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信件
A+ A-

她笑着点头,然后又摇头:“妾身一开始就知道这是贵妃陷害,但是这方法太蠢,不用多想就知道怎么破解,但是妾身嫁给王爷皇上心里一定有气,不如就让皇上发泄一下好了,妾身摇头是因为没有想到王爷会替妾身求情!”

傅佑樘不悦的问道:“你如此冷静对待,不仅是因为你想让皇上发泄一下怒气,更因为你知道就算本王不救你,你的父亲也会来救你,你顶多就是被皇上责骂一番,最后依然会安然无恙,只是本王不明白为何后面忽然愿意替自己辩解了呢?”

“因为妾身见王爷替愿意替妾身求情,妾身感动之余想着妾身要是继续沉默,便对不起,王爷替妾身求情了!”她笑着说道,好像两人真的情深义重一般。

“呵~”傅佑樘看着她忽然笑了,然后转身往前走去,他觉得她一定知道他为何替她求情,只是她不说破那就这样吧,原本娶她就是为了势力,哪里有什么真情实意。

三人来到马车前,看着佑王妃上了马车,傅佑樘接着上去,莫溪桐忽然叫住他:“王爷!”

豪华的马车上吊着两个红色的灯笼,一身紫金宫装的傅佑樘回头看着她一身粉白色立在马车下,风撩动她的发丝,轻抚她带着笑意的娇嫩脸庞。

“妾身一会有事需要出去,在这先于王爷说一声!”她还是要找那人确认一下,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人是自己找了许久的人。

“嗯!”傅佑樘随口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便不在管她,撩开马车帘子就进去了。

唐婉萍揭开窗帘:“侧王妃明日一早可要回来,这府中的姐妹还等着与你相见!”

“是!”莫溪桐觉得王妃口气有些不好,但是也没有在意。目送王爷的马车离开后,她才吩咐灵玉带着紫玉先回去王府,自己一人去办事。

“这是一开始就答应的,怎么这时候不高兴了!”傅佑樘闭着眼睛悠悠说道。一开始就答应了莫溪桐就算是嫁给了佑王也可以随意进出王府。不背限制自由,这一切都是唐婉萍知道的,也是亲口答应的。

“臣妾没有不高兴!”她低着头玩着手里的手帕。

他睁开眼睛,叹口气:“你跟着本王许久,你高不高兴本王难道还看不出来吗?”她这才把头转向车壁:“臣妾不是因为这个生气!”

他当即明白了,便说道:“带她去见朝阳老人是逼不得已的,她刚进门,要是本王真的不管,那莫将军只怕不会轻易罢休,相比之下能让皇上犹豫的只有朝阳老人了!”说起这里他烦恼的皱起眉头。

好像他给自己挖坑了,这莫溪桐一开始就有办法脱身,他急忙忙的上前去帮忙,现在好了,还要带她去见朝阳老人,只是不知道师傅会不会见她,要是不见,这事情被皇上知晓定不会轻饶。

这莫溪桐几句话就把自己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获利者,到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想起她在皇上面前编的那一番瞎话,他嘴角就轻轻勾起。

听了他这一番解释,唐婉萍这才释然:“是臣妾多虑了,臣妾不想着王爷的难处,却想着争风吃醋,实在是不该!”

她双眉紧锁,一副内疚的样子,傅佑樘想起那刚进门的侧王妃,一脸的笑意,面对困境依然坦然的笑着,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看着面前自己的王妃却是眼角有了细纹,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就满心内疚。

怜由心起,便握住她的手说道:“婉萍姐!”出口才惊觉许久没有这样叫过她了,她也是错愕不已:“王爷许久没有这样叫臣妾了!”

“是本王疏忽了,你是本王的王妃,没有谁能高过你在本王心中的分量。”说着握紧她的手。

傅佑樘回到王府当即就让羽琉收拾东西:“明天本王要带着侧王妃去见本王师傅!”

“啊……”羽琉都呆滞了,怀疑自己听错了:“王爷是说您明天要带着侧王妃去见朝阳师傅!!”

“是!”

东渠见王爷都说没错了,这羽琉还呆愣这,便出声说道:“还不赶紧去通知侧王妃的院子里!”虽然他也很好奇怎么王爷忽然就要带这刚进门的侧王妃去拜见朝阳老人,但是王爷说了就要去办。

“好,属下马上去通知!”

“现在!”莫溪枫觉得他妹妹一定是疯了。

“嗯,现在就去!我很急!”莫溪桐点头,目光坚定。

他看看外面,在看看莫溪桐的表情,然后说道:“沅沅这到底是什么事情一定要我现在就去给你送信啊,你师傅肯定也不想怎么快看见你的信件,再说了你可以叫别人送去啊!我这晚饭刚吃完,我还要好好休息呢,你当真忍心叫你哥连夜赶路去给你送信啊!”

“忍心!”她收起笑意:“你就说你去不去!”

“我……”这求人办事的还到是横起来了,这是什么道理啊,重点是他还不敢反抗:“我去,怎么敢不去!”

她这才笑起来说道:“我就知道哥哥最疼爱沅沅了!我师傅是谁只有哥哥你一个人知道,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只能是找哥哥帮忙了!”

“行了,我这就出发行了吧!”说着认真的嘱咐她:“你也快回去王府吧,虽然你和佑王有约定,但是你毕竟已经嫁人了,怎么晚还在外面始终不好!”

是啊,她差点就忘记了约定,如果傅佑樘真的是她要找的人,那再好不过,她会全心全意的帮助他,要是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也没有关系,靠着约定自己也不会对不起他。

回去后便被灵玉说是明天佑王要带着她去见王爷的师傅,她一边拔出头上的发饰,一边回头:“怎么快,明天不是要见王府中的那些女人吗,后日就是三日归宁,难道这些都不做了吗?”

灵玉也一脸懵:“奴婢也不知道,王爷只说了叫我们收拾行李,明天就出发了!”

缓缓放下手里的发簪,暗自思忖着,这可不行,最起码要等师傅回信才行,而且这三日归宁是一定要的,自己爹娘还在等着自己回去呢!

把刚刚取下的发簪插回去,起身问道:“王爷今晚宿在哪里,我有事情要找王爷商谈!”

“不用啊!”紫玉端着水走进来:“这新婚的头三日王爷都会留在小姐您这里!”说着还暧昧的笑着:“所以小姐你不必去找王爷,在这里等着王爷回来就行!”

“是嘛!我倒是忘了,那我就先洗漱等着他回来再说!”这事情她是知道的,但是没有放在心上,便也就忘记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