚安一时没反应过来。

眼睛一愣一愣地看着眼前这个脸色比猪肝还要难看的男人。

他不像是说谎。

苏晚安脑海里不断思绪着该如何应对时,霍北一屁股又坐到了沙发上,一把抓过装着开心果的果盘,抱着怀中,津津有味地大口吃着抽空回了句:“算了算了,你还是高中那个吊样,没心没肺的东西,本大帅哥就不跟你斤斤计较了。”

苏晚安不由得挑起了眉头,活了二十几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奇葩。

站在一侧的经纪人看到苏晚安胡吃海塞,立马出面制止,抢走了果盘:“霍北,你要是吃成以前那个胖样,我弄死你。”

霍北压根没吃尽兴,也只能敢怒不敢言,朝着经纪人腆着脸说道:“不会的燕姐,我有分寸的。”

通过她们两人的对话,苏晚安也大概推测出一些信息,这男的以前是个胖子,通过减肥变瘦,现在变帅当明星了。

苏晚安细细打量,内心开始了谋划。

她勾一勾唇,妩媚又狡黠。

她小心询问:“霍北?”

“嗯?”霍北的目光看向她。

苏晚安故作惊讶,“你变化怎么这么大,我记得以前不长这样啊?”

“我刚刚都没认出来你。”

她眼中的打量和试探从未停止。

霍北猛男叹息:“这说来话长。”

苏晚安撇嘴:“那就长话短说。”

霍北只好用最精简的语句说了说:“就当年我参加那场选秀节目,在里面每天又蹦又跳的,足足三个月,每天累死累活,吃什么都没胃口,就这样瘦了三十多斤。”

说着霍北用胳膊肘怼了怼苏晚安的手臂,“你忘了还是当年你建议我去参加的。”

“我?”苏晚安纳闷起来。

很快她反应过来,霍北说的应该是姜姝。

霍北点了点头,眼神诚恳一点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这样,我突然想起来了。”苏晚安微笑着,让人看不出丝毫心虚。

“哦对了。”霍北恍然间想到了什么,突然从兜里拿出手机,朝着苏晚安亮出一个二维码:“这是咱班群的二维码你加一下,后天我们同学会记得要参加。”

苏晚安微微蹙眉,在霍北的注视下只好扫了二维码。

霍北的经纪人抬腕看了看手臂,往前走了一小步:“霍北发布会快开始了,男主角得提前到场。”

霍北原本还打算跟苏晚安闲聊几句,可目前时间有限,他只好起身:“姜姝,待会台上见。”

苏晚安微微颔首。

发布会结束后,苏晚安没有逗留直径去往地下停车场。

通往停车场一层的电梯刚打开,就出现好几名全副武装的保镖堵住了门口。

苏晚安一震。

她面色故作淡然,掌心却紧紧的抓紧了铂金包的手提。

堵在电梯门口的几个男人和七个月前的那群人是同一批。

都是温时节的手下。

苏晚安冷冷道:“电梯里有24小时监控......”

她的话还未说完,直接被领头的保镖给打断:“姜小姐识相就跟我们走一趟,我们不想动粗。”

苏晚安被推进一辆宝马8系后座,层层保镖负身守在车门口,防止她逃跑。

后座还坐着温时节,他看了一眼金表的时间,嘴角带着让人不看透的笑意望着苏晚安:“许久没见了。”

“我是该叫你小婶婶好呢,还是苏晚安。”

苏晚安瞬间变了脸色,温时节还是宁可杀错一千,也绝不可能放错一个的做事风格。

苏晚安调整后心态后,朝着温时节扬了扬眉:“温少叫人绑我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随后,她倾着身子往温时节手臂俯去:“还是说那日在宴会上对我一见钟情,这只是个为了见我的借口罢了。”

她笑得妩媚带着世俗的那股风情味在。

活生生的就俩字,勾引。

冷意很快便蔓延到了温时节的眉心,他怒言:“我看你待会还有没有这个胆子油腔。”

马上车窗传来一阵敲动声,保镖直接打开了车门。

“温少,韩医生到了。”

温时节坐在最里侧,他黑眸如阴骘一般,看向车外提着工具箱的韩医生:“麻烦韩医生了。”

苏晚安一眼就注意到韩医生的胸牌,某家整容医院的主治医生。

随着韩医生的脚步越走越近,苏晚安坐立不安,一度想逃离。

苏晚安很清楚的知道这就是温时节想要的效果。

苏晚安心底一凉,朝着已经戴上医用手套的韩医生吼道:“你要干嘛?”

韩医生见怪不怪,十分冷静:“就是给小姐您做一个简单的面部检查,很快的。”

温时节想要确定她这张脸到底是不是整容恢复的,一旦确定她整容,那便是间接的告诉所有人,她根本不是所谓的姜姝,而是苏晚安!

而迎接她的那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苏晚安额头冒着冷汗,双手握拳,全身心都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

温时节单手拿着手机回复着工作邮件,像是在唠家常一般说着事:“我用了点手段,弄死了害死我心爱女人的凶手,如今发现有漏网之鱼,你觉得鞭尸怎么样?韩医生。”

一系列检查过后,韩医生脱下医用手套:“温少,这位小姐的脸是纯天然的,没有动刀子的痕迹。”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