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暗卫紫云
A+ A-

第六章:暗卫紫云

  她慢悠悠的往花厅方向走,头上坠着珠玉流苏的步摇轻轻的在耳边晃荡着,滢滢作响:“这种事情我又何曾惧过,只是我不惧她们嫉妒,也不惧她们在暗地里做些小动作,我只是怀疑皇上的谋算......”

  是不是跟父亲和赵将军有莫大的联系。

  春琴听不太懂,随声附和道:“娘娘有皇上护着呢,就是上次蓉妃娘娘的手被伤成了那样,娘娘您不也逢凶化吉了。”

  想起那件事,白箬轻目光有些黯然,转开了话头问道:“赵将军那里可有回音?”

  春琴扶着白箬轻坐在花厅里的软凳上:“除了去送信的那天晚上,因着皇上罚您禁足的旨意还未传出去,奴婢侥幸出去了一趟,后来就再也不曾有过机会走出殿外去了。”

  白箬轻叹了口气,想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正是早春二月,杏花盛开之时。花厅里虽不至于如屋外那般凉风习习,但是由于白箬轻身体的缘故,而且此地又没有暖炉,因此不免有些冷意。

  春琴见状,忙吩咐在花厅外间侍候着的紫云,去寝宫将白箬轻的银狐大氅和鎏金手炉取了来。

  花厅里不知是谁折了几枝红梅摆在了白瓷瓶里养着,冰枝嫩绿,疏影清雅,隐隐有梅香扑面袭来,令人心醉。

  但是宫里的梅花尽在陇梅园里生着,看这梅花开的还如此鲜艳,定是这两天刚折来的,不过陇梅园离这祈云殿也不算很近,谁能如此厉害在这层层看管之中还能溜出去折几枝梅花回来赏玩。

  “这几枝梅花是谁折来放这儿的?”白箬轻若有所思的问道。

  

  春琴把紫云刚取来的鎏金手炉塞进白箬轻手中,又为她披上那厚重的大氅,笑吟吟道:“许是紫云折来放这的,毕竟花厅归她管辖。”

  白箬轻用冰凉的双手捂着暖烘烘的手炉,温声笑道:“她整理的倒是挺不错的,不过,我怎么没听说过祈云殿有她这个人?”

  春琴解释道:“紫云是正月十四,内务府拨来的,一同来的还有几个洒扫庭除的小婢子。娘娘那个时候因被皇后以不尊宫会之由,在雪地里罚跪罚了两个时辰。致使体内寒气郁结,膝盖受冻,病情更加严重,红豆姐姐看您身子难受的紧?所以这些杂事就没有惊动您,全由她代您处理了。”

  白箬轻心下思索了几番,轻声笑道:“红豆心细,既然能让她这个新来的丫头管理这偌大的花厅,那肯定是这丫头能力出众,机敏聪慧了,这么想来,我也想看看这个名唤紫云的丫头是个什么模样。”

  春琴得了吩咐,立刻出去唤了紫云进来。

  先前正瞧着天色暗沉,现在果然淅淅沥沥下起了细雨,雨丝伴着微风拂过枝繁花盛的杏树枝,落下一地的霞红色花瓣,看的人徒生悲凉。

  白箬轻浑身酸痛,便慵懒的靠在了软榻上,听着外间雨打花枝的声音,瞧着跟在春琴身后步履轻巧的宫女,神色淡漠。

  “奴婢紫云,参见静妃娘娘。”紫云垂着脑袋,恭敬的向白箬轻行礼道。

  白箬轻没什么表情,淡淡道:“起来吧。”

  “是。”紫云得了话,便站了起来,沉默的立在一旁。

  白箬轻以袖遮口,轻轻咳了几声,然后看向听见她咳嗽便一脸担忧的春琴笑道:“无妨,只是不爱喝,也喝不惯这花厅里的阳羡茶,春琴,你还是去煮一壶茉莉花茶来吧。”

  春琴闻言,担忧的神色也舒展了开来,笑道:“也就娘娘会如此说,阳羡茶可是皇上最爱喝的茶了,宫里也就皇后娘娘和您这里有,您还这般嫌弃。”

  白箬轻笑了笑:“让你干点活,都不够你贫嘴的,还不快去拿。”

  春琴闻言,应了一声,便笑着去寝殿那边煮茶去了。

  白箬轻不爱那么多侍婢跟前跟后,所以春琴一走,这花厅便剩下了她和紫云两人。

  白箬轻看着悄然立在一旁的紫云悠悠问道:“你是谁派来的?”

  紫云闻言并未惊讶,标致的五官冷肃的有些麻木,她垂首,恭敬的回道:“奴婢先前的主子让我回您一句诗,说您听了就知道了。”

  白箬轻疑道:“何诗?”

  紫云抬起头来,看向白箬轻,淡淡回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白箬轻听见这句诗,不由面色微变,心下复杂。

  她至今还能记得赵沉当时对她说起这句诗时,向她暗示的求婚之意。

  那时北燕来犯,他即将要随他父亲去南方镇守边陲。临行前,托表妹言玉枝约她至丞相府辞别。

  当时年少,还不知情为何物。

  他轻轻执起她的手,在那个桃花肆意绽放的季节缓缓说道:“箬轻,今年年底你就要行及笄礼了。可是,我明日就要和父亲去镇守边疆,此次一别,怕是没有一年半载再难相见,若是...若是...我说...”

  白箬轻看着耳朵通红,言语含糊的赵沉,笑的粲然:“赵沉哥哥是怕到时敌不过燕军,回来之后被我取笑吗?”

  赵沉闻言苦笑,捻起落在她头上的桃花瓣,温柔的凝视着她的眸子说道:“诗经里有句诗说,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箬轻,等以后桃花开时,你愿意陪我一起赏花吗?”

  只是赏花而已,白箬轻当时不疑有他,便没心没肺的满口答应了。后来的某一天,她和长姐白曛瑶一起去后院采桃花做胭脂时,突然想起了这句诗,便附庸风雅的卖弄着念了出来。

  长姐那时听了连连笑她不知羞,说她还未行及笄礼,就想着出嫁的事了。

  而她听了长姐的话,才终于明白赵沉临行前和她说的那几句诗,原是是述说古时女子出嫁时的满心希冀,以及大婚之后的幸福景象,而他的那番话,其实是委婉的向她求婚的意思。

  待她终于明白其中关节之后,再想起赵沉时,心里就有些怪怪的,然后莫名的开始在意起他来。

  她那时,日日盼望着他能早日骑马归来迎娶她进府,她那时痴痴的以为,那就是话本子里说的思慕一人。

  后来,也是一个桃花肆意的季节,他凯旋而归,成了京城里炙手可热的少年将军。她欢喜的以为他会来向她提亲,日日在府等候,可是等来的却是他十里红妆,娶了名满京城,国色天香的长姐。

  从此她心灰意冷,和他断绝了所有往来,他之前送给她的礼物,也统统拿去扔了,或是让奴婢们拿去变卖了,眼不见为净。

  后来在她和还是宁王的秦俞订婚之后,她才终于找到了她的真正思慕之人--秦俞。

  她也渐渐明白了自己此前并不是思慕赵沉,只是当时太年少,她还不懂事,仅仅因赵沉的一番情话便扰乱了心弦罢了。

  于是,当她把这些事情想通了之后,两人才又开始有了一些交集。

  

 

    ?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