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得叫我一声婶婶
A+ A-

女人双手环臂,不屑的哼笑了声。

  苏晚安慢步走来,脸上的笑容十分艳美,而目光却异常的锋利,她停步在沈梦洁面前,说话带着股狠劲:“小妹妹没文化呢,不打紧,但常识还是要有的,恶意造谣诽谤他人,是可以判刑的呢。”

  在沈梦洁慌神之际,苏晚安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一把揪住沈梦洁的手腕往自己身前一拽,语气毒辣的警告道:“还有你给我好好听着,也麻烦你动动你的猪脑子,像这样的场合几乎每一处都会有监控,你觉得你刚刚的所作所为没有被录下来吗?”

  沈梦洁疼的差点叫出声来,这个死女人力气大的仿佛是要把她的骨头给捏碎。

  “你快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沈氏的千金......”沈梦洁开始不停的挣扎。

  可苏晚安神情淡漠无比,完全没有半分要宽恕她的意思。

  温时节注意到苏晚安的那一刻,心脏本能的骤停了。

  而苏晚安却是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态度。

  温时节沉着眸子盯着苏晚安那张精致的脸,像又不像。

  苏晚安狠狠的甩开了沈梦洁的手腕:“识趣就给我滚远点。”

  谁都没想到苏晚安就像是嗜血的母老虎一般,沈梦洁被甩的差点站不住脚,幸好秦慕语一把给扶住。

  秦慕语抬起眸子,一下子就看到温时节目光死沉地盯着苏晚安。

  她心态一下子就不平衡了,连忙为沈梦洁打抱不平道:“这位小姐,在事情真相没有出来之前,就连警察都没有这个权力对我妹妹动手动脚,你凭什么这么做!”

  苏晚安压根不想搭理秦慕语这个前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

  今天是温老爷子的生日宴会,来宾都是广市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温老爷子负手前来,旁边站着穿银灰色西装的温圳宴,他梳着油亮的背头,晃目的光线落在他精雕细琢的脸庞上,深邃有神的目光穿过一个个的来宾落在了苏晚安身上。

  沈梦洁也被这个突然到来的男人吸引住了全部视线。

  沈梦洁的两个跟班立马惊讶道:“我的天,这不是温大少的小叔么!!!”

  “不是说一直以来都在国外发展,怎么突然回国了。”

  温圳宴的出现,瞬间震慑了全场。

  温圳宴在温老爷子耳边讲了几句,温老爷子善解人意的点点头。

  得到温老爷子的准允后,温圳宴稳步朝苏晚安走去,他脸上冷的没表情,让人觉得神圣不可侵犯。

  苏晚安还没反应过来,温圳宴一把搂住了她的细腰,将苏晚安按向在他硬朗的怀抱中。

  苏晚安微微抬高了脑袋,两人互相对视,温圳宴眉眼含笑,手不自觉地抚了抚她的秀发:“乱跑什么,还和我闹气?”

  他的语气低沉,透着一丝让人不易察觉出来的宠溺。

  苏晚安娇气十足的把脑袋瞥向另外一边:“谁叫你都不肯多陪陪人家。”

  这画面在大家眼里无疑是一对恩爱情侣啊!

  沈梦洁和秦慕语完完全全被这个场面给吓蒙了。

  秦慕语更是不解气的问道:“你到底是谁啊!”

  “我?”苏晚安听后,轻笑一声,她站在温圳宴旁边好看的眉眼故意似的,特地瞥了一眼站在对面温时节,语气无比的骄纵道:“按照温家的规矩,你得叫我一声婶婶。”

  沈梦洁膛目结舌地盯着苏晚安看了好几秒,双腿不受控制地在打颤。

  天爷啊,她沈梦洁是真的不知道招惹上竟然是一号大人物的啊!!!

  沈梦洁屏住呼吸,只想着溜之大吉。

  哪曾想,她刚转身准备离开。

  却被后面一道冷沉的男声给叫唤住了:“沈小姐,这是准备溜之大吉了吗?”

  沈梦洁暗暗咬了咬牙,只好返身赔着笑脸。

  “怎么可能呢。”

  苏晚安完全没有想放过沈梦洁的想法。

  她这人就这样,记仇的要死,并且睚眦必报!

  苏晚安扬眉厉声道:“那我们就来聊聊你故意把青花瓷摔碎,赔偿的事情吧。”

  苏晚安一双凤眸轻垂着看着刚做好的美甲,慵懒道:“不多,我记得也就三千来万。”

  沈梦洁攥着发抖的拳头,显然是不甘心。

  虽然沈家在广市也是大户人家,但因为她这点子破事,赔上三千多万,很明显是划不来的买卖。

  沈梦洁怒气冲冲地盯着苏晚安那张嘴脸,气急败坏。

  转头,沈梦洁便朝着温圳宴哭诉道:“温先生,我知道青花瓷碎了有我一份错,但当时您夫人也在场,她难道就无辜吗?毕竟这一个巴掌拍不响。”

  她的话还没来得及有下文,‘啪’的一声巨响,沈梦洁的左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

  打的沈梦洁震耳发聩。

  全场的焦点一下子在此刻聚集起来,苏晚安一身红裙,姿态又A又飒,眼神冷冷地看着被打蒙了的沈梦洁:“现在你还觉得一个巴掌拍不响吗?”

  “沈小姐我劝你好好做人,在你乱说话之前得搞清楚一点,比起骂人,我动手能力个更强。”

  沈梦洁快疯了!

  从小到大她就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屈辱。

  沈梦洁恨得牙痒痒。

  此时,一道铿锵有力的老声从远处传了过来:“嚷嚷什么嚷嚷,今天开始我大寿日子,你们是存心跟我过意不去对吧!”

  温老爷子穿着一身翠绿的军装,尺寸很合身,称得他贵气非凡,虽然已经到了古稀之年,但脸庞上两道黑眉的暴戾之色未减,后面又跟着一群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让人看了不免心颤。

  沈梦洁眸内含着泪光,右脸上的巴掌印还是清晰可见。

  温老爷子还未彻底走近,沈梦洁单手捂着右脸便往温老爷子那跑去,一个劲的哭诉道:“温爷爷,我是梦洁您还记得我么?”

  温老爷子冷漠望去,毫不留情面地说了句:“你这脸肿的跟个包子脸一样。”

  沈梦洁错愕着,很快伸出手指着苏晚安站着的方向:“还不是因为这个贱人,温爷爷,我这脸就是她打的!”

  苏晚安看着沈梦洁使出全身力气,尽力地诉说着自己的苦,并没有做出理会。

  苏晚安又看了眼旁边这个看似温和贵气的男人。

  她是温圳宴的人,只要有温圳宴在,她就不相信自己能吃到半点亏。

  温老爷子皱眉,脸色很复杂。

  随后温老爷子直接越过沈梦洁走到苏晚安面前,他目光难得的随和道:“你打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