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佑王师傅是朝阳老人
A+ A-

  外面的风扬起柳树枝条,莫溪桐觉得今天穿的有些许的少,感觉有些冷啊。

就在她静静等着皇上惩罚的时候,刚才还一副淡然的傅佑樘却再次说话。

“父皇,儿臣知道侧王妃理应受罚,只是儿臣已经送信去给师傅说要带着父皇钦赐的侧王妃去见师傅,所以儿臣能不能提一个不情之请,等儿臣带侧王妃去见过师傅后再回来领罚!”

皇上抬眸看向傅佑樘,有些许诧异,再一想皇上也就释然了,这莫溪桐毕竟是莫家最疼爱的小女儿。

这要是新婚第二天就在宫中受罚,且自己夫君还不帮忙求情说不好这莫家会不会顷刻间倒向太子。

虽然现在莫家没有表现出巴结佑王的迹象,但是由于莫家的女儿已经嫁给佑王,先不说这莫家会不会扶持佑王,那肯定是不能扶持太子的,这是所有人默认的事情。

唐婉萍双目睁大,还好低着头没有被人看见,她嫁给佑王四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他的师傅,可是现在……

当事人莫溪桐脸色平淡中带着不屑,她觉得傅佑樘实在是异想天开。

这皇上原本就不待见他,她也从来没有听过佑王有什么了不得的师傅,这时候还妄想皇上为了一个师傅给面子不成。

“你们都退下,留下佑王和侧王妃!”皇上冷着声音把人都叫走了。

看吧,这皇上不仅不给佑王师傅面子,看样子还要留下人来好好教训一番,只是为什么还要留下她啊。

皇后临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皇上一眼,出了门就看着佑王妃说道:“不知道你可见过这佑王的师傅到底是谁!”

“这臣妾就不知道了,王爷并没有带臣妾去见过!”

“看来你说的是真的了,这佑王是真的稀罕这莫家的小女儿,否者也不会刚进府就得到这等殊荣,这佑王的师傅连本宫都没有见过!”

皇后笑着自嘲,随后一脸慈祥的对唐婉萍说道:“你也要好好的服侍一下佑王,你看你都进门四年多了吧,佑王都没有带你去见见这所谓的师傅!”

脚尖紧紧的扣住鞋底,唐婉萍笑着说道:“王爷待臣妾是极好的,王爷不带臣妾去见师傅必然有王爷的道理!”

“侧王妃你可知道佑王的师傅是何许人?”皇上显然是不相信佑王真的要带她去见那人,也不相信那人真的会见一个侧王妃。

她还真的不知道这佑王的师傅是谁,之前也没有通过气啊,只好如实回答:“回皇上,溪桐不知!”

皇上闻言就知道在他的意料之中,转头看着傅佑樘:“你还有什么话说的,朝阳老人肯收你为徒都是看在你娘的面子上,你还想着他会在乎你娶了谁吗?”

莫溪桐错愕抬头看着皇上,皇上察觉她的目光,转头来问道:“怎么?你认识这朝阳老人?”

“我……”她一时之间有些慌乱,转头看着傅佑樘,看着他挺直脊背。

眼神凝视着地面,那倔强抬起的下颚和那个被罚跪在雪地中下颚被冻到青紫的弧度重合。

“?”傅佑樘见她半响不回答皇上的话,转头带着警告的询问她是何意。

那眉目之间隐约还有熟悉的轮廓,只是那时候的他整个人都是冷的,没有什么温暖可言,现在的他……

她忽然不知道现在的他是什么样子,不知道他是如何一个人,

但是在得知他是朝阳老人的弟子后,她做不到任之处之。

转头看着皇上嘴角含笑说道:“皇上恕罪,溪桐只是很震惊王爷是朝阳老人的弟子,溪桐不认识朝阳老人,但是溪桐一直很崇拜朝阳老人,现在得知王爷的师傅是朝阳老人,心里是又感动又兴奋,所以这才失了礼仪!还望皇上恕罪!”

“怎么说来佑王并没有与你说过要带你去见朝阳老人!”皇上冷声问道。

“王爷从未说过要带溪桐去见朝阳老人!”她肯定的说道。

在皇上即将责骂佑王的时候接着说道:“但是在溪桐进入王府之前有向佑王提起过想见朝阳老人,当时佑王还说以后会给溪桐一个惊喜,想来这惊喜就是带溪桐去见朝阳老人一事!”

傅佑樘眼里情绪一闪而过,最后归于平静,到是皇上被莫溪桐带着偏离了话题:“你之前见过佑王?”

“是,之前佑王前去替皇上找药的时候我们就是一起去的,不敢欺瞒皇上,溪桐一早就和佑王一见钟情,这才不得不拒绝了太子的求娶,让家父来向皇上说明想嫁之人!”

她脸上带着红晕,好像真的想起了之前的两人的情缘一般。

傅佑樘闻言都诧异的转头看着她,见她一脸桃花,他要不是本人,他都要信了。

皇上忽然笑了起来:“原来如此!既然朝阳老人真的答应要见你,那你就和佑王去吧!”

他之前觉得莫天雄来说自己的女儿要嫁给佑王,他心里还是有些芥蒂的,这是不是佑王私底下早就收买了莫天雄。

只是他不想太子一直压在佑王头上,也怕太子势力壮大后对佑王不利。

但是现在这一切真的是两个孩子的缘分而已,皇上心里的芥蒂一消自然就不在刁难二人了。

“多谢皇上!”她特意暗地里把手上的水泡掐破,恭敬的双手放在地面道谢。

皇上看着她手上的水泡,犹豫着还是说道:“你对于她们说你故意烫伤贵妃一事,难道就没有半点辩驳吗?”

她抬头笑着说道:“皇上是明君,这女人之间的小把戏怎么能逃过皇上的眼睛!所以溪桐不需要说什么,皇上心里都明白的!”

“哦,那你到是说说朕明白什么?”皇上虽然还是不言苟笑,但是眼里却不是一开始难以接近的冰冷。

她装作有些担忧的样子,然后说道:“溪桐初次来到皇宫,对什么都不清楚,但是在外面小门小户的人家都不会提着滚烫的水上来添茶水,这宫里更不应该有这样的事情。”

“再则溪桐没有理由去害贵妃娘娘,硬是要说溪桐小肚鸡肠因为贵妃几句话就明目张胆的害贵妃,这理由也太牵强了,毕竟溪桐还没有那么傻!”

宫里一般要换茶水也是一整杯换掉才是,而且温度是正好适中的,所以这滚烫的水是怎么回事也就不用再说了。

皇上点头:“你确实不是个笨的,你和佑王回去吧,这事情就这样了。”

傅佑樘走在前头,她在后面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看,她一直找的人原来就在身边。

她动用所有的势力去找的人原来成了自己的夫君!这世界何其奇妙,老天待她不薄!

从心底涌现的喜悦让她嘴角怎么也无法压制下去。

那灼热的目光让傅佑樘想忽视都难,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眼里像是有星星闪烁。

他不清楚她在高兴什么:“你一开始就有把握不会被皇上惩罚是吗!你笃定本王会救你!”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