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春宫图册
A+ A-

第19章:春宫图册

  三人用完午膳,白曛瑶也该出宫了。

  虽说她有郡主的身份,但毕竟不是宫中正儿八经的主子,现在又是外臣之妇,过了午时不走已是不妥。

  幸得皇上宠爱白箬轻,体恤两人姐妹情深,又加之许久未见,难免很是想念,便也不在意这些繁规了。

  白箬轻让春琴将包好的阳羡雪芽交与冬羽收着吧依依不舍道:“姐姐怀有身孕,期间定要记得好好保重身子,万不能再像平日里那样操劳。”

  白曛瑶笑着应了,便离开了祈云殿,缓步行至中门,坐上了进宫时的那顶软锦小轿,往宫外走去。

  白箬轻站在祈云殿外面,望着姐姐聘聘婷婷的背影逐渐远去在眼眸中,心里一时有些落寞。

  她隐隐觉得这偌大的皇宫,越来越显得冷清了。

  后宫里的女子互相争斗着,为了滔滔权势,为了皇上的宠爱,穷其一生,哪怕是付出自己的性命,也不愿就此埋没。

  其实有时候,仔细想想,平庸度日又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

  “娘娘,皇上说让您送完郡主后去书房伴君。”春琴轻声出言,提醒着正在伫立着发呆的白箬轻。

  “嗯,走吧”白箬轻悠悠转过身去,往书房行去。

  秦俞正站在案前和一边身子微弓,立在一旁眼眸轻垂,讨巧笑着侍候君王的太监总管说着什么。

  清俊的面庞漾着一抹温润笑意,眉目清晰俊朗,挺拔的身躯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色便衣,就那么站着,便好看的像是从水墨画里走出的人儿似的。

  “皇上在看书?”白箬轻莲步轻移,走到秦俞身旁问道。

  “朕在看画,十分有趣的画。”秦俞促狭的笑道。

  白箬轻一时没反应过来,问的很是认真:“是哪位大家的手笔,让皇上这般欣赏,竟看得如此投入。”

  邹悬见状,颇为识趣的笑笑,见缝插针的找了个恰当的缘由告退道:“奴婢去给皇上和娘娘沏茶。”

  秦俞笑骂道:“就你心思精,论看眼色的功夫,怕是狐狸都及不上你。”

  “嘿嘿嘿,皇上谬赞了。”邹悬眼皮微耷,憨厚的笑道,神色一派恭敬。

  “去吧,别在这碍眼了”秦俞冲他摆了摆手,让他赶紧出去。

  白箬轻默默不语的看着邹悬离去,心里仍然有些疑惑。

  秦俞揽着她的腰身,坐在书案后的宽大椅子上,将手中的图册递给她,悠悠说道:“朕觉得爱妃你在此事上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不必再勤加努力,以求精通了。”

  白箬轻好奇的翻开图册,谁知刚翻开,便看见一对相拥的男女。

  她连忙合上图册,小脸变得通红一片,言语间也有些磕巴:“皇上,皇上您,您怎么可以看这些污秽之书,还骗着臣妾一起看,真真羞死人了。”

  秦俞看着白箬轻面颊通红的艳丽面容,笑的格外狡猾:“如何,这画册可好看,爱妃可爱看?”

  “臣妾可不爱看这些,皇上您自己看吧。”白箬轻捏着袖角,嗔怒的说道。

  今日异常热,秦俞的额角隐隐沁出了几缕细汗,但白箬轻却并未发觉。

  “你身子凉沁沁的,夏季拥着你,都不用设冰鉴了。”秦俞将手伸入她宽大的衣衫里,解着她的小衣系带,他掌心的体温烫的白箬轻下意识的微微躲避着。

  可明明是如此轻浮的举动,被他如此气定神闲的做出来,反而有种风流的意味。

  果然皮囊太好的人,做什么都这么有迷惑性吗?

  白箬轻默默在心里哀叹,自己也许真是中了他的情毒,那毒在她心底缠绵,早已渗透脏腑,侵入骨髓,要想解毒,就得重塑肉身,脱胎换骨,将那药石无医的心脏摘了,方能解去。

  “这青天白日的,陛下能否收敛些。”白箬轻按住秦俞越来越过分的手掌,无奈道。

  “朕做什么了?”秦俞捏了捏她的手指,星眸轻抬,一脸正经的看着她问道,语气竟然十分无辜。

  白箬轻连忙收回目光,也不再看他,脑中回想起昨天晚上,他将她按在床榻上,目光凶狠的动作着,像是要把她生吞入腹似的。

  “陛下一天天的,愈发不正经了,臣妾,羞于启齿。”白箬轻转过脸去,那些令人羞耻的话,在舌尖百转千回,终是没能说出口。

  “朕如何不正经了,朕觉得后宫绵延子嗣,关乎千秋社稷,是再正经不过的事了,爱妃难道不觉得。”秦俞端着架子,义正言辞的说道,手里动作却一点也没停。

  白箬轻心里默默骂着秦俞这个伪君子,信口胡说,净拿一些歪理来搪塞作弄她。

  他就知道她脑袋愚笨,口才不好,说不过他,没事便拿她逗乐子,解闷。

  “什么话都让陛下说了,臣妾脑袋蠢笨,也没有什么口才,哪敢随便与陛下论理啊,臣妾没有异议,皇上您是九五至尊,自然说什么都是对的。”白箬轻故意轻嘲淡讽的说着,对着秦俞的面孔上,挂着轻描淡写般的微笑。

  秦俞闻言亦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目光中带着些肆意露骨的暧昧,让他那如出世谪仙般的面容,沾染了些邪气,像自落成妖的堕仙,追寻着嗜血情欲,引诱着她与他一起万劫不复。

  白箬轻有些惊慌的看着他的脸,不知不觉眼神也被他勾的有些发直。

  “爱妃说的话让朕很是高兴,朕看你并不愚笨,明明如此冰雪聪明,仅凭这寥寥数语,就让朕想与你再更加深入的交谈一番。”

  秦俞话音刚落,便不容拒绝的将衣衫半褪的白箬轻抱在怀里,横行无忌。

  那模样,那姿态,像极了市井里拦路劫色的流氓头子,哪里还有身为一国之君的自持。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