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宫外来信
A+ A-

第十一章:宫外来信  

  红豆哽咽道:“圆子本就温驯,如今也已经是一只到了迟暮之年的老猫了,平时就是不小心踩到它,它也只是哀叫着跑开,不会再像在府里那样炸毛,怎么还会无缘无故的伤人呢。此事颇为古怪,但是蓉妃娘娘手伤成了那个模样,奴婢也不敢随意猜忌,不过话已至此,相信事情到底如何,大小姐心里应该也能大致明了。”

  白曛瑶冷哼道:“尹蓉儿那个人一向包藏祸心,凭我对她的了解,此事十有八九是她故意为之。”

  红豆微叹:“唉~只希望大小姐您下次进宫时,能多劝劝小姐。在这宫中若只是一味忍耐,是忍耐不完的。必要时,还是要有些手段。”

  白曛瑶轻轻颔首:“只是苦了你了,今后有何打算?”

  红豆笑了笑:“奴婢要去扬州,小姐一直想去扬州看看,但是她已为皇妃,扬州又靠近北燕,此生怕是很如愿,因此奴婢今后想代娘娘去那里生活,也算是帮她了了这一心愿。”

  “这样也好。”白曛瑶说着将手里的金银细软递与红豆:“你且收好,这些金银足够你在那里安顿下来了,妹妹那里你不必担心,我既然知道了这些事情,便必不会甘心让她这样任人摆布。”

  红豆眼含热泪,扑通一声跪在她了面前:“大小姐与将军对奴婢的恩情,奴婢此生不敢忘却,只恨自己无用,不能为将军和您做些什么,但今后若是您有事情吩咐,奴婢定刀山火海,不负所托。”

  白曛瑶欣慰的扶起红豆:“不必如此,你明天就要启程南下了,我今夜过来,只是想知道箬轻的真实处境和一些旧事罢了。夜深了,我不宜在此久留,只是我来这里找你之事,你需保密。”

  红豆慎重的点了点头:“奴婢明白。”

  出了皇嗣之事以后,后宫便平和了许多。

  秦俞近日也不再天天跑去祈云殿了,白箬轻反倒觉得轻松了许多。

  天气渐暖,杏林小筑里的杏花已经差不多都凋谢了。

  紫云和春琴将枝头那些还在苦苦挣扎着绽放的花朵,尽数摘下,用井水清洗干净了,拿到了白箬轻面前。

  春琴疑惑道:“娘娘准备用这些花瓣做什么呀?”

  紫云没说话,表情一如既往,但那双清澈晶莹的眼睛却止不住的望着白箬轻,也显出了几分好奇的神色来。

  白箬轻转了转眼珠,笑得一脸高深莫测:“想知道?”

  春琴二人用力的点了点头:“想知道。”

  “好,那你俩就先把这些花瓣洗干净,然后用石臼细细的研磨成汁。”白箬轻笑着眨了眨眼睛,神神秘秘的说道。

  两人闻言只好作罢,强忍着好奇心,去磨花汁去了。

  春光明媚,祈云殿里那口古井旁的合欢树也抽出了嫩芽,绿莹莹的甚是可爱,井水的周围,是去年白箬轻和红豆一起播撒的清明花种子,如今也颤巍巍的开出了娇小的嫩黄色花瓣来,一片一片的围在青石所垒的井周,竟有种古朴娴静的雅致意境。

  紫云站在花丛边,缓缓的将已经盛满水的木桶拉至井沿。

  突然耳边听到一阵轻响,她放下木桶,抬头望了望空旷无人的四周。

  冷冷道:“师兄,出来吧,别藏了,小心你误了将军的事,回去还要领罚。”

  紫玉闻言撇了撇嘴,面上一派狡黠:“师妹你真无趣,一看见我就是一脸冷淡的模样,难不成是因为我幼时抢你糖吃,让你到如今了还记恨着?”

  紫云不理他的调笑,仍是一副冷淡的模样,双眼略带烦躁的看着一身禁军打扮的来人:“将军派师兄来干什么,可有信件?”

  紫玉笑着摇了摇头,从衣襟里掏出一封信:“你就不会对我尊敬点,我好歹也是你的师兄呢。”

  紫云表情依旧,默默的接过信件塞进袖中,也不看他,提起木桶便往花厅方向走:“信送到了,你回去吧。”

  紫玉看着紫云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弯下腰在她刚刚立着的花丛里摘了一朵嫩黄色的小花,放在手心中细细端详着,脸上洋溢着的是一抹无奈而宠溺的微笑:“这丫头,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还在闹别扭。”

  紫云将水桶放到春琴跟前,然后淡淡说道:“春琴,水放在这里了,方才娘娘说,让我挑完水去里面找她。”

  春琴不疑有他,仍卖力的研磨着霞红色的杏花花瓣:“嗯嗯,那你赶紧去吧,这里有我呢,别让娘娘等急了。”

  紫云刚刚踏进寝殿,便看见白箬轻拿着缫丝,放进盛着杏花汁液的白玉小盒子里,于是疑惑的问道:“娘娘这是在做什么?”

  白箬轻笑了笑,盖上雕刻着兰花的白玉盒盖,温声道:“做胭脂呀,这法子是我前几天在一本杂书上看到的,说是有美容养颜,使肌肤光洁白皙之效。反正最近无趣,我便想试着做一下,等做成了就赏你和春琴几盒,如何?”

  紫云闻言,清澈的眸子突然放光,竟变得比方才更加明亮了:“奴婢多谢娘娘赏赐。”

  白箬轻看她这样欣喜的模样,心里也被惹的有些愉悦,望着紫云展颜笑道:“你既如此喜欢,那便再好不过了。”

  白箬轻今日穿着一件绯红色绣海棠花的春衣,外面罩着同式样的罗衫,衬得她原本冷艳的五官,魅惑逼人。

  紫云看着她的笑容,此番言语又突然闯进耳中,心里猛地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咬了一下,不疼,却像是中毒了似的,麻酥酥的。

  因此她冷白的面颊不禁有些绯红,手脚一时也有些慌乱,只得垂着脑袋,将信呈至身前,磕巴着说道:“娘...娘娘,方..方才将军府的人来送信了。”

  白箬轻放下手中的胭脂盒,接过信件。

  信不长,信中这样写道:红豆身上的伤疗养好了,现在已经动身去往了扬州,我途中派了护卫,定会一路平安的将她送至彼地,你不必担忧。朝堂之上有我与岳父做你的后盾,你且在宫中好好为自己绸缪,不用担心后顾之忧。其余的我再帮不了你什么,只能在宫外默默守护着,仅望你在宫里一切安好。

  紫云看着白箬轻盯着信件,眉目间略带忧愁的模样,心里有些奇怪:“娘娘,您要不要给将军回信?”

  白箬轻默默将信放进暖炉中焚毁,思索了会儿,面上有些踌躇,却又忍不住轻声叹息道:“唉~你去给我拿纸笔来吧。”

  紫云麻利的将纸笔铺放妥当,然后静静的立在一旁磨墨。

  白箬轻素手芊芊,轻执笔墨,如此写道:多谢将军相助,将军如此不计后果的帮助我,着实让我感激。但是将军,少年不知情,空起诺言,只不过是一时冲动,热血沸腾的痴情错付之举。如今,你已成家立业,我亦深处宫墙高院。我们已经各有各的归宿,不该再沉溺于过往的情谊中。长姐容颜绝世,性情温和,乃是良配,还望将军能摆脱旧日宿情,珍惜眼前才是正理。

  白箬轻将信封好,放进一枚小荷包里,递与紫云:“你拿去给他吧。”

  紫云看着眉眼郁然的白箬轻,心里不由得也有些难受,嘴唇微动,想说些什么,但终究只是淡淡行礼道:“奴婢遵命。”

  ??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