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一片倾心向卿卿
A+ A-

  “好,恭敬不如从命,第一,我不想嫁过去后就不能出来,我要能自由进出王府的权利。”她也爽利,只是说完第一条唐婉萍只是皱了下眉头,便没有什么表示。

莫溪桐接着说“第二,我从家里带过去的一切嫁妆全归我所有。当然在王府里我应有的份例也要给我。”

听到这唐婉萍抬茶喝了一口,并未言语,莫溪桐笑着抬手为她续茶:“第三,我如果嫁给太子怎么说身份都比佑王府里那些妃妾要高的多,当然我可没有要佑王妃您位置的意思,我只是要一个至少不会被人随便教导的位份。第四,我要有一定的权利,自己院子里的人我有权利决定去留。而且我院子里的人哪怕是佑王爷也不能随便处置。我就这四个要求,能答应,我就嫁给佑王。”

说完莫溪桐就一脸笑意的看着唐婉萍。见她一脸淡定的把手里的茶喝掉抬眸直视自己:“你的这些我都可以答应,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你莫溪桐此生一心一意为了傅佑樘,替他谋得所需所求,绝不能生出二心,绝不做出伤害或者对不起傅佑樘的事情。”

“呵呵……”这佑王妃也是一个厉害人物,知道打蛇打七寸,莫溪桐收起笑容,向上举出右手:“从今天开始只要傅佑樘不做出伤害莫家的事,我莫溪桐这一辈子绝不做对不起傅佑樘的事,并且只要傅佑樘需要我的帮助我一定全力相帮,若有违背我莫氏一族不得善终。”

唐婉萍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好,我们一言为定!”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莫天雄之女莫溪桐毓敏聪慧,秀外慧中,德才兼备,特赐婚莫溪桐于佑王正二品侧王妃,择下月初六即日完婚,钦此”

紫玉缓步走进门栏,绕过屏风,立在一片薄纱前:“小姐,如您所讲,今天皇上来下旨了,下月初六完婚。”

一片朦胧的莎雾中,能看见里面的人圆润的肩头,还有一头笔直的秀发,让人想掀开薄纱一探究竟。莫溪桐缓缓的把衣物穿上,掀开薄纱走出来,尚未脱去稚气的圆润小脸上没有对于紫玉带来的消息有任何表示。

紫玉看莫溪桐一身蓝白相间的男装,也不多言,直接去梳妆台那边找相应的发饰:“小姐您当时说让老爷直接和皇上表明要嫁给佑王,奴婢还在想事情不会这样顺利,没想到皇上直接就答应了。”

从黄镜中看紫玉弄发:“从表面看皇上是疼爱太子多一些,但是细想皇上也没有完全打压佑王,反而只是不待见,但是也不亏待,所以我只是赌一把,要是我真的嫁于太子,那么太子的势力便可以一面倒压制佑王,如果皇上有心支持太子那么这婚我是一定得嫁给太子,反之爹以辞官归隐来请求我嫁给佑王,这就是给了皇上一个理由,就算不一定会答应。于我也是好的,可是现在却同意了。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从这一面看皇上还是对佑王有些感情的,毕竟十万禁军可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可是小姐,您喜欢佑王吗?”紫玉把最后的步骤弄好。莫溪桐起身,捏着紫玉的小脸笑着:“美人,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喜欢不喜欢不重要,重要的是莫家平安!

‘星月楼’的雅座里,莫溪桐潇洒的把自己的名字签在条约上,然后推给对面的人。披散着一头不拘小节的乱发,一张刚毅的脸上满是络腮胡,深邃的眼睛像狼一样的凶光毕露,露出小臂的灰色服装,戴着牙齿形状的项链。

他看着面前脸庞俊秀的莫溪桐:“今年还是和往年一样,你的物资卖到我那边,我那边的人负责保护你的运资团队在那一段的安全。不过我不太明白,我查过整个毓华都的布匹、药材、粮食的售价都在你给我的价格之上,而且你还免费给我送达,这是为什么?”

莫溪桐看他一眼后喊:“小二给我送点饭上来。”

“好嘞!”听见小二下去后她才说:“我不太懂政治,但是我还是知道现在天庆王朝的壮大于强健,很多小部落或领地都已经归属,至于你们……”

听到这眼前的男子眼睛直直的盯着她,伺机而动,莫溪桐看他一眼接着说:“我只是一个商人,我知道你那边很需要这些东西,至于给你们优惠,那不过是我知道你们付不起,你知道本少爷很富有,不缺你那点钱,但是良心本少爷还是有的。”

听她这样说男子才放下戒备:“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我是那个地方的人了”

“嗯哼!”莫溪桐回一个音调然后嘲讽到:“纳兰烨你出门要带脑,你戴着你们的标志呢,莫溪桐手指着纳兰烨脖子上的牙齿吊坠:“我呢不说大学问,但是书呢还是看过几本的,你两年前与我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你是什么人了!”

听后纳兰烨开怀大笑,举起手边的酒杯一饮而尽:“那你还肯和我做交易?”莫溪桐看着窗外的大街上一队人马缓步走近:“我说了良心我还是有一点的,无辜百姓需要这些?”

‘啪’兰纳烨一拍桌子,见莫溪桐回过头来高兴的直言:“好一个莫溪枫,今日我就和你结拜为兄弟以后……”

听到这,莫溪桐眉毛一挑,直接打断:“你想得美你。这个你就别想了”

“呦,你还不愿意了,怎么我还配不上你啊!”纳兰烨笑着问她。莫溪桐回头看着大街上越来越近的人,当看清后,不免舒展眉头一笑。

坐在前头高头大马上的人,黑了很多,人精神了很多,健硕的身体身穿盔甲,还是一样的浓眉大眼,一样的薄薄的唇,显得性感又薄情。

代明凯感觉有人在看自己,抬头看向‘星月楼’的二楼,却没有见到人,

纳兰烨见莫溪桐一直没说话:“莫溪枫你到是说话啊!”

回过头直接一口喝掉杯中的酒,起身:“本少爷可不喜欢兄弟结天下,还是一个不带脑袋的兄弟,太麻烦。一切按以前的办,有事走了!”

纳兰烨被她站起来唬了一下,接着被说了一通,然后看着‘莫溪枫’走了下去,直接气笑了:“嘿,我还成没脑子的了”

他的人直接走进来:“主,怎么了”纳兰烨看着‘莫溪枫’走的方向问:“你说要是这小子是个女人多好,老子直接抢回部落里,当老子的女人”

楼下紫玉见莫溪桐下来直接走过去:“少爷,怎么早就好了?”

莫溪桐直接向向外面走去:“走,回家,一会有贵客到访!”紫玉一脸呆愣:“啊!”

刚刚换上女装,莫溪枫带着小斯便来叫人了,看她都收拾好自己了,便打趣:“哟,看样子你是知道了!”

“我在街上看见了,明凯哥回来我自然不可缺席。”她一脸笑意。

“不用了,刚刚来宝已经早早赶到了,代明凯要先去拜见皇上,然后回家,这一搞时间就晚了,说明日辰时在他的‘竹苑’聚!”莫溪枫拦住她

莫溪桐这才反应过来,语气带着懊恼:“我都忘了,他救驾有功,皇上亲自召回,肯定要先进宫的,好吧,那就明天聚吧!这样的话哥你去忙自己的吧。”

莫溪枫看着她回屋才收敛笑意转身才吩咐身边的人:“常青,你去看着丞相府,有事通知我”

丞相府内,因为代明凯的归来又被封为正二品的护军统领,所以府内张灯结彩,一府喜气洋洋的。然而却被今晚主角割破这喜悦:“爹,你说什么!”代明凯激动的站起来一脸的不可置信。

代康看着激动的儿子,缓缓的放下筷子,冷静的看着代明凯:“我说莫溪桐已经被皇上下旨嫁给佑王,下月初六完婚。”

代明凯脑袋一片空白,喃喃自语:“不可能,不可能。”然后看向坐在她母亲身边的妹妹代明珠:“明珠,这是爹骗我的。”

代明珠看她母亲一眼后说:“哥哥,这是真的,下月初六沅沅就出嫁了,沅沅也同意了。”

他听后直接向门外冲去,代康站起来:“给我拦住他!”十几个家丁一起上都被代明凯甩开,“反了反了,给我抓住他!”代康气的胸口上下起伏

“娘,你干什么,快放下!”一片混乱中,只听代明珠一声破音的呐喊,代明凯也回过头来,只见自己的母亲把刀横在脖子上,丝丝阴红留了下来:“娘~”

“你这是干什么!”身为宰相的代康见自己的发妻这样,也是为之一震。

代夫人直直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不仅老泪纵横:“代明凯,你今天走出去我就死在这里。”

代明凯不敢轻举妄动,嘴唇颤抖着,声音哽咽:“娘,你为什么……你不是也喜欢沅沅的吗,为什么……你为什么也要逼我!”

代康立马叫人用绳子捆住代明凯,丞相夫人见代明凯不反抗被捆好后才放下刀子,走到儿子面前。

  用手紧紧的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明凯,你为了她已经离家四年了,如今她被皇上赐婚,这是皇上赐婚啊,娘求求你不要做傻事啊,你难道想要我们一家为了一个莫溪桐陪葬吗?”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