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家里进了小偷
A+ A-

秦舒是野惯了的,一开始十分的不理解,家嘛,乱一点才温馨啊,因此也就不做这些事,但是禁不住她妈一天三次的唠叨,她妈年轻的时候在工厂里打工伤到了耳朵,嗓门特别大,一着急就飙高音,秦舒家在八楼,有时候坐着电梯到了七楼就能听见她妈的狮子吼,因此为了不被邻居投诉也想保留点面子,更是为了自己的耳朵着想,秦舒只好认命地按照她妈的要求打理屋子,经过一段时间的“驯化”,秦舒惊讶地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每天拖地、抖床单,见不得光洁的地板上有脏东西,东西乱了也忍不住想要收拾好,简直就是她妈的翻版。

送走了王婶,秦舒也准备洗澡了,水早就烧好了,秦舒瞅着外面下的密密麻麻的鹅毛大雪忍不住想哭,她真的好怀念前世啊,又有浴霸又有热水器,哪像这里,洗个澡就跟打仗一样痛苦,她真倒霉,怎么就穿越了。

可是再冷秦舒也要洗澡,不仅是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更是因为如果今天不洗,过两天化雪了更冷!

在农村长大的,秦舒知道冬天脱光衣服洗澡的痛,好在这间“浴室”够小够保暖,秦舒在里面的桶里放满了热水,在厨房等了一小会后才进去洗澡。

只是被热水浸泡的地方温暖熨贴,露出的头却是凉飕飕的,秦舒想了一会突然福临心至,想着带着浴桶进空间洗澡,空间里四季如春,岂不是美滋滋?

根据以往的经验,秦舒一下子成功了,

秦舒蹲坐在浴桶里感动的快哭了,空间太好用了,她真是幸福的穿越者。

此时空间的地里已经冒出了一些绿芽,秦舒擦干身上的水,披上衣服想辨认出来都是那些菜苗。

只是这些苗都太小了,除了水稻她一个都认不出来,不过这些都是外面的种子,不受农场的等级限制,不然自己现在只能种一级和二级的蔬菜,只有两种萝卜,大白菜,水稻和小麦。

说起来小麦,秦舒还挺喜欢吃手擀面条的,厚实的口感混合着香喷喷的汤汁,面粉还可以包饺子,她也只会做这两种面食了,看武林外传里面炒鸡蛋就这白馒头馋的要死,就是不会做,她还是吃大米更多一些。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秦舒无意间撇到角落里的香椿,这才想起来香椿忘了吃,明天的菜有着落了,香椿炒鸡蛋和腊肉汤烩白菜,还有软糯咸香的腊肉,正好明天下大雪自己也没事可以干,把小炉子放到屋子里随吃随拿,美滋滋美滋滋。

手伏在浴桶上,秦舒带着浴桶直接出了空间,突如其来的温差让即使穿戴整齐的秦舒也有些受不住,裹紧了小袄,秦舒吹灭了油灯一鼓作气跑到了卧房。

“啊……”

钻进被窝里的秦舒不禁发出一声痛苦叹息,冰凉的被窝如同她此刻的心情,她本来就怕冷,前世都要买两个电暖宝或者电热毯或者开空调,如今躺在冷冰冰的被窝里,秦舒只觉得腰部以下都没有了知觉。

咬了咬牙,秦舒攒紧被子,心里默念着去了空间,在温暖的空间里躺了一会,秦舒睡意渐浓,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空间太亮了,亮的她睡不着觉!

秦舒快被那种明明困得要死却又睡不着的感觉逼疯了,坐起来气愤地捶打着被子,“农场你为什么不能智能一点?!为什么没有夜间模式啊!”

农场里寂静无声,秦舒发泄出来觉得自己心情好多了,理智回归的她觉得自己刚刚太强人所难了,人家只是个“外逃”的小可怜农场,已经自行进化出了平板电脑,自己还能让它怎样呢?

抓抓脑袋,秦舒感到自己有些无计可施,她前世就十分怕冷,穿越到这个身子身上以为会好点,没想到比之前的自己还要怕冷,如果自己不管不顾出了空间继续睡的话,睡着肯定是能睡着,就是手脚肯定会生冻疮。

秦舒睁着眼躺在被窝里想着办法,突然就想到厨房里的小炉子,如果把小炉子拿到床边,应该就可以睡得着了吧。

刚想动作的秦舒又突然想到,自己现在睡的是原身父母的屋子,比原身睡的屋子大了许多,那个炉子在小屋子里还凑合,想在大屋子里取暖简直是异想天开。

“那就搬到小屋子里去吧。”

秦舒打定主意要到原身的卧房里睡,和病患睡一张床,她的睡姿还可以,又都是小孩子,那张床也挺大的,应该不会挤压到伤患。

说干就干,困得不行的秦舒赶紧穿好衣服到厨房里,又在小炉子里加了两块木头,然后把小炉子从厨房里拿过来,上面的腊肉也没有放下,就在小卧房里慢慢煮着,浓郁的香味慢慢充满整间屋子。

秦舒把窗户稍稍开了个小缝,怕一氧化碳中毒,处理好一切,她蹑手蹑脚地爬上了床,挨着伤患躺下,她压根没把那小孩当成男人,这么点大的小屁孩,又在昏迷着,顶多是个人形取暖器,嗯,不能抱的那种。

紧了紧被角,果然比自己的被窝暖和,汤婆子也很热乎,秦舒怕病人冻着,也没敢动汤婆子,不过现在被窝里的温度已经十分舒适了,秦舒也是困得不行了,闭上眼很快就睡了过去。

只是这一夜却注定的不安稳,秦舒睡的正香,就迷迷糊糊地听到院子里仿佛有什么声音,听起来像是重物坠地。

秦舒立刻惊醒,她想到了白天的罗二柱,刚刚那声会是罗二柱吗?还是屋檐上的积雪?秦舒不敢大意,悄悄起身下了床,从门后面摸到了自己刚穿过来做的木棒,紧紧握在手里,此时外面虽然还在下着大雪,但是由于雪地的反光,秦舒也能模糊视物。

人影先是进了厨房,秦舒能听到厨房锅碗瓢盆的声音,但是很快人影就出来了,朝着堂屋走来,堂屋和两边的卧室相通,秦舒悄悄猫在堂屋大门后面,等着人进来再给他致命一击。

“真香!”

来人似乎并不怕吵醒屋里的人,也没压低声音,说着还大声地抽了抽鼻子,秦舒这才知道这人是被自己的腊肉引过来的。

来人先推了推门,发现是从里面插上的,便用小刀插进两扇门的连接处,慢慢将插销移开。

“吱呀---”

门被推开的声音在寂静的雪夜里十分突兀,那人也仿佛被吓到了,在门口听了会声音才悄悄走进来。

由于背着光,秦舒也没有点灯,并不知道是谁,只是听声音像是个年轻男子,秦舒把呼吸放的更轻,好在她体型小,蹲在大门的拐角处一点都不起眼。

男子先是左右看了看,然后朝秦舒父母的那个屋子走去,秦舒悄悄跟上,在对方弯腰想开门的时候一棍子打了上去!

因为对方弯着腰,因此秦舒这一棍正好打在对方的头上,只是秦舒紧张又是个小女孩,因此力气并不是很大,没有一棍打晕对方。

见对方并没有和自己预料的一样倒下,秦舒赶紧握着棍子又打了上去,这次她半眯着眼一棍接着一棍,全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打下去,把那人打的嗷嗷直叫。

不知是做贼心虚还是被秦舒打懵了,那人也不还手,只是抱着头快速走了出去,秦舒跟了上去想喊人,那人却快速从院子旁的砖石堆上翻出了秦舒家。

见人走了,秦舒才一屁股瘫倒在冰凉的地面上,刚刚真是把她吓坏了,她没想到竟然真的会有小偷过来偷自家的东西,家里的银票她早就放到了空间里,那人翻遍了也找不到,又带着刀,若是自己睡得再死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还真是刺激。”

秦舒拄着棍慢慢站起来,她刚刚被冷风一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是困意却几乎没有了,她其实是个好奇心特别大的女孩子,属于没心没肺的那种,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回想起来却只有胜利的喜悦和刺激。

关好门,再拖来椅子抵住,秦舒躺在依旧温暖的被窝里没了睡意,她看着黑漆漆的屋顶,想着把外面围墙再加高个半米,可惜这里没有玻璃,不然再在上面粘上打碎的玻璃渣,谁也别想翻墙。

赶明个必须养只狗,在院墙旁边给它盖个窝,有生人来了第一时间就能叫出来,自己也好有个警醒

秦舒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小泥炉倒是还有火,腊肉的香味满屋子都是,好在她晚上吃得多,现在也不饿,不然肯定要先吃上一块解解馋。

下这么大的雪,那些笋子不知道会不会被冻死,今天不能把鸡再放出去了,外面天寒地冻的不说,小虫子和野菜也都被埋在雪里,就用白菜剁吧剁吧喂给它们吃,不生蛋就算了,上次收了还有几个,还够再吃一顿的,空间里还有饺子也可以吃几顿的,粮食暂时不缺。

天亮了再去储物房里看看,如果再有些腊货就好了,不知道有没有腌制的酸豆角、辣椒、雪里蕻之类的,如果有的话可以夹点出来搁点油炒炒,有豆油最好,她记得宋朝就有豆油了,这里虽然是架空的,但是应该也会有吧。

如果没有的话那还有点麻烦,猪油香是香,但是总吃猪油也不太健康,而且猪油凝固后会变成白色,看着有些倒胃口,豆油就不会。

“唉……”

秦舒翻了个身,她担心这些干什么,这里的人油水少,给他们豆油和猪油他们当然选择猪油,这里的气候也不知道适不适合大豆和花生大规模种植,小时候奶奶倒是都种过,还种了不少的芝麻,收获后拿到集市上磨成香油,纯天然无公害,一滴就香的不行。

如果这里没人做豆油的话,那自己是不是可以试着做一下?比猪油便宜,也能贴补些油水,就算做出来没人买自己也可以吃,再退一步,如果做不出来豆油,还可以磨豆浆、点豆腐啊。

大豆嫩的时候是毛豆,老了豆杆可以烧火,收获的大豆可以做成各种吃的,全身都是宝。

秦舒美滋滋地想着,今年一定要种点豆子,大豆是什么时候开始种的来着?哎呀不管了,这里肯定有人会种,如果没有那自己在农场里种,反正农场里面啥都可以种。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