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佑王妃上门帮夫求娶
A+ A-

  “原来太子打的是这个主意,莫天雄刚被立为一品大将军,统领皇宫十万禁军。而众所皆知莫天雄很是疼爱这小女儿,若是太子求娶成功的话,那莫家的势力归谁就不言而喻啊!”羽琉看向傅佑樘“王爷,这可如何是好,要真是这样那太子势力就更大了”

“那我们也去求娶”温柔的女声介入,一身素雅百皱裙白衣的唐婉萍跟提着食盒的丫鬟款款而来。

“见过王妃!”

  傅佑樘停下转动扳指的动作:“你们下去吧!”

“是!”

唐婉萍把食盒里的汤品拿出来:“王爷这是我亲手做的鸡汤,你尝尝!”傅佑樘并未接过,用手揉着头:“莫天雄的小女儿一直未曾露过面,长什么样也不清楚。而且莫家一家都对这女儿倍加爱护,岂是说娶便娶得的。”

以前莫天雄就不肯让自己的女儿做妾侍,现在做了一品大将军又怎么会让自己女儿做别人的妾侍!

唐婉萍见傅佑樘并无心吃食,便把碗放在一旁的桌案上。回过头来,正好看见傅佑樘手上被自己掐出的伤口,担忧的惊呼:“王爷,你这是怎么弄的,怎么会受伤了!”

  唐婉萍紧张的蹲在了他的面前,拉住他的手。抽出袖口的丝巾轻轻的给他包扎,心中了然,试探着问道:“是不是在皇宫伤得,难道皇上他又……”

傅佑樘把手抽了回来,显然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本王没事!不必担心!”

  见他不愿意说,唐婉萍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王爷,这莫家的女儿是非娶不可,太子应该就是给一个侍妾的身份,否则不会不上书皇上,那么我们就用王妃的位置来换,我就不信……”

“不行!”唐婉萍还未说完便被傅佑樘严厉的打断了:“本王说过你未曾犯错那么你就一直是我的王妃,任何人不能撼动。”

唐婉萍看着微怒的他,内心感动不已:“王爷有这份心就让妾身去死都毫无怨言!”说可是她不愿他落后于太子,被太子欺辱:“但是王爷您要是出事了,我又拿着王妃的头衔有什么用!”

他有些烦躁的看着她,郑重的说:“本王是男人,我不说顶天立地,至少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受罪,所以这事不可再提。好了,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她沉思一会弯腰:“是!”转身向门外走去,傅佑樘见她走出去才回到案桌前。唐婉萍与丫鬟叶子路径姹紫嫣红的花园里时停下了脚步,

“王妃,怎么了,可是忘了什么东西?”

唐婉萍脸上一片毅然:“叶子叫人准备礼品,要上好的,我要去拜访莫家的二姑娘。”

叶子一脸诧异的看着她,虽不解但立马下去安排。

木架子搭建而成的亭子里,上空的木条上缠满了葡萄枝,垂掉下一串串晶莹的葡萄,阳光透过枝叶间斑驳的洒下来,让葡萄闪闪发光。亭子里躺椅上一身穿翠绿衣衫的少女,一字肩的翠绿啰衫露出白皙小巧的肩部。

宽大的广袖垂落与塌下,随风轻轻摇摆,一头乌黑的秀发一丝未束一些洒在胸前,一些垫在背后,白皙的小脸一脸安睡,手中握着的书本被风吹动翻页到一半又被握着的小手阻挡回去,犹如精灵一样的存在,即使睡着了也在肆意的绽放着美丽。

唐婉萍有些木然的看着前面的画面。端着酸梅汤回来的紫玉见到唐婉萍后,本想叫醒莫溪桐,唐婉萍摇摇手阻止了。可是睡着的莫溪桐可能是闻着酸梅汤的味了,缓缓的睁开了眼。

  待眼里的迷茫散尽,见紫玉示意后头,便坐起身向后头望去。一身云髻雾鬟,斜插银色发簪,镶钻的银色流苏,闪闪发光。青黛娥眉,明眸流眄,玉指芊芊,细腰雪肤,周身气度风韵皆有。

莫溪桐下榻穿上步履,缓步上前:“您是?”

“放肆,见到佑王妃还不行礼!”叶子在一旁低声警告。

莫溪桐听见是佑王妃后,心里就大概猜到了,她礼仪周全的行礼:“臣女见过佑王妃。”

唐婉萍亲自起身搀扶起她:“妹妹无需多礼,来这边坐!”听她一声妹妹,莫溪桐微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头。

唐婉萍打量端坐着的她,不由感叹:“妹妹真是生了一副好相貌,怪不得莫将军视你如宝啊!”

“小女子一介臣女,佑王妃贵为皇亲国戚,王妃这声妹妹,臣女实在担当不起!您还是叫臣女溪桐吧!”唐婉萍知道此行必定有所阻拦,

所以脸色只是僵了一下又一脸悦色:“即将嫁入皇家的女子,怕是本宫喊声妹妹也是僭越了,毕竟谁也不清楚当太子看见妹妹这花容月貌会不会为了妹妹求得一个太子妃之位.”

闻言她笑了一下:“佑王妃说笑了,溪桐怎敢寄望于太子妃之位,且皇家岂是我这等粗鄙之女肖想的,溪桐亦高攀不上。”

唐婉萍不置一词,脸上挂着公式化的笑容,伸手抬起桌上的茶,用盖子轻轻的挥动上面的茶叶:“天下之大莫非王土,这天下都是皇家的,无论是人还是物只要是皇家看中的,不管你是什么,在那一刻你就是配的起的。”

她收敛笑意低头摸着手腕上的红色手串的珠子,对于佑王妃的话,竟不予回答,一旁的紫玉不由担忧,气氛一时间凝结。

一身深蓝色正服的莫尹氏赶来:“臣妇莫尹氏见过佑王妃”(已经嫁人的要先说夫姓)

唐婉萍知道这也是来阻拦自己的:“将军夫人不必多礼,快快请坐!”

“谢佑王妃!”莫尹氏起身后看向莫溪桐:“沅沅你这像什么样子,披头散发的,还不赶紧去梳洗”

唐婉萍在莫溪桐还未出声应答时边说:“看着妹妹这头秀丽的长发,我真是十分喜爱,这样吧,我与妹妹一起,帮妹妹梳头,不知妹妹是否愿意给我这个薄面呢!”

“佑王妃,这万万不可啊!小女她……”

“本宫再与溪桐说话!”莫尹氏还未说完唐婉萍便略带怒意的打断她,然后一脸亲切的说道:“还望将军夫人别视本宫为洪水猛兽,本宫也不过是喜爱溪桐罢了!”

“呵呵……”她话刚说完莫溪桐便笑了起来,佑王妃回头笑盈盈的看着莫溪桐:“妹妹这是笑什么呢?”

莫溪桐并未回答,她直接起身走到母亲身边,搀扶莫尹氏坐到自己的位子上,莫尹氏坐下后用力抓了一下莫溪桐的手,

她看着自家母亲担忧的眼睛,轻轻的拍了母亲的手,让她安心,站起身笑盈盈的看向唐婉萍:“能得佑王妃的喜爱,是臣女的福气,既然这样,那就劳烦佑王妃了,请!”

唐婉萍这才心满意足起身走到莫溪桐身边拉住她的手:“一起!”

她笑着礼貌的抽回手:“臣女怎敢与王妃并肩而行,这不合礼数!”说着向后退了半步,唐婉萍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二人屏退所有人,进入莫溪桐的闺房。

莫溪桐随手拉过梳妆台上的一条丝带把一头青丝绑在身后,回身很自觉的给坐在小桌边的王妃到了一杯热茶:“这里没有别人,王妃有什么话就请直说吧!”

唐婉萍看着清丽的莫家小女淡定的样子,更加坚定了要为自家王爷求娶的决心,而且这样的女子不应该与太子那等人匹配:“本宫想你也清楚本宫这次来的目的,佑王是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妹妹不妨考虑一二!”

随手端起自己的茶喝一口:“臣女只是一介女流,太子要娶,我又有什么资格说话呢?就像王妃说的皇家看中的人,无论是谁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唐婉萍有些尴尬:“那到也不是,皇家的人自然有皇家的人管,现在敢与太子的势力相比的就只有佑王了,如果妹妹肯嫁与佑王那么……”

还不等她说完莫溪桐便打断了她:“佑王妃,你这话莫不是诓骗溪桐,臣女虽然不才,但是我想应该没有人不知道谁更得势!”

“放肆!”唐婉萍愤怒的一拍桌子,上面的茶水都倾泻出来,她胸口上下起伏,莫溪桐只是低头看了一眼倾倒的茶具,便不再言语。

静默一会后唐婉萍冷静下来:“是,你说的没错,皇上是喜爱太子,现如今太子的势力也是越来越大,如果你是想要做太子妃或者更高的位置,那太子是个不错的人选!”

言毕却不见莫溪桐有反应。便继续说道:“本宫身为王妃亲自来给王爷求娶,便可以知道王爷处事绝不是薄情寡信之人,否则我身为发妻也不会给自己的丈夫……”

“佑王妃!”不等她说完莫溪桐一边给她的杯中续满茶水,一边打断了她:“我并不想了解您和佑王如何的鹣鲽情深!您也不想与我多费口舌,您不妨直说我如果嫁与佑王会得到什么比嫁给太子更好的待遇或者条件吗?”

说完莫溪桐一脸笑意的看着唐婉萍,唐婉萍也盯着她,半响轻笑出声:“由本宫来说不如由你自己提,毕竟现在你才是最重要的。本宫能办到的一定答应。”有条件就是有希望。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