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把柄在手
A+ A-

  白曛瑶无奈的笑了起来,看着白箬轻的眼睛满是宠溺,她牵过她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他刚刚还在动呢,你一碰,他竟老实了。”

  白箬轻笑了笑,用心感受着姐姐身体里的小生命,那轻微的跳动,让她眼睛有些酸涩。

  若是她也能怀上孩子,她是不是也会和姐姐一样喜悦?

  不,不会的,她冷漠决绝的阻止着自己的妄想。

  如果她怀了秦俞的骨血,那事成之后,也便不能全身而退了,因为他是绝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流落在外,更不会允许他孩子的生母在外面任意妄为,即使她保证自己纵然离去,也一定恪守本分,但按他的脾性,也不会就这么放她离去。

  况且,按例来说,这宫里的皇子都会在皇后膝下教养,言玉枝一向看她不顺眼,若非要把自己的孩子交给那人,她又怎能安心。

  而他,之前也说过,自己这个低贱的舞姬之女,不配为他诞下子嗣。

  白箬轻依旧甜蜜的笑着,桃花似的眸子熠熠生辉:“姐姐的孩子,以后一定会是容貌绝佳,人中龙凤般的人物,姐姐能否让妹妹沾个光,为孩子起个小名?”  

  白曛瑶闻言,不由得想起了白箬轻和赵沉的旧情,于是有些迟疑的问道:“这倒是无妨,只是还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你怎么突然想起要给他起乳名?”

  因为她可能一生都不会拥有自己的子嗣了,若能当长姐孩子的起名之母,看着他慢慢长大,也算是一种宽慰了吧。

  白箬轻像小时候一样,轻轻扯着白曛瑶的衣袖撒娇道:“哪有什么缘由,不过是赶上了,姐姐你就同意吧,妹妹虽才疏学浅,但是起个乳名的能力还是有的,姐姐。”

  白曛瑶被她这番稚气的模样逗的忍俊不禁,心里却觉得,她是对赵沉旧情未了,所以才想着给这还未出世的孩子起乳名。

  想想因为自己,而令两人不得不分开的事情,她心里就愧疚万分,故而柔声道:“好吧,那你取吧,不过是起个乳名,又不是什么顶要紧的事,你竟如此在意。”

  白箬轻得逞的笑了起来,言语间满是心愿被满足的欢欣。

  她低头思索了会儿,若有所思道:“叫玉青可好,男娃女娃都适用,希望他温润如玉,品性坚韧。”

  白曛瑶笑了笑:“玉青?玉青,你如今倒真是读了些书的人,名字也起的格外好听。”

  栖凤宫里。

  言玉枝刚拟好皇上出宫所需的各项事宜,那厢,尹蓉儿就过来请安来了。

  她穿了一身鹅黄色的绮罗夏裙,上面绣着繁复的花纹,一改往日的奢华与艳丽,看着倒是清亮了许多。

  看来她也知道自己是什么货色了,再如何模仿也不像那人,天生的风流妩媚,一举一动都是万种风情。

  言玉枝思及此,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丝帕,冷冽睨视着来人:“怎么,又要本宫给你出主意固宠吗?”

  尹蓉儿讨好的笑道:“平日承蒙姐姐关照了,妹妹知道姐姐忌惮祈云殿里的那位,近日得知一件妙事,与那位牵连甚深,故特来告知姐姐。”

  “说来听听,到底有什么妙处,让你知道了。”言玉枝兴趣缺缺的拨弄着腕子上色泽柔润的玛瑙玉珠手镯。

  “前天,臣妾的贴身侍女萃双去御花园采花,在一个草丛边,发现祈云殿里的一个二等宫女,正在小心翼翼的埋着什么物件,神神秘秘的很是古怪,待到她走了之后,绿萝便将那东西偷偷挖了出来,姐姐你可知,绿萝挖出了什么?”

  言玉枝看着向自己低声叙说着此事的尹蓉儿,心里有些怪异,也难免有些好奇的问道:“挖出来什么了?”

  尹蓉儿不怀好意的勾起唇角,娇俏的杏眸里闪过一抹狠辣:“那是一对写着皇上和您的生辰八字的布偶。”

  言玉枝瞥了她一眼,抿了口茶,不以为意道:“你的意思是说,静妃正在宫里对皇上和本宫实施巫蛊之术?”

  尹蓉儿望着坐在上首,雍容华贵的女人,语气急切道:“此事关乎皇后娘娘您和皇上陛下的圣体安康,不容忽视,还望娘娘彻查祈云殿。”

  言玉枝听完她的一番言论,心里隐隐觉得此事并不简单,她虽身体病弱,待下不严,但性子却谨慎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手下的人有什么异状,她怎么可能会忽视至此。

  且不说,皇上对她恩宠不绝,她没有做这些事的动机。

  单是看,平日除了自己故意找茬拿她出气,其他再大点的错处,都从未在她寻到过,如今她身上却能扯出,这足够诛杀九族的巫蛊之术,就让她觉得甚是古怪。

  “就凭着你的心腹侍婢的这些一面之词,就让本宫大动干戈的去搜查陛下宠妃的宫殿,若是查出什么了,那就是皆大欢喜,若是没查到,本宫当如何自处,毕竟在面上,本宫可与她是打小的密友呢。”言玉枝眼眸微眯,峨眉轻蹙,略有些踌躇的看着尹蓉儿说道,仿佛十分为难的的模样。

  尹蓉儿勉强的维持着面上的巧笑,眼眸暗沉沉的说道:“若娘娘实在为难,对外就说臣妾得知此事之后,百般央求娘娘,而您为了皇上龙体,和六宫清净,所以才不顾姐妹之情,将她伏法。”

  言玉枝闻言,唇角微微勾起一抹温婉的笑意:“我竟不知道静妃妹妹如此厌恶我与陛下,不惜施下巫蛊之术,也要置我们于死地,真是让人寒心呐,亏得我与皇上对她关照颇多,甚是喜爱,不料她竟如此包藏祸心。”

  尹蓉儿看她惺惺作态的模样,一阵恶寒,鸡皮疙瘩都要立起来了:“娘娘莫要伤心,白眼狼又如何能喂的熟呢?”

  言玉枝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似的,端庄自持的用手帕轻轻遮着脸颊,笑得愉悦:“呵呵呵,呵呵,几日不见,蓉儿你说话越发有趣了。”

  尹蓉儿赔笑道:“以前臣妾愚钝,近来得了姐姐的指教,自然不能同往日相提并论了。”

  “呵呵,那明日宫会上,本宫就看你如何表现了。”言玉枝赞许道。

  “请娘娘放心,臣妾定不会让娘娘失望。”尹蓉儿定定的回道,娇俏可人的面孔,微微狰狞。

  言玉枝婷婷袅袅的走下凤位,行至尹蓉儿面前,拉过她戴着指纱的素手,褪下腕子上的玛瑙玉竹手镯,为她佩上:“事成之后,本宫定会让你得偿所愿,而你父亲在尚书之位上,待了许多年了,也该是往上升了,对吧?”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