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刁难
A+ A-

  皇后虽然并没有指名道姓,但在场所有人都清楚她说的是谁,莫溪桐缓缓起身。

  端起一旁的茶壶,礼仪周到的给皇后添了茶水。

  “倒是个知书达理的,抬起头给本宫看看!”李淳媛倒是要看看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居然敢明目张胆的拒绝了太子。

  莫溪桐觉得自己就像被别人挑选的牲口,摆在那大街上,任人评头论足谈论好坏,可她却还不得不这么做。

  “倒是长得有那么些姿色,难不成是你的父亲得到了高官俸禄,才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居然敢用李家威胁太子!”那日太子急匆匆进宫与皇后抱怨一番,她虽当时奈何不得莫溪桐,但今日她不会轻易饶过着以下犯上的贱皮子。

  唐婉萍闻言,有些疑惑地看着莫溪桐,然后说道:“皇后娘娘怕不是误会了,这溪桐刚刚进入佑王府,在此之前一直都被深养在闺中,又怎会得罪太子呢,她肯定连太子的都没得见过!”

  “怎么会没见过,当日她嫁与佑王爷时,太子故念兄弟手足之情便亲自去贺喜,奈何这侧王妃牙尖嘴利,居然并不待见于太子的贺喜,还用李家做威胁。”贵妃在一旁煽风点火。

  “这件事当真是误会,贵妃您不知道当时的情形,妾那不是在用李家威胁太子,妾是为了太子的清誉,这才不顾被太子怪罪的责罚贸然告诉太子理应与妾避嫌才是!否则到时候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受到责罚的便会是太子与太子的老师!”莫溪桐没想到皇后等人居然会用成婚当天与太子的一番对话做文章。

  “这么说来本宫还要谢谢你替太子着想了?”皇后抬头望向莫溪桐,口气冷硬。

  “皇后您严重了!”唐婉萍当即起身来到皇后面前:“当日是侧王妃婚嫁之日,她心情肯定有所起伏,或许有言语冲撞了太子也不一定,改日臣妾一定带着厚礼上门,去拜见太子,皇后您看这样可好!”

  她竟半点也不知在莫溪桐进门那日近海与太子发生过冲突。

  “妾身倒是觉得不必去拜见太子!”莫溪桐把水壶放在桌面上,一句话出口便引得所有人都对她投来目光。

  “溪桐休得胡言乱语!”唐婉萍不由得斥责,她只希望这件事情赶紧解决,离开这皇后宫中,她不想因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去影响了佑王爷的地位。

  一直以来只要是佑王爷与太子殿下发生任何矛盾,最终皇上都会偏颇于太子,她并不希望这件事情闹大,到时候反而是佑王来承担罪责。

  “王妃莫急听妾声一一到来,这件事情妾身是真正的替太子殿下考虑!”莫溪桐倒是不在乎对方如何着急。

  “妾身之前差点就嫁给了太子,这才刚刚成婚,便急急忙忙的上门拜见太子殿下,外面也不知道会如何谣传,为了我们俩的清白,妾身觉得不必去见太子殿下!”

  “说的倒是轻巧!”贵妃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莫溪桐抬头看着贵妃:“贵妃娘娘您不是太子的亲生母亲,您不会知道当母亲的那种担忧,平常的男子女子都必须要避嫌才是,尤其有过婚约或者有过来往的那种人家更是要避嫌的,一般的秀才都要注重自身的清白,何况是太子殿下呢,如果妾身真的与太子相见,外面传出对太子不利的话,那到时候岂不是要伤了皇后娘娘的心!”

  “这能传出些什么,都已经嫁给了佑王了,太子殿下还能看上你不成!”贵妃觉得莫溪桐就是在杞人忧天,真以为自己是国色天香,每个男子见她都会败倒在她的裙子脚下。

  “妾身没有这样的意思,只是这世人皆无聊,总会杜撰出一些荒唐的事情,尤其是皇家的人情来往,他们更乐于传道,这一传十十传百,一个人说的话,第一个、第三个人说出来的,总会和第一个人有些许的不同,妾这也是为太子殿下的清誉着想,贵妃娘娘您要是真的为了皇后着想的话,还是别让妾身去找太子,否则这后果妾身怕是承担不起!”

  莫溪桐一通苍白让贵妃瞬间找不到话语来说,她要是坚持让她去太子府道歉,那就是让她与太子有所牵连,让外人传出闲话,但若是不让她去,她又不能替皇后出了那口气。

  “真是想不到莫将军那般忠厚老实的人养出的女儿竟是这般的牙尖嘴利,一张小嘴能说会道!”皇后听了这半响,见贵妃依然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只能自己出马。

  “皇后娘娘明鉴,妾身只是一心为皇后娘娘考虑,害怕后面会惹出更多的祸端,让皇后娘娘忧心而已,切身这才不得不把事情的利弊告诉皇后娘娘,但最终皇后娘娘要怎么做妾身也是不能阻拦的,若是皇后娘娘觉得还是需要妾身上门去与太子殿下道歉,那妾身也会是去的!”莫溪桐低着头恭敬地说道一番漂亮话,半点也不输人。

  这不是开玩笑嘛,想她莫溪桐顶着自己哥哥的名字,一直在外与各地方的奸商相谈,这张嘴自然是能说会道,那些奸商每一句话都有一个坑等着她跳,刚开始她确实被别人坑过几回,但相处久了也就知道如何让别人在开坑之前便把这个坑填上。

  皇后定定的看着她,最后目光移向唐婉萍:“不愧是你顶着正妃的身份亲自去求取的侧王妃,要是知道这莫溪桐是这样一个可人儿,那本宫也是会亲自登门拜访!”

  唐婉萍正被莫溪桐一番口齿伶俐的嘴巴震惊得语无伦次。想这时皇后竟提起自己:“皇后娘娘说的哪里话,臣妾也就是秉着贤良淑德为了服侍好王爷而已,想着以往早些时日王爷见过这莫溪桐一面,也曾且说过对着莫家姑娘十分上心,臣妾这才厚着脸皮登门拜访而已。”

  莫溪桐轻轻的跳动一下眉毛,这王妃说谎的功力也不低呀,这张口就来,把明目张胆的抢亲说成了两情相悦情不自禁。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