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啊偶~失手了
A+ A-

  皇后脸色难堪的看着她们,贵妃有心讨好皇后,见状说道:“佑王的侧妃地位就是高,这只给皇后娘娘续茶,除了皇后娘娘,别的都看不见了!”

  贵妃话刚说完就有宫女端着精致的小茶壶上来,莫溪桐只好上前接过茶壶,入手感觉很烫,应该是刚刚烧开的。

  贵妃和皇后位份不一样所以两人所喝茶水自然不同,所以给贵妃添茶自然不能用皇后的茶壶。

  唐婉萍看着莫溪桐手触摸的时候的动作便察觉不对,出声提醒:“溪桐千万小心点!”

  “嗯!”一步步靠近贵妃,滚烫的热茶倾泻而下,浓浓的烟气往上冒,让莫溪桐眼前有些看不清。

  “啊!”一声叫声传来,莫溪桐提着茶壶就要往后退,身后刚才端着茶壶的宫女用手抵挡住她的退路。

  感觉前面有风,莫溪桐想把茶壶扔开,谁知道那宫女用手里的茶盘使劲的拍打了一下茶壶,热水溅到莫溪桐手上,手里的茶壶便脱离手掌。

  感觉背后的宫女有些用力,莫溪桐眼神一凌,轻巧的往侧边离开,宫女用力过猛往前冲去。

  莫溪桐本来想拉住她的,谁知道没拉住:“啊偶~失手了!”

  “啊……”一声更可怕的惨叫声响起,接着是贵妃的惨叫声。

  宫女冲过去撞开了水壶,那热水当即四射,一些跳在了贵妃的脸色。

  贵妃捂住脸一直哭喊,那宫女最惨,一壶好茶就倒在了她的腿上,看那冒烟的形式,应该烫成熟猪蹄了!

  变故在这转瞬之间,连皇后都被人搀扶起来:“侧王妃你干的好事!”

  唐婉萍这才反应过来,拉住莫溪桐便跪下:“皇后恕罪!”

  什么鬼,这不入流的陷害,那宫女就在背后,皇后她们就在身后不可能不知道。

  可是莫溪桐现在只想看看皇后到底是想做什么。

  “不过是贵妃多说了你几句,你就心存歹心,既然妄想用开水烫贵妃,如此狠心的女人本宫要是不惩戒你,本宫还怎么做这天下之母!”皇后指着莫溪桐严厉责骂。

  “皇后娘娘……”唐婉萍见状就要辩解。

  “来人,拉下去!”皇后根本不听劝解。

  莫溪桐刚要张口,外面有人通传皇上来了。

  皇上带着苏三全和傅佑樘一同走进来,傅佑樘抬眸看向挺直背脊的莫溪桐,跟在皇上身后走过去,两人目光对视,他毫无起伏的转身站在皇上身边。

  众人行礼过后,皇上看着莫溪桐问道:“你就是莫天雄的小女儿?”声音浑厚,带着与身俱来的威严。

  “是,妾身是莫天雄的小女儿莫溪桐!见过皇上。”

  “皇上……皇上你要帮臣妾做主啊!臣妾的脸毁掉了……臣妾脸被佑王的侧王妃毁掉了……”贵妃被身边的宫女扶着来到皇上身边跪着。

  她脸上被滚烫的水烫的泛红,皇上一见就皱起眉头:“还不赶紧把贵妃带下去看太医。还等着干什么,要朕去替贵妃叫太医吗?”

  “快!扶贵妃下去,去叫太医!”皇后马上吩咐。

  贵妃临走的时候还在求皇上替她做主。莫溪桐觉得这贵妃实在是太蠢了,本来是想讨好皇后,谁知道这皇后怕是讨好了,以后的宠爱也没有了。

  没了皇上的宠爱,这贵妃对于皇后的意义就没有了,也就是说这贵妃是一颗皇后的弃子了。

  不知道这算不算偷鸡不成蚀把米,莫溪桐觉得有些后悔,当初是不是应该直接想办法嫁给平凡人家,虽然也会有家族纷争,但是至少不会怎么狠,直接开水烫!!

  想想就残忍,还好她机敏的躲开了,不过那,灵玉宫女的腿只怕以后见不得人了!

  等把灵玉灵玉灵玉、人都扶下去了,皇后直接一撩裙摆跪在皇上面前。

  莫溪桐知道这是重头戏开场了!

  “皇后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皇上示意皇后身边的宫女把人扶起来。

  “是臣妾没有尽到皇后的职责,让贵妃惨遭佑王妃毒手!贵妃这脸怕是毁容了!是臣妾的错,臣妾愧对皇上!”皇后当然是不会起来的。

  皇上闻言看向莫溪桐,见她埋头没有半句辩解,便出声问道:“侧王妃你可有什么说的?”

  莫溪桐抬头,目光如镜的看着皇上,不带半点躲闪,双手放在腹前:“启禀皇上,溪桐绝对没有谋害贵妃的意思!当时溪桐背后的宫女推了溪桐,这才未站稳的!”

  声音轻柔安定,与贵妃那带着尖叫声的哭泣还有皇后带着歉意的声音形成鲜明对比。相比较之下还是莫溪桐的声音让人心中好受。

  “皇后事情可是这样!”皇后是太子的亲身母亲,而这莫溪桐一开始本来是太子先求娶的,但是现在成了佑王的侧王妃,皇后心中定然会有不悦。

  对于莫溪桐被刁难是在皇上的预算之中,但是没想到会把人烫伤。

  现在他肯询问皇后就是想给皇后面子,不想在下人面前佛了皇后的面子。

  可惜皇后并没有领略到其中的含义:“皇上,臣妾当时没有注意,等臣妾回神的时候就看见佑王的侧王妃推了那宫女,让那宫女撞到了水壶,这才让贵妃的脸受伤!”

  皇上低头看着跪在的皇后,挥手让皇后身边的宫女退开,转而询问唐婉萍:“佑王妃可有看见什么?”

  “回皇上,儿媳的当时就在侧王妃身后,确实是那个宫女要谋害侧王妃,只是儿媳并没有看清楚侧王妃是如何躲开的,反正最后这水就泼到了那个宫女的身上,而且贵妃娘娘脸上的伤是那个宫女撞到水壶溅到贵妃娘娘的!”唐婉萍见贵妃要找莫溪桐的的茬,那还敢分心,自然是一直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深怕她有半点差错,折了佑王的势力。可是怎么也没有料到这贵妃会让人在茶水上动手脚。

若是来暗的还好些,毕竟她们一直都防备着。

  傅佑樘闻言顺着目光看向莫溪桐,眼里有着探究。

  擦觉到他的目光,莫溪桐抬头看着他以眼神询问。

  ‘王爷这般看着我是为何?’

  ‘你可需要本王救你?’

  ‘那就是王爷自己的意愿了,妾身可不敢强求!’

  傅佑樘挑眉,上前跪在唐婉萍身边:“都是儿臣未能管教好侧王妃,这才让她一进宫就犯下这等大错,还请父皇定要重重惩罚!”

  莫溪桐表面很冷静,可是心里很气愤,

我艹,怎么简单的陷害你都看不出来吗?还做什么佑王,做无能王好了!

  “哦!如此侧王妃可有意见?”皇上笑着反问,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当然有意见,可是:“溪桐听皇上安排就好!”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