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提前换药
A+ A-

秦舒深深吸了一口纯净冷冽的空气,只觉得通体舒畅,她打小就喜欢下雪,喜欢闻下雪的味道,干净,纯粹,因此真的下了雪,她内心里还是欢喜居多。

进了屋,秦舒一眼就看到床上少年有些青紫的嘴唇,这才想起这孩子一个人躺在这里,肯定是冻坏了,放下碗,秦舒将手伸进被窝里,皱起了眉头,被窝里的温度果然十分的低。

快速将药喂好,秦舒开始翻箱倒柜,她记得之前打扫屋子的时候有看到汤婆子,这少年若是没有什么保暖的东西,绝对挨不过这场雪。

好在这个家的日常用品都有,看到两个汤婆子安静地躺在柜子里,秦舒把它们拿了出来,跑到厨房都灌上了热水,接着放在布包里,仔细系好绳带,又跑到屋子里放到小孩被窝里。

脚边放一个,手里放一个,等会再烧点炭放在这里,应该够了。

摸到小孩体温在缓缓上升,秦舒也就松了口气,回到厨房想烧点炭出来,却想起来今天自己没有用大木头烧火,现在灶下也只剩一些树枝,秦舒犯了难,没有炭要怎么取暖。

突然她想到一个办法,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觉得可行后就放弃了烧炭,正好这时饭也煮好了,秦舒先将腊肉取出来切成片,放在碗里后又放入锅里盖上锅盖保温。

接着在切过腊肉的砧板上切菠菜,再快速的将其炒熟,外面下着雪有那么冷,秦舒就猫在厨房里解决了自己的晚餐。

厨房里没有桌椅板凳,秦舒端着饭碗一边吃一边在有些空旷的厨房来来回转悠,打算放置个桌子并两把椅子,不过随后就放弃了,她做起菜来再大的空间都不够施展,况且厨房里都是油烟,对人的健康也不好,还是就这样吧,反正这场雪过后应该也就没有了。

刷好碗,秦舒正准备洗澡,就仿佛听到门外有人在敲门,村子里的人她都不熟,除了王婶就是余婶了。

出了厨房,秦舒惊叹于这雪真是越下越大,已经从盐粒进化成柳絮那么大了,风也带着哨子,吹的刺耳,看来这场雪规模可观。

“叩叩叩。”敲门声再次响起。

“来了来了。”秦舒边走边问,“谁啊?”,手放在门插上没有立即开门,等着外面的人报出家门。

听到秦舒问话,王莲赶紧回答道:“我,你王婶。”

一听是王婶,秦舒立刻开门,这大冷天的可别把王婶冻坏了,“这还下着雪呢,王婶您怎么来了?有什么急事吗?”

“等会再说,我快冻死了,进屋暖和暖和。”

秦舒带上了们快速将王莲带进厨房,顺手把外面的小板凳拿了进去,又拿了条干净的毛巾给王莲,王莲接过薄雪,坐在小泥炉边烤着火。

“还是你这暖和,外面可要冻死人了。”

王莲笑着夸奖秦舒,厨房灯光虽暗,但还是她看到里面的一切都归置的整整齐齐,井井有条,也闻到了秦舒煮的腊肉,心里暗赞秦舒会过日子,比有些懒婆娘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我刚吃完饭呢,王婶您吃了吗?”秦舒递上一碗热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其实她刚刚才整理了一遍,不然也是乱糟糟的。

接过热水,王莲喝了一口,这才缓了过来,这一路走来雪越来越大,她没带伞,身子都冻僵了,“吃过了,你煮腊肉是准备明天吃吗?小炉子不错,也不费柴,还可以提到屋子里取暖。”

“是啊,不过我只剩这一块了,不然还可以呀给王婶您一点带回去吃,小炉子我是用来熬药的,煮汤的,现在正好下雪,吃饭的时候可以围坐在这里吃,暖和。”

秦舒笑着点头,她正有此意,看来王婶和她想一块去了。

“以为下雨,没想到起了风越来越冷竟是下了雪,可惜我下午刚种上的菜籽,估计是活不成了,怕雪下大了路不好走,我就去赵大夫那去问了一下,说是今晚换也可以,我把纱布带来了,你买好药了吗?”

“买好了买好了,在那屋里放着呢,一起去吧。”秦舒想起药还在空间里,赶紧先走一步,到屋子里假装翻找药,其实是趁王莲不注意将药从空间里拿出来。

“舒儿你要不回避一下?”王莲手都打算掀开被子了,却发现秦舒这个丫头正站在一旁聚精会神地看着,一点都没有出去的打算。

被点名的秦舒同学丝毫没有自觉,“没事王婶,这里又没有外人,我学一点,万一以后你和余婶都有事我也能换一下。”

“没事啦王婶,你看他这么小,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呢?求求你啦王婶,说不定我以后也受了伤,也可以给自己绑一下。”

秦舒软着声音撒着娇,她的确想学一下那个打结的方式,因为那个蝴蝶结又平整又对称,和甄嬛传里的槿汐姑姑打的一模一样。

王莲赶紧点了点秦舒的脑门,佯装不喜的说道:“小孩子家不许说胡话,什么受伤不受伤的,净是胡说。”

王莲也没真用劲,秦舒知道这里的人都迷信的很,王莲只是用这种方式表达她对自己的爱。

“童言无忌啦,王婶你快上药啊?”秦舒一边甜甜的笑着,一边继续催促着王莲,她还是没有把自己的身份转换过来。

只是王莲是不可能让她看到没有血缘至亲的男子的身体的,更何况是年龄相近的,因此不管秦舒如何撒娇卖萌都没有用,还是被“无情”地赶了出来。

被赶了出来的秦舒望着那扇被关紧的房门无奈地耸了耸肩,好吧,不看就不看,以后找机会再让王婶教自己,王婶也太小心了,这里又没有别人。

没过多久王莲就走了出来,看厨房还亮着灯就拐了进去,秦舒这会正在看肉熟没熟,一根筷子插进肉里还有些费劲,明天应该就好了。

“舒儿,我换好药了,就先走了,过两天再过来。”王莲进了厨房关上门,也不坐下就站在门边,笑盈盈地看着秦舒说着。

秦舒连忙回头,“王婶你这就回去啦?不再坐一会吗?”

“不了,家里还有一堆事呢,等雪停了再过来看你啊。”王莲说着就要开门出去,被秦舒一把拉住。

“王婶你等等,这把伞你先拿着,现在雪大着呢。”秦舒从角落里拿出一把伞塞到王莲手里,又从另一个角落里吃力地抱出两颗白菜,“王婶你拿着回家吃,我今天赶集买的。”

王莲看秦舒那摇摇摆摆的样子,赶紧放下伞接住,白菜她不是没见过,只是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大的还是头一次见。

“舒儿你留着自己吃啊,婶不缺菜。”王莲一边说一边就要放下白菜。

秦舒赶紧阻止,大白菜空间里还有好多呢,她一个人哪里吃得完。

“王婶你就拿着吧,我还有呢,今天赶集的时候买了好几颗,是外乡人拉过来卖的,特便宜。”秦舒边说边笑,像是捡到了大漏,“我买了五颗,才五文钱!你看,这么大呢。”

“您就拿着吧,要不是下了雪我就亲自送给您和余婶了,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您拿回去当汤里的配菜也好,炒着吃也好,都行。”

秦舒说话也没闲着,从厨房的架子上抽出来一个布袋子,将白菜放进去,方便王莲提回家,“给,您就拿着吧。”

见秦舒说的恳切有道理,王莲也就没有再推拒,邻里之间送点菜吃也正常,下次过来的时候顺便把自家菜园里的菜送点给舒儿吧。

看王莲收下了,秦舒是真的高兴,小跑着帮她开了门,这会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秦舒担心路不好走想找个灯笼给王莲,却被王莲拒绝了。

“舒儿没事,村里的路我天天走,早就熟悉了,不用再费事了。”王莲不想再麻烦秦舒了。

秦舒却关了门让王莲等等,这下着大雪又看不见路的,万一出了事她可要愧疚死了,不管王莲怎么劝说都没用,还是拿出了一个灯笼,之前她打扫屋子的时候看到了,这个家里蜡烛也不缺,打火石也很多,灯笼也有好几个,因此秦舒很快就准备齐全。

“王婶您看,这样就清楚多了。”

秦舒把灯笼递给王莲,虽然比不上前世的手电筒,但是照亮前面的路还是可以的,况且打灯笼也可以防止摸黑的人撞到王婶。

王莲只好接了过来,的确是比摸黑走路好多了,摆摆手让秦舒回去,她感受着沉甸甸的白菜,心里想着下次再还回来,顺带给舒儿做两身衣裳,这场雪过后天气就暖和了,该换春衣了。

一阵风吹过来,王莲拢了拢胸前的衣服,想起自己在屋子里看到的,嘴角带笑,“舒儿倒是稳妥,也知道灌个汤婆子,小小年纪,倒是料理家事的好手。”

这边王莲的夸奖秦舒却是一点都不知道,她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干家务活,和奶奶在一起生活的时候也多是奶奶打扫屋子,做家务事的,但是自从跟了妈妈后就变了,秦舒的妈妈有强迫症,还特别爱干净,屋子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一天一拖地,三天一抹窗,一有灰尘就大扫除,最爱的味道是84消毒水的气味,床单连个褶都不能有,书桌、窗台、床头柜,放置的东西都有讲究,想挪动一下都必须经过她的同意。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