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才是那个受害者
A+ A-

苏晚安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苏晚安被温老爷子凝视着还是有点慌的,虽然之前有跟温老爷子接触过,但温老爷子性子这人高深莫测的,让人很难把握他现在到底会是怎样一种情绪。

  就在沈梦洁以为苏晚安凉定了的时候,温老爷子的一句话,让她彻底崩溃。

  “以后这种粗活直接让佣人去做,免得伤了手就麻烦了。”

  苏晚安:??

  纳尼???

  她耳朵是出问题了么......

  温老爷子沉寂的目光扫了过去:“圳宴你也是的,家里那么多佣人,要是打累了姜姝的手怎么办?”

  温圳宴一本正经:“我的错。”

  沈梦洁眼见着事情发展越来越偏离了轨道,她暴躁如雷:“我才是那个受害者,温爷爷你怎么能关心那个贱人手累不累呢。”

  沈孟洁不满地怨气开始变得愈发的大了起来。

  温老爷子拧眉,返身横了一眼沈梦洁:“再叫,舌头拔了。”

 温圳宴脸上带着笑意望身后的保镖看去,眸内闪过寒光:“今天是父亲的生日,不能让垃圾脏了父亲的眼,都给我清理干净。”

  他的话又狠又绝,可伸手不打笑脸人,温老爷子都没有异议,大家也不敢多说什么。

  沈梦洁这次吓得真的瘫倒在地上,她无措的眼神望向秦慕语,试图得到一点帮助。

  可仅仅是对视了那么一秒钟,秦慕语便无情的瞥走了眸光,没有一点回应。

  秦慕语至始至终都知道一个道理,温家人护犊子,今日要是帮了沈梦洁说了哪怕是那么一句话,那就是明着面在打温老爷子的脸。

  秦慕语沉脸,阴暗的神情在她脸上绽开。

  这女人不仅跟苏晚安那个死人长得有几分相似,她们就连霸道蛮横的气势也是一摸一样!

  真的只是一种巧合吗?

  秦慕语微微侧眸,偷看着温时节的反应。

  温时节那双沉着的眸子微敛着,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

  温圳宴单手揽着苏晚安的蛮腰走出了晚宴现场,他身躯高大挺拔,女人甜蜜的挽着着男人的胳膊,俨然一副热恋中的恋人。

  直到出了温家老宅,苏晚安没有半分拖泥带水的松开了手,,一下子就恢复成之前脸色冷冰的样子:“现在没人,就没必要继续装下去了吧。”

  说完,苏晚安睨了一眼温圳宴搭在她腰间的手掌。

  温圳宴掌心仍然未动,他西装革履,长相尊贵万分,随后掌心发了发力,单手直接把苏晚安往自己身上揽了过来。

  苏晚安一愣,扬了扬下颚道:“你这是干嘛?”

  温圳宴低眉,抬手暧昧地理了理苏晚安的长发移到耳后,语气算不上温良道:“苏晚安,既然是演戏就得给我演全套。”

  “八点钟方向。”

  苏晚安微微侧目,这才发现八点钟方向花丛里有一台微型摄像机已经举了起来。

  反应过来后,苏晚安立刻配合着温圳宴的动作,使得狗仔无论是哪个角位拍起来,都会是一副佳偶璧人的摸样。

  没多久张特助便开车停到两人面前,温圳宴看似礼貌的为苏晚安开了后座门。

  一路上路灯通明,车内光线相对于较暗,尽管温圳宴没有说话,但浑身散发着一种强烈的压迫气息。

  苏晚安看着身上的红裙忽然想起什么,转头便对温圳宴讲了讲:“温总,咱俩虽然只是合作关系,但你直接往1688上买礼服未免也太敷衍了吧,还一次性批发了三条......”

  秦慕语那表妹一上来就蹬鼻子上脸的说穿的是A货,刚开始她还没觉得,但突然想到碧水宅里还有两条一摸一样的......

  在驾驶位开着车的张特助听到1688这几个数字,险些噗嗤的笑出了声来。

  张特助通过后视镜看到脸色黑沉的宴爷,实在是想为宴爷打抱不平。

  这可是他家宴爷特意飞一趟巴黎不仅买下了这款的全部裙子,就连LYY这个品牌也直接收购了。

  最后落在苏晚安的口中竟然成为了1688批发,你咋不直接说拼夕夕九块九包邮!

  温圳宴没接话。

  温圳宴的眸光寒凉刺骨,直言道:“温时节最近有什么动作?”

  张特助一一汇报着:“温少这几天都照常参加公司例会,但私底下都跟几家娱乐公司的股东保持着密切联系,不出意外近期他会收购这几家公司。”

  半年前温时节联合各大股东对薄公堂,架空了苏氏集团董事长,一战成名。

  如今,温时节对这一招屡试不爽,又想再来。

  苏晚安侧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充满恨意的双目,腥血通红:“我的任务是什么?”

  温圳宴不紧不慢道:“让温时节少了慕家的依仗。”

  “好。”

  夜色如墨,温家老宅。

  温时节坐在椅子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桌面,看似漫不经心,实者那双明目却阴沉沉地盯着前方。

  助理拿着资料走进书房,一字不漏地说道:“查清了温少,姜姝,姜氏集团的独生女,早年一直在爱尔兰留学,今年三月份温总前去爱尔兰处理事宜,两人一见钟情,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在当地结了婚,结婚这件事也得到温老爷子的同意......”

  秦慕语听后紧张的身体逐渐放松下来,立即朝着温时节展然一笑:“时节,我早说了那人压根就不是苏晚安,苏晚安那个贱人早死了。”

  温时节不置理会,脸上的狐疑依然没有消失,他停下敲击桌面的手指,房间里立刻变得沉闷安静,。

  他双手交叉,枕在自己脑袋后方,嘴角看似随意地勾起一抹讽刺:“一见钟情,真是想让想不到啊!”

  打除秦慕语心中的顾虑之后,她走到温时节身边讲:“我也没想到,小叔那人平时看上去无欲无求的,没想到居然会喜欢上这样的货色。”

  随后,秦慕语腻歪地靠着温时节怀中,抬头满脸希冀道:“明天我新剧在盛天举办开机仪式,你会来支持我吗?”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