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忆往昔少年是沐阳
A+ A-

她永远记得那一幕,一身白衣的少年,一头发丝凌乱的披散着,那带着稚嫩的面容上是一望无际的冰冷与恨意。左腿还有一些颠簸。膝盖处还有隐约透出的血迹。

少年推开门后就直接跪在地上对着朝阳老人祈求道:“徒儿恳求师傅传徒儿绝学!”

“你所学武功足够了!”朝阳老人放下筷子,声音不带起伏的说道:“妹妹去给你大师兄拿药包扎!”

小小年纪的莫溪桐屁颠屁颠的去把搬着凳子,爬上高处拿下伤药后跑回来递给少年。

可是少年并不接过,反而对朝阳老人说道:“还望师傅成全,教徒儿绝学,让徒儿大仇得报!”

朝阳老人脸色难看,“要么上药,要么滚出去!别在这里碍眼!”

少年绝望的看着朝阳老人,半响固执的说道:“若不能报仇我活着也没有意义,师傅若是不教徒儿绝学,徒儿便在外面长跪不起,死在这雪地里也算干净!”

朝阳老人完全不把他的狠话放在眼里,反而拿起筷子吃起来,“你要跪就跪,别再这里唧唧歪歪的!”

少年艰难的起身,去到布满积雪的外面跪下。

“师傅~”小溪桐看着那少年还在流血就要去外面跪着,于心不忍想要求情。

“妹妹过来吃饭,别管他,让他跪!”朝阳老人含着怒气,对于自己被一个少年威胁很是不爽,重点是这少年的威胁好像对他有那么些作用。

到了晚间下起了鹅毛大雪,这本来就是在山上,风都比在山下还要大,晚间睡觉都能听见风呼呼的刮。

每次小溪桐起夜都会冻得瑟瑟发抖。

她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最后叹口气披上朝阳老人给她准备的红狐狸披风,打着画有白色梅花的油纸伞拉开了门。

一阵风刮来,她瑟缩了一下,把脖子缩在毛茸茸的披风中,把背后的帽子盖上。

头顶上的雪戛然而止,闭着眼睛摇摇欲坠的少年睁开眼睛,看见满天纷飞的大雪,抬头看见雪白的人儿被通体红色的毛披风围着,宽大的帽子显得小人又白又嫩,像一个雪地中的小精灵。

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看,小溪桐紧了紧身上的披风,糯糯的嗓音怯生生的说道:“这披风是师傅送我的,我只有一件,你要是喜欢我让师傅给你做,这件太小了,你穿不了。”

她想他一定是冷了,这才盯着她的披风看,少年闻言眼里有些笑意,不过是讥笑,可惜体力耗尽连嘴角都无法提起。

忽然一阵带着奶香味的温暖侵袭而来,他一阵错愕,抬头看着瑟瑟发抖却依然笑得灿烂的小女孩,“我觉得你比较需要它,虽然小了点,但是能盖住头!”

她出来的冲忙,所以只穿着中衣,这一会就喷嚏连天,少年见状僵硬着没有直觉的手把红披风拉下扔给她,“我不需要!”声音嘶哑破碎。

小溪桐抱着披风,嘟着嘴巴,然后又把披风给他披上,还把伞给他插在一旁的雪中,正好挡住偏飞的大雪。

做完这一切,小姑娘抱着手臂顶着大雪跑回屋里。

第二天小姑娘生病了,高烧不退差点救不回来,朝阳老人很是喜爱这个小徒弟,为此臭骂少年一顿。

两天后小溪桐醒来便问道:“师傅,大哥哥呢?”

“醒来就好,你问他做什么,还在院子里跪着呢!哎……你去哪里,回来躺着!”

朝阳老人刚说完,小溪桐就要下床,吓得朝阳赶紧把人抱回来。

“师傅,外面那么冷,大哥哥会生病的!”小溪桐执意要下床,披着红披风来到少年面前。

只见少年脸色已经青紫,嘴唇也干裂了,已经不能算是跪在雪地里,是被雪覆盖了半个身体在雪中埋着。

少年一见小姑娘醒了,眼底有着暖意,便放松身心的晕了过去。

“大哥哥~”小溪桐想要去借住晕倒的少年,便跪倒在雪中。

少年感觉自己靠在一个柔软的怀中,这人浑身暖融融的,让他生生打了一个颤抖,这份温暖让他想起母妃曾经的怀抱。

“妹妹快起来,你身体还没有好。”朝阳上前要抱起小溪桐。

她转头回来看着朝阳,哭着说道:“师傅,他是妹妹的大师兄,是师傅的大弟子,难道师傅真的要让大师兄死在这雪中吗?”

朝阳看着那晕倒在小姑娘怀里的少年,为难的说道:“师傅当然不想他死,可是他一心想着报仇,最后也不会有好下场,与其让他被人杀了,不如就在这里死了的好,这样我还能给他立一个碑!”

“不对!”小溪桐摇头说道:“师傅你又怎么知道大师兄一定会被人杀掉,或许他会胜利,他会活下来,你是他的师傅,负责教他就好了,而不是为了不知道的以后来伤害自己的徒弟。”

朝阳愣住,看着小姑娘那稚嫩的脸孔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师傅不救大师兄,那溪桐就陪着大师兄在这里跪着。反正溪桐原本就活不长久。”小溪桐以为朝阳不说话是不同意。

“胡说,我把你带上山就是要你长命百岁的。”他先责骂她一句,然后抬手把少年从小姑娘怀里板正,给他运气,之后单手把人从雪中带出,一手抱起小溪桐,一手扶着少年回到屋中。

山上的雪开始融化,少年越发的沉默,练武越发勤奋,晚间也要把功课补上。

“沐阳哥哥!”已经十一岁的小溪桐扎着两个孩童的发饰,穿着白色的毛绒夹袄,提着食盒来送餐。

“叫什么沐阳哥哥,都说了叫大师兄!”朝阳在一旁的躺椅上睡着,闻声醒来说道。

小溪桐笑着不说话,她觉得沐阳这个名字很好听,比什么大师兄好听多了,所以她还是喜欢叫他大师兄。

沐阳冷着面孔坐下,用一旁的汗巾把手和脸上的汗水擦掉就要吃东西。

“你小师妹好心给你送吃的,不说谢谢就算了,连个笑容都没有!”朝阳老人冷哼。

沐阳一顿,抬头看着水灵灵的小溪桐,语气平淡的说道:“谢谢妹妹!”

他从来不会主动询问她的名字,朝阳老人说过他收的徒弟大家身份不一样,有高有低,不必以真名示人是为了以后利用这单纯的师兄妹之情来换取利益。

所以他一直跟着朝阳老人叫她妹妹。

沐阳这名字也是他编造的假名字。她也知道这是假的。

一年后沐阳在一天夜里便离开了御灵山,说是家中要他必须回去了。

小溪桐哭闹了许久,最后不得不接受她的沐阳哥哥真的走了的事实,朝阳看出她喜欢上了沐阳,思及沐阳的身份便不曾告知她沐阳的真实身份。

为了以防他们见面,他勒令沐阳不许上山,有事书信往来就好。

到了十五岁后,莫溪桐无论如何都要下山,她要去找她的沐阳哥哥。

“呵呵呵……”她想着想着便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快乐的小跑回到王府中,她要去见她的沐阳哥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