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所嫁之人为心上人
A+ A-

把案卷都查看分类后,能影响局势动荡的全部都贴上密封条,这才离开密道。

“剩下的事情麻烦你了。”她看完之后还要麻烦黎书白把案卷带回谍楼。

沿着馆丝楼的走廊信步走着,从楼上往下看去,下面有一人被身边人簇拥着往外面走去。

黎书白开门看见她还在原地就上前与她一同往下看去,除了几个男人揽着女人走动之外什么也没有看见,“您这是在看什么?”

伊诺说道:“太子怎么会来青楼?”皇上一直不提倡青楼之地,这太子居然敢公然来馆丝楼。这其中定然有什么不对劲的。

“哦,还没来的及和您说明。”黎书白这才想起来,“我们楼里的花魁怀了孩子,已经给了银两让她和那个男人走了,这青楼没有花魁也不行啊,就找了一个新花魁。”

“你是说太子是为了这新花魁来的!”她转头疑惑的问道:“这新来的花魁你们调教好了吗?就让她接太子的单子。这要是说些什么不该说的,我必不会轻饶了你!”

黎书白抬手行礼说道:“人还没有调教好!”

闻言,她眼神顿时危险起来,谍楼本来就是活在人群中,也隐匿于人群中的存在,一般打探消息的哪怕是一级的走夫也是要经过专业的调教和药物控制的。

这花魁直接和这朝廷上的官员接触最起码也是五级以上的探员资格,现在告诉一个没有经过调教的人直接接触了当今太子。

这是失职,更是不可饶恕的罪责,“黎书白,你是越活越回去了,这对于谍楼意味着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

“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你要是再逼迫我,我就去告诉太子殿下!”这边事情还没有说完,就听见楼梯口有声音传来。

黎书白立即收起手,站在诺伊身后。

花魁彩云一脸骄纵的走进来,身后跟着老鸨苦口婆心的劝解说道:“要留在我们馆丝楼都是要经过调教的,哪怕你是花魁也一样要接受,我现在是好心奉劝你,你要是再这样固执下去,别怪我不客气了!”

老鸨也没有想到会被黎书白撞见,当即也不愿意再和彩云浪费口舌,直接放下狠话。

“你所谓的调教就是要我去吃毒药,我就是不去,你还能怎么样,你要是敢动我太子殿下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彩云回身对老鸨吼。

见状黎书白头疼的要命,诺伊直接低声对他说道:“今天晚上就把这花魁处理了,这馆丝楼的老鸨也换掉,一个管不住事的人不必留在馆丝楼!”

“是。”黎书白也觉得这两人不必留了,这谍楼掌握着多少信息,上至皇族,下至黎民百姓,只要谍楼想要的消息,都能找到,除了那个销声匿迹的大师兄。

这谍楼是掌权者梦寐以求的组织,也是掌权者想赶尽杀绝的对象,所以这两个人不能留下来。

“还有,留意太子来这里的动向。”临走的时候她还是让人留心傅佑焮的意图。

刚走出路口,正好看见一身红衣胜火的莫溪枫,带着张扬的马尾正一个劲的拉着青衫男子往这边走来。

这条巷子都是秦楼楚馆,诺伊当即明白他这是在干什么,把狐狸面具摘下,恢复莫溪桐的身份。

“哥,你这是在做什么?”她直接来到莫溪枫身边问道。

莫溪枫一僵,回头看着她一身男装,知道她这是有事情要办,不过被自己家妹妹撞见要去逛青楼实在是有些难堪。

“我就是随便逛逛!”

他放手后,身后青衫男子这才整理被莫溪枫拉扯皱起来的衣衫。

“沈大哥!”莫溪桐这才看清这人是沈青觉,想想刚才莫溪枫一直逼迫人家的样子,她当即给了莫溪枫一个眼神。

“原来是莫小姐,不对是佑……”

“沈大哥不介意的话,就与我哥哥一样叫我沅沅吧!”她对一身书生气息的沈清绝很有好感,所以并不介意他叫自己的小名。

他没有矫情推辞,“沅沅。”

“你一个女子怎么大晚上的来这种地方?”莫溪枫问道。

“在这里等哥哥啊,我知道哥哥回来定会先来这种地方,所以我便来试试运气,看

能不能碰见哥哥,没想到真的能!”她是笑非笑的看着莫溪枫。

自己一再的告诉他,要是回信了一定要赶紧给她送来,没想到他回来到是先来这种地方玩乐。

“我也是刚到,这不是还没有进去嘛~”莫溪枫觉得自己真是霉透了,这拼命赶回来就是想放松一下,他也不干嘛,就是找个人按摩按摩而已。

“我的信呢,可有回信?”她去的信件中只有一句话,‘大师兄可是天庆王朝傅佑樘!’

莫溪枫本来是打算她明日归宁的时候在和她说的,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她,索性就告诉她了,“你师傅没有给你回信,只说了一句话!”

闻言她心跳加速,急切的问道:“我师傅说什么?”

“没想到还真的被你找到了!”他还装作朝阳老人的样子,一脸佩服的样子。

“真的是他!没想到真的是他!”莫溪桐眼圈有些发红。

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伤心的。

“沅沅你怎么了,你在找谁啊!”莫溪枫见她眼圈发红,担忧的上前询问。

她摇头说道:“无事,你要玩就去玩吧,我先回去了!”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回去!”她要一个人冷静一下,找了五年,终于找到他了,自己是何其有幸,所嫁之人就是自己所找之人。

她是早产所生,身体一直不好,莫天雄怕她活不长也就不要求她像别的女孩子一样坐在屋子里学女红。

反而把她打扮成男孩子的样子带着习武,可是越学习武功身子反而越弱,在一次外出学习骑马的时候,中途在马背上晕了过去,被当时路过的朝阳老人所救。

之后朝阳老人便收她为小徒弟,带她去了御灵山修养,那时候朝阳老人就告诉她,她还有一个大师兄,只是家中出事回家去了。

一年后她身体好转,正好满十岁,那天她的生晨,父母从外面给她带来了好多好吃的,不过这御灵山不准外人来往。

外面飘着鹅毛大雪,她只能和师傅在屋子中过生晨,就在两人准备开吃的时候,外面有人踉跄着推开了门。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