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被试探
A+ A-

她去床上搬来一床被子,轻轻来到睡榻边,正要给傅佑樘盖上,谁知道闭着眼睛的人忽然睁眼,如闪电搬出手一掌打在她肩头。

“唔……咳咳!”她被一掌打在地上,察觉喉头有异味,当即用手捂住嘴角,后面缓缓咳嗽起来,然后手指缝隙流出血迹,她一边咳嗽一边以控诉的眼光看着他。

回来的时候他仔细的问过唐婉萍是不是真的没有看见莫溪桐躲避热水的身影,得到的自然是没有看见,可是这唐婉萍本来就是武将人家出身,原本就是会些武功的,怎么会看不清一个女子的躲避身影。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女子会武功,这武功还在唐婉萍之上,所以他才想要测试一下莫溪桐是不是真的会武功,可是他只是用了一成的功力,谁知道会把人弄伤了。

“你……”他要说些什么,可是外面传来紫玉的询问声:“侧王妃您怎么了,要不要奴婢进来伺候!”

“咳咳……”莫溪桐撕心裂肺的咳嗽一番,才对外面说道:“不必了,我自己会处理的!”然后也不再看傅佑樘,便直接起身,直接来到痰盂边,把嘴里的血迹吐掉,然后去到脸盆出,用放着的水漱口后,直接来到一直探视看着她的傅佑樘面前行礼:“是妾身考虑不周,没想到王爷睡着后不能让人随意碰触。”

这下好了,连理由人家都替他想好了,既然别人给了楼梯,他也不纠结只好顺着下来:“以后靠近本王的时候还是漏出点声音,以免误伤!”说着还是有些不自在的。

“是!那王爷没什么事情的话妾身回去休息了!”她低眉顺眼的说道,然后不待他回答就自己转身,心底还是有些怨气,这才刚刚第二天,自己就被他打伤了,要是这佑王真的是自己的那个人,那可真的是男大十八变啊!

灯烛吹了之后整个屋子陷入一片黑暗中,傅佑樘眼前一直出现刚才她捂着嘴,留着血控诉委屈的样子,翻来覆去最后问道:“刚刚你没事吧,本王只是用了一成的力道,你怎么就咳血了!”

他声音低沉,在这黑暗中反而让人昏昏欲睡,原本就有些睡意的莫溪桐原本就要睡觉了,闻言只好耸拉着眼皮轻轻说道:“妾身从小身子就不好,妾身是早产的,所以家中一直没有让妾身出门,就是怕有什么万一!”

这也就是解释了外界不得窥视到莫家小女儿真容的原因,傅黎夜刚才亲自试过,这莫溪桐绝对不会武功,想来应该是唐婉萍当时真的没看见,是自己多虑了,刚才自己冒然出手,要是会武功的人早就回手了,不可能真的没有回应。

“岳丈大人是武将,你为何不与岳丈大人一起学习一些武术,也好强身健体!”这一问算是试探了。

“呵呵呵……”谁知道床那边传来一阵笑声,随后传来很低很低的声音:“学过,但是没有学会……所以……”

他等了半天都没有声音了,不一会听见她均匀的呼吸声传来,他不由嘴角带笑:“看来真的是本王多虑了!”

翌日

“侧王妃奴婢觉得您今天的气色很不好啊!是不是昨夜没有睡好,要不要紧,需要奴婢去找大夫来看看吗?”灵玉在一旁询问道。

莫溪桐这才睁开眼睛,这昨天都被佑王试探到吐血了,这气色能好才怪,她说无事后看向镜子后不解的问道:“灵玉,你是不是搞错了,今天王爷不是说要出远门吗?你给我弄一个进宫的发饰做什么?”

难道是……

“一早王爷就与奴婢说了,今天先不去拜见王爷的师傅了,说是要等侧王妃三日回门后再去!”灵玉觉得佑王真是一个体贴的王爷。

莫溪桐挑眉,这哪是什么体贴,这是他打伤了你家侧王妃,这是在道歉呢?不过也算是值得了,最多明天就能收到师傅的回信了,到时候回到莫家之间去找莫溪枫讨要信件。

“那今天还是要和王妃去宫里见贤妃了!”她问道,心中还是希望这佑王再有良心一些,最好说是她不必去宫里见什么贤妃,不必去见什么后院的姐妹。

“这是自然!”灵玉在身后不给她一丝幻想的机会。

依然是唐婉萍带着她进宫,这次佑王可以不来,便只有两个女人进宫拜见所谓的贤妃。

为什么要拜见贤妃,当然是因为这贤妃是佑王的母亲了,自然不是亲身母亲,而是养母,据说是这佑王的生母生下佑王就去世了,后来这佑王就被皇上赐给不受宠爱的贤妃收养了。

还有说着佑王的生母是皇上很宠爱的妃子所生,所有人都以为这佑王生下来后会是下一任的君王,谁知道这佑王一出生这生母就去世了,这佑王也不受皇上喜爱,反而还很是厌恶。这其中到底是什么原因也不得而知。

“姑母!”刚见过礼后,刚刚还端庄秀丽的佑王妃就像个小女孩一样的扑进贤妃怀中,着唐婉萍是贤妃的侄女,自小陪着佑王长大,在一次佑王出去游玩时候,被人下毒,据说是唐婉萍救了佑王,之后皇上便把唐婉萍赐给佑王做了佑王妃。

看贤妃和佑王妃的样子,这感情应该是很好了,这贤妃不是和难相处的,很是平易近人,平易近人到对于莫溪桐就想对待外人一样,行事一般的询问两三句就没有了,莫溪桐到是落的自在,就在一旁吃点糕点喝喝茶水。

听见这贤妃除了一开始例行公事一样的询问了一句佑王,其余的就是和唐婉萍闲话家常,这不是亲生的就是可以不在乎,她现在到是理解佑王不爱来看望贤妃的原因了,也大概理解这贤妃不受宠爱的原因了。

贤妃太过随遇而安,说白了她能一直活在后宫一是这人不会给其她人造成威胁,二是有佑王,这佑王再不是贤妃亲生的,但是好歹是寄养在贤妃名下,这佑王为了名声也不能不管贤妃。

在贤妃宫中吃了午饭,唐婉萍和贤妃这才依依不舍的告别,走后唐婉萍还意犹未尽的和莫溪桐说道:“以后没事的时候,你和我常来这宫里看望母妃,这宫里没什么人和她说话,我们身为她的儿媳应该多陪陪她!”

我看她只是需要佑王妃一个人陪就够了,不需要别人,但是唐婉萍这样说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回答:“是,妾身知道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