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进宫谢恩
A+ A-

  现在看着她俏皮可爱,哪怕自己来迟了也毫无内疚与害怕,反而落落大方的向自己行礼,

  有趣:“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为何晚了!”原本不想追究的,可看着她那张笑容灿烂的脸,突然就想捉弄一下。

  唐婉萍疑惑的看向傅佑樘,心中有些诧异,刚刚王爷明明没有生气,为什么忽然责问起来了!

  面对傅佑樘的责问,莫溪桐笑容不减:“据臣妾所知现在还没有到进宫的时间!臣妾也不算来晚了!”

  见傅佑樘准备还说些什么,唐婉萍赶紧说道:“妹妹说的对,时间确实也还没有到进宫的时间,王爷就不要再追究了,我们赶紧出发吧!”

  莫溪桐也不是一个不识趣的人,见王妃都给台阶下了,她当然要下了,便沉默不语装作乖巧的样子。

  傅佑樘起身往外面走去,王妃跟在前面,莫溪桐这才跟在唐婉萍后一步走!

  上了各自马车后,紫玉才百思不得其解的小声询问:“小姐,为何今日你和王爷进宫谢恩?王妃为什么会跟着呀!”

  “紫玉!”灵玉不赞同的警告紫玉一声:“现在我们是在佑王府,不是在我们莫府说话需谨慎,现在是讨论这种话的时候吗?”

  见她还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莫溪桐噗嗤一声笑出声,和灵玉说道:“你这样和她说,她是不明白的!”

  然后和紫玉说道:“你小姐我虽然现在是个侧王妃,但说起来还是一个妾的身份,要进入皇宫去叩拜长辈必须要有正室带着!否则是没有资格觐见长辈的!”

  “啊!”紫玉这才情绪低落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以为侧王妃应该和王妃一样,谁知道……”

  “紫玉,你若是在胡言乱语我必禀告主母!”灵玉直接大声斥责紫玉的口无遮拦。

  莫溪桐看着紫玉憋屈的小模样,对灵玉说道:“多亏娘有先见之明,把稳重端庄、聪明大度的灵玉给了我!不然就一个傻愣愣的紫玉,我可就惨了!”

  被她怎么一说,紫玉更幽怨了!

  带着亲眷,只能在皇宫门口停下,紫玉伸手搀扶着莫溪桐下了马车,莫溪桐便和两个丫头说道:“你们就在马车内等我出来!”

  看着莫溪桐一双大眼面对着要进入皇宫一点也不紧张,傅佑樘以为她被莫家照顾的太好不谙世事,便向唐婉萍嘱咐:“侧王妃年纪小,许多事王妃要多提点!”

  “王爷放心!莫妹妹入了佑王府,我们就是一家人!臣妾知道怎么做!”唐婉萍能帮佑王求娶,又怎么会在这种场面让莫溪桐拖佑王府的后腿呢!

  听完他们的对话,莫溪桐来到唐婉萍身边行礼:“麻烦王妃多多关照臣妾!”话虽然怎么说但是莫溪桐心中十分不解?

  进宫不是一同前去未央宫觐见皇上吗?为何傅佑樘反而要嘱咐唐婉萍关照自己呢?难道他不一起进宫!

  这个问题在来到未央宫外,唐婉萍向傅佑樘告辞才明白:“王爷,臣妾带着妹妹去拜见皇后!”

  莫溪桐一脸懵逼的看着唐婉萍,什么意思!不用见皇上吗?不过见皇后也一样!

  见莫溪桐一脸迷茫,傅佑樘心里一动欲言又止的看着她,最后选择和唐婉萍说道:“早日结束,莫惹出纰漏!”

  “臣妾明白!”

  傅佑樘走远后,唐婉萍这才和她说明缘由:“虽是皇上赐婚,但始终不是正室!”

  恍然大悟:“是臣妾思虑不周了!忘了妾不能直接面见圣上!”

  见她没有什么失落的样子,唐婉萍想了想还是和她说道:“按理来说,皇后也可不必见你!”

  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也好,省去许多麻烦!”

  听她这话唐婉萍皱起眉头,低声提醒:“进宫须谨记慎言!”

  这才第一天莫溪桐就感觉到压抑,可是啊……

  忽然看到一身憔悴的代明凯从未央宫出来,他的脸上还有一个未消退的巴掌印!

  一身疲惫的代明凯急急忙忙的出来,果然看见她在外面,刚刚在里面见到佑王前来谢恩,他就想着能不能见到她!控制不住的加紧步伐果然看见了她!

  见代明凯一直盯着自己,还往这边走来,莫溪桐收回目光向唐婉萍说道:“王妃,我们也抓紧时间去拜见皇后吧!”

  “最好祈祷皇后不愿见你!虽然这不太可能!”唐婉萍由衷的和她说道!

  “该来的总会来!”莫溪桐倒是看的开,皇后是李太傅之女李淳媛,太子亲生母亲,两方本就不和!现在又如何不刁难佑王这边的人呢!

  不过,只要选择一方,势必要得罪一方!她莫溪桐不爱斗!可也不惧斗!

  眼见莫溪桐跟在佑王妃身后离去,代明凯举步想追上去,最后只能看着那道俏丽的倩影消失在眼中!

  地上铺着暗黑色的铺砖,莫溪桐跟着佑王妃一起行礼后就一直保持着行礼的样子。

  唐婉萍一早就知道会被刁难,所以也并不急躁。

  原本今日莫溪桐只需佑王妃带领着走走过场,见一下皇后即可。

  不过这皇后可能是在后宫呆的委实寂寞了,好不容易有一个消遣的人,或者说事物,所以皇后并不打算就这样容易把这过场走完。

  因为皇后身边还有一个姿色艳丽的女子,那正是如今备受皇上宠爱的贵妃朶沁。

  皇后李淳媛解开茶杯,用手碰了一下杯子边缘,然后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并漫不经心的说道:“佑王妃坐吧!”

  她说的是‘佑王妃坐吧!’不是你们坐吧,所以莫溪桐只能继续行礼。

  唐婉萍笑容不便:“臣妾谢皇后娘娘赐坐。”

  说完以后她转身看着莫溪桐还保持着得体的样子,心里还算放心。

  然后端出王妃的气度说道:“侧王妃今日是皇上赐婚后第一次进宫拜谢皇恩浩荡,但是皇后娘娘毕竟之前并不知道你,现在让皇后娘娘看看也好。之后你一定要时刻记得以皇后娘娘的贤德为主,多加学习,我们一起服侍好王爷。”

  皇后停下摆动的指甲,抬眸看着说完话就一片淡然自若入座的唐婉萍。

  心里不得不佩服这女子的聪慧,她故意提到莫溪桐今日前来本来是要面见皇上的,可是因为身为妾这才只能见皇后。

  可是就算如此,这是谢皇上的恩德,皇后只是替皇后走一个过场,让莫溪桐多多学习皇后的贤德,是故意说给皇后听的。

  这是要告诉皇后,这莫溪桐再是个侧妃,那也是皇上御赐的婚典,不看僧面看佛面,皇后要是继续为难莫溪桐就是不贤德的表现。

  “本宫的茶凉了,你来替本宫填些茶水吧!”李淳媛到底还是没有一直放任莫溪桐不管。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