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三日归宁
A+ A-

  “一定!”沈清绝带着温暖笑意点头。

  回去雅汐阁的路上,莫溪桐询问佑王今日可在雅汐阁留宿。

  得到肯定回答后她激动的加快脚步,到了门口去停下脚步,小心翼翼的推开门进去。

  轻手轻脚地洗漱完毕,便去到内间,看着睡在塌上的傅佑樘,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这么晚了才回来,盯着本王笑什么?”语气当中还带着不悦。

  “王爷你还没睡啊,是不是妾身吵醒你了!”莫溪桐一怔,赶紧收住笑意。

  其实她也没有笑出声音呀!

  傅佑樘从榻上坐起,转头看着她,当即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只见莫溪桐眼中带着朦胧的期待。嘴角是无法压抑的喜悦,被这样莫名其妙的眼神注视着。

  连平日里镇定自若的佑王有些摸不着头脑。

  他觉得这侧王妃自从知道自己的师傅是朝阳老人之后,对自己的态度就很奇怪。

  “你为何这样盯着本王?”

  因为你是我的大师兄!因为你是我等了三年,找了一年多的人。

  当真是应了那句话。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可是她不想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他,至少不是现在说给他听。

  “妾身在想明日三日回门,王爷会不会陪妾身回去?”

  除了王妃有此殊荣之外,其余人均没有王爷陪同回门的规矩。

  不过也不是绝对的不行,只要王爷宠爱那个女子,便可以陪同那个女子一同回去。

  傅佑樘自小在宫中,见惯了多少嫔妃争宠的手段,也见过那些女子在皇上面前一个样,在背后又是一个样。

  他以为莫溪桐的转变是为了讨好自己,要自己陪她一起回门,替她争得脸面。

  “本王可以陪你回莫府!”想到莫天雄身后的势力,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莫溪桐一人归宁。

  闻言莫溪桐喜笑颜开,这还是傅佑樘第一次看见一个女子可以笑得如此肆无忌惮,发自内心的笑容。

  “妾身谢王爷体谅!”

  看着他身下的睡塌,莫溪桐虽然已经知道傅佑樘是自己的大师兄,是自己一直在找的人,但还是没有做好同床共枕的准备。

  而且现在她要是贸然的向佑王提出自己愿意与他做真正的夫妻,想来他也会觉得很奇怪吧。

  算了!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步一步来,至少要让大师兄真正的喜欢她才行。

  “王爷,要不明日让人送一张上好的檀香木床到屋子里来?”

  长期睡睡塌上毕竟不如床睡得舒服,要为长远打算,那肯定要让傅佑樘舒服才好,若是不舒服下次他不来雅汐阁怎么办?

  “不必!”傅佑樘觉得她就是在变相的邀请自己多来她的雅汐阁。

  但这三日不过是给足了她侧王妃的面子,成婚头三日都留在这里罢了。

  “哦!”

  莫溪桐有些失落的回应他。

  “天色太晚,赶紧睡吧!”傅佑樘接连几日未曾好好休息,今日实在是困得很,不想把休息的时间浪费在无畏的交谈之上。

  翌日!

  坐在马车内,莫溪桐看着傅佑樘闭眼假寐的面孔。

  觉得自己的大师兄长得越发的好看了,只是更加成熟了。

  到达莫府门前,莫溪桐紧随着佑王的步伐走出马车,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大手,她在心中再次下定论,嗯,这个大师兄更圆滑了。

  “下官拜见佑王,侧王妃!”

  莫天雄带着莫家一家人的行礼叩拜,莫溪桐虽然想上前把自己的父母搀扶起来,可她毕竟是嫁入皇家的人,在人前她不能失了规矩。

  “岳父岳母快快请起!”傅佑樘声音像初春的暖阳,让人听进耳朵里就觉十分的亲切温暖。

  莫溪桐要不是经过这几日相处,才发现这佑王还是如同小时候一般不言苟笑。

  且没外人的时候说话做事也比较冷硬,所谓的谦谦公子都是表面的现象而已。

  内里这人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这佑王都发话了,莫溪桐也不再端着架子,两步上前拉住尹氏的手起身,“娘,快起来。”

  “沅沅,你现在是侧王妃了,一举一动代表着佑王府的风范,不可以再这样莽莽撞撞的。”

  尹氏宠溺的教导一番自己的女儿。

  “是!女儿谨记娘的教诲,但是事情也要分一个循序渐进,女儿会慢慢的改的!”

  明明才三日没有听见自己母亲的唠叨,这时候乍然听见,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上一次被念叨,自己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大家闺秀,这一次就成了佑王的侧王妃。

  之前被念叨的理由都是待字闺中要有大家风范,以免落了笑话。

  现在被念叨的理由变成了要考虑佑王府的面子,以免落下把柄。

  之后尹氏带着莫溪桐去说话,莫天雄带着傅佑樘去书房欣赏名画古迹。

  到了下午吃了晚饭,这才坐上马车,慢悠悠地向佑王府回去。

  前面有人闹事,路被堵了,马车便停在路上,等着人潮走过,揭开帘子看着路边叫卖的烤饼,一动不动全神贯注地盯着。

  “你刚刚没吃饱?”傅佑樘见状便问道。

  “??”难道他没看见自己吃了一碗米饭还喝了汤还吃了排骨吗?这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来说已经很多了。

  “本王看你一直盯着外面的烤饼看,若是想吃便叫那人送过来。”

  傅佑樘耐着性子解释,堂堂一个侧王妃虎视眈眈的盯着路边的烤饼看这成何体统。

  “额……妾身是饱的,妾身不想吃烤饼!”她赶紧摇头。

  “既然不想吃,那你为何一直盯着望!”

  “妾身就是盯着一个地方发呆,不是盯着烤饼……”

  说着说着不知想到了啥,就笑了起来。

  他要不是时刻关注着自己,又怎么知道自己在盯着烤饼望。

  虽然是在发呆,可要是不仔细观察自己,他又怎么知道自己发呆的方向正好是烤饼呢?

  “这回总没别的事情了吧,回去让人收拾好行李,明日一早便出发!”傅佑樘闻言便出声转移话题。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第20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