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是福是祸
A+ A-

窗外的风吹动的明黄色帷幔身姿摇曳。白玉铺造的浴池边靠着一男子,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他闭着眼,享受着温热的水抚慰疲惫的身躯。‘吱’正红朱漆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身着蓝色宦官服饰的小太监步伐轻盈的走入室内。立于男子身后穿紫红色服饰的人弯腰恭敬的向后退去,哪怕浴池内的男子并未回头。

片刻后紫红衣衫男子回到浴池边:“禀皇上,刚才传来消息莫将军已经无大碍了。”当朝天子傅奕云缓缓睁开双目,幽深的眼眸里看不出任何情绪:“苏三全你说说这莫天雄吧!”

“是”苏三全起身走近皇上,给皇上揉捏肩部:“这莫天雄是一个武夫,年近四十才升至卫将军一职,为人到是刚直爽快,做事到不似龌龊小人。不过家中长子却是个经商的,所以一直以来莫家算是家境良好。”

傅奕云抬起一旁的酒杯一饮而尽,起身:“备纸墨!”苏三全立马起身一旁拿起衣物。

月色朦胧,像一层纱笼罩着整个毓华都,倚在窗边的少女有一张鹅蛋脸,脸上的小鼻子秀气的微微泛红,有点肉嘟嘟的小嘴抿着,弯弯的柳眉担忧的皱着,圆圆的眼睛里满是担忧。

“哎呀,这是怎么了,什么事让我家沅沅如此伤神啊?”身着一袭红衣的莫溪枫爬上自家妹子的小阁楼看见窗边游神的女孩,他高高绾着冠发在身后随着走路而摆动。

见他一脸的轻松,莫溪桐有些无奈又忧心的说道:“我说哥哥你可真是心大啊!”

懒散的躺上一旁的躺椅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抖动着:“沅沅这话说的,我不是一直都心胸宽广吗!”

她实在没眼看他,转身看着窗外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树叶:“就怕树欲静而风不止”他对此没什么太大感觉,拿过桌上的苹果咬一口:“要来的挡不住,要走的你留不下,再说老爹救了皇帝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啊,说不定就加官进爵了呢!”

转身坐到躺椅旁的小桌边,她伤神道:“我还就怕这个。”

他侧头一边吃一边看着自家妹子,身着浅蓝色衣裙,细腰以白色云带约束,显得不盈一握。细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小巧的双肩后,万千烦恼丝只用一支精巧细致的梅簪绾起,黛眉开娇横远岫,绿鬓淳浓染春烟,自有一股巫山云雾般的灵气,一双水汪汪的圆圆眼睛莹亮如雪,小巧的朱唇显得性感魅人。

看着亭亭玉立的莫溪桐,他也不由得忧愁:“沅沅啊,你得听哥的赶紧找个如意郎君定下亲事!”

莫溪桐闻言轻蹙眉头:“现在还未知道事态会如何,这些就先放一边吧!明日我要出门,你需得陪我走一趟,可以的话带上你那个神医朋友!”

“看来沅沅你又有新的财路了!”闻言莫溪枫一脸笑意,她只是倒茶细细慢品,未置一词。

“谁能想我莫家所有生意皆是二八年华的莫家二小姐莫溪桐所做呢,将来你要是嫁人了,我可什么办呢?”

“你要是把你放在那些女人身上的心放在这上面,那还有我的事,不过要是我真的嫁人了,无论如何你都得管理好这一切!”她挑眉说道。

“啧,天晚了,我回去睡了!”他不耐烦的起身走人。

紫玉见大少爷溜之大吉,不由笑了起来“小姐,每次你一说这个,大少爷就会马上走人。”

“哥哥这性子也是没办法了,只盼以后有个强势的嫂嫂能让我这风流的哥哥收心了!”

闻言紫玉看着自家小姐,试探的问道:“那要如何强势的姑爷才能让小姐遗落芳心呢?”

“嗯!”转头带着鼻音想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起身向床榻走去,紫玉也走向床榻,准备铺床等事宜……

热闹的毓华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莫溪枫身形欣长,穿着一件白色云翔符蝠纹劲装,腰间系着犀角带,缀着一枚红玉佩,一脸嫌弃的看着身侧的人:“你今天怎想的做这一身打扮,也忒有损我的形象了。”

只见他身侧之人一身棕色麻布衣加身脸上黑黢黢的,下巴周围还有一圈浓黑的大胡子,整个一个邋遢大汉的样子,大汉粗狂的张开嘴,用手一脸享受的从左到右爱抚一圈自己下巴上的一圈胡子。

莫溪枫一脸忍无可忍的看着他:“莫溪桐你适可而止啊,你真当你是糙汉子啊!”她斜了他一眼:“我如此打扮是为你好,你得感激我。”

“什么?感激你什么?”

“你看看四周的女人都在看你,有我的陪衬你得多出众啊!”

莫溪枫看着这些女人的怪异的眼光,太阳穴突突直跳动,怒了:“你一个大糙老爷们紧紧拉着我的手臂,她们能不看我吗?”

莫溪枫在前面敲门,她看着前面简陋的农舍,上面只有一块扁,上书‘路坊’,路边的作坊,有意思!

‘吱、’木质的门从里面打开,一位衣着得体的小丫鬟从里面出来,见是认识的人,立马笑靥满面:“莫公子!快请进!”

“灵子你家抠门少爷呢?”

“你是上门拜访还是上门找茬啊!”灵子还没回话,一身白衣的沈青绝便站在院子里说道。

他一见自己要找的人在里面赶紧带着莫溪桐进去,嬉皮笑脸的赔罪:“哎呀怎得这样生分呢,我是给你送昨日的酬劳滴!不过你今日再帮我一个忙,和我们去一个地方,回来立马给你,双倍奉上!”不给沈青绝说话,莫溪枫一口气把要说的话说完。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表示自己说的是真话的滑稽面孔,在看着他身边的糙汉子,微微敛下眼,防止自己不为人知的感情被人看穿:“好。”

“额……”莫溪枫本来准备一堆的说辞,谁知道他竟然一口就答应了,有些许诧异:“怎么容易!”沈清绝给他一个不悦的眼神:“你何时说的事情我有拒绝过!”他摸摸头连说也是。

路上莫溪桐的身份已经和沈青绝说明,并说明此次目的,毓华都城外十里有一个村落盛产药材,一直以来都是每家每户的零售,这次就是想看看药材的质地,如果可以的话,就一举收购,所以就要劳烦沈青绝了,虽然有点大材小用。

莫溪枫看着前方的一片林子,五官纠结在一起拒绝进入:“溪桐,要这么赶吗?”她点点头就向前走去,沈青绝摸出三个香囊:“你们戴着这个,驱蚊虫的。”

她意味深长的看着沈清绝,笑着接过:“谢谢沈大哥!”

外面炎热的天气在这茂密的树林里就感觉不到了,光线细细密密的穿透树叶斜射下来,林中鸟叫声不绝。

“救命……放开我!”在这满是树木的地方听见叫救命可不是好事

莫溪桐往发出声音的地方走去:“过去看看吧!”

三人闻声而去,只见在这茂密的树林里有二个男人压住一个女子,哪怕女子拼命挣扎,衣衫还是被扯坏了,她见状示意莫溪枫救人:“哥!”莫溪枫冲出去,直接抬脚横扫二人,二人从女孩身上滚落一旁,两男子惊慌的看着他们。

莫溪桐向女孩走去想安抚女孩,可是见到莫溪桐的样子,女孩更是惊恐的向后退去,她疑惑挑眉,她已然忘了现在是何模样了,吓到人家也是正常的。

沈青绝直接把外衫脱下扔给女子,女子一边穿好衣物一边怯生生的看着他们,地上的两人见三人放松警惕悄悄拿起身边的砍刀:“小心”沈青绝低声警告莫溪枫。

莫溪枫拔出腰间软剑一挥,地上的女孩一声惊叫:“啊……”

那男人还未靠近便被一剑封喉,同时心脏有一枚暗器插入,拿着砍刀的男人口吐鲜血缓缓倒下,他的同伴见状,赶紧一路逃跑。

三人都看向一个方向,他们都看见刚才那枚暗器就是从那边飞过来的,莫溪枫提着沾血的剑看向暗器飞来方向:“是哪位朋友,可否出来一见!”

从远及近看见淡淡的白色人影和蓝色的人影。一头黑亮的发披散在身后,只用白玉的簪子在一半的地方扣起,额前垂落几缕发丝被风吹散,英挺的剑眉斜飞在锐利的黑眸上,淡粉削薄的唇微微勾着,身材修长有力。

一件玄色的直襟长袍,垂感很好,看的出来衣服的材质应该是极好,腰束玄色祥云纹的腰带,其上只挂了一块玉质极佳的白玉,形状看似粗糙却古朴沉郁。他身后跟着一位身穿蓝色服饰的,头发全部高挽于头顶,有着一张娃娃脸,可眼里的凌厉却不是和脸一样可爱,看样子刚才就是他射出的暗器了。

莫溪枫看清来人后,有些诧异:“佑王!草民叩见佑王”说着就要跪下行礼,

莫溪桐和沈青绝闻言一惊,佑王见他们要行礼,语气淡然的说道:“不必多礼”莫溪枫立马站直还未下跪的腿,谁会没事想跪啊:“刚才多谢佑王相助。”

他客气的勾勾嘴角,口气中有些欣赏之意:“以你的身手,本王并没有帮到什么,不过你怎知本王身份!”后面一句话带着危险。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