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收拾罗二柱
A+ A-

罗二柱怎么会容忍秦舒逃开,在后面紧追不舍,秦舒年纪小腿又短,手里还带着东西,没跑两步就被罗二柱追上扑倒。

罗二柱死死压住身下的秦舒,左手按住秦舒乱动的双腿,右手恶心地抚摸着秦舒的脸蛋,把秦舒气得半死。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长得还挺好看的呢,乖乖别出声,让哥哥好好疼疼你……”罗二柱一边说着一边就要用他那张臭气熏天的大嘴去亲秦舒。

秦舒哪能如他的意,一张嘴就喊了出来:“救命啊,救命啊……”,边喊边挣扎,奈何罗二柱力气比她大,她动了半天也只是挣脱了一条腿出来。

罗二柱也不阻拦,阴险一笑,“你叫啊,把大家叫来看你躺在我身下的样子,我就说你勾引我,你以后就只能跟我了。”

秦舒立刻住了声,心里恨死了这万恶的封建社会,对女子太过苛刻,她现在没了父母,若是被发现如此躺在罗二柱的身下,就算大家知道是罗二柱逼迫,也不会为了没爹没娘的孩子而得罪了同一个村里的人。

就如同罗二柱之前的那个妻子一样,即使王婶和余婶心疼自己,但是女子的名节最为重要,说不得最后自己只能逃跑。

难道自己今天就要让这个猥琐男得逞了吗?!不,她不甘心!秦舒恨恨地瞪着身上的罗二柱,想立刻进入空间,但是当着罗二柱的面前突然消失,脱身倒是能脱身,只是自己突然恢复神智,又凭空消失,万一被当成妖孽抓起来就玩脱了,家里还有个病号要照顾,自己若是被抓起来,他必死无疑。

罗二柱见秦舒不说话,以为她妥协了,淫笑着便要扒她的衣裳,正好把秦舒的双手空了出来,秦舒冷笑一声,右手一把捏住了罗二柱的--命根子!

“嗷!”罗二柱嚎了一声,立刻就松开了秦舒,双膝跪地,表情痛苦地捂着下体,指着秦舒结结巴巴说不出来话。

秦舒站起来,冷着脸一脚将罗二柱踹倒在地,她刚刚是下了死手的,即使一个小女孩没有什么力气,但是那里本就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只需轻轻一捏,就可让男人痛不欲生,何况秦舒用了全身的力气。

慢腾腾扣好衣服,秦舒只觉得被罗二柱碰过的地方无比恶心,等会回家肯定要好好洗一洗,再冷也要洗。

“罗二柱……”秦舒用鞋尖拨开罗二柱捂着裆部的手,再狠狠辗了下去,“你是不是以为我无父无母很好欺负?我家的房子和田也轮的到你来肖想?!”

清冷的声音听在罗二柱的耳中犹如索命的厉鬼,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在秦舒这个小丫头身上着了道,强忍下体爆炸的痛苦,罗二柱充满恨意的目光直直锁定在秦舒身上,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

秦舒也不在意,脚尖用力,轻轻一转,罗二柱立刻蜷起身子,犹如被煮熟的虾子,正好和他涨成猪肝色的脸相得益彰。

满意地听着罗二柱充满痛苦的哀嚎,秦舒这才松开脚,“以后别把主意打在我身上,这次就是个教训,下次,我可不会再放过你。”

秦舒说完捡起自己的东西就离开了,留下罗二柱一个人在野地里吹冷风,她料定罗二柱不敢将这件事说出去,自己下手不轻,有可能他这辈子都无法人道,作为一个男人,他是怎么都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

若是他豁开一切说了出去,那也是他对自己有不轨之心在先,自己只是正当防卫,若是那时候自己捡回来的少年醒了那自己就离开这里,或者进空间躲着,留下足够的钱给那个少年,救人救到底,自己也不是那种不管不顾的人。

罗二柱在野地里捂着肚子蜷缩了许久才慢慢缓过来劲,只是那处依旧痛苦万分,缓缓站起来死死盯着秦舒家的方向,双目血红,滔天的恨意从中溢出。

“秦舒,你最好祈祷不要被我抓住……”

未尽的话语消散在越来越烈的北风中,不带一丝温度,犹如暗处嘶嘶吐信的毒蛇,伺机取人性命。

回到家的秦舒第一件事就是烧水,她越想越生气,怎么就被罗二柱给摸了,真是恶心,恶心死了!

点着了火,秦舒又将少年的药坐上,接着拌了盆鸡食,搂着盆到竹林那边唤鸡回来,这天眼看着就黑下来了,鸡在外面不安全。

刚走到鸡圈旁边就听到一阵鸡叫,秦舒抱着盆拐了个弯由着脚走到了鸡圈那里,自家的鸡果然正乖乖待在鸡圈里,一直不少。

看到这么乖巧的鸡,秦舒心中的郁气也消散了不少,将食盆放下,趁那些鸡吃食的时候去鸡窝里看有没有鸡蛋。

秦舒半跪着伸手一摸,里面果然有几枚鸡蛋,她原本只是试试的,小时候自家养的鸡就会回来生蛋,也会在天黑时自己回家。

想到这,秦舒不禁笑了起来,她想起来一件趣事,在她上初二那年的春天,家里走失了一只年轻小母鸡,怎么找都找不到,爷爷奶奶找了三四天,左邻右舍家的鸡圈都看过了,也都没有,由于一直找不到,老两口只能猜测是被黄鼠狼叼走了,或者被车撞死司机见没人顺手拿走了,后来也就没有继续找下去,只是偶尔在说夜话时会可惜这只鸡。

后来某天秦舒下午放了学,刚推开门就看到隔壁的表婶和小表奶都来了自己家,和奶奶一起围坐在一起看着一个鸡笼子,还不时地指指点点,脸上都带着惊讶的笑。

原来是那只小母鸡回来了,并且不是她一只鸡回来的,她还带了九只小鸡崽,据奶奶说是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地回来的,似乎是因为自己独自孵出来了小鸡崽,立了大功。

可笑她当时还觉得太少了,才九只,殊不知一只鸡又要孵蛋又要自己找吃的,还要提防着有黄鼠狼偷蛋,能有九只就不错了。

那时候自己家后面是一大片竹林,竹林后面是一些杂树,其中有三棵三四层楼那么高的桑椹树,那段时间正好是桑椹结果的时候,那只母鸡和一群小鸡应该是吃桑椹活下来的。

秦舒颇有些不好意思,桑椹结果那段时间自己天天去摘回来吃,进出那片林子那么长时间都没发现自家的小母鸡,如果自己知道的话,绝对不抢她们娘几个的口粮。

秦舒站在鸡圈旁回忆着,直到一股冷风将她吹醒,紧了紧小袄,风是越来越大了,秦舒被吹的受不了,拿着鸡蛋便赶紧回了屋。

回到家秦舒就将大门关好,猫着腰钻进了厨房,顺手关上了厨房的门,顿时感到暖和了不少,就是厨房里光线不好,秦舒又点了一盏油灯,只是怎么都比不上前世的电灯,不过也聊胜于无了。

秦舒将鸡蛋放好,系好了围裙开始准备晚饭,本来只准备把剩下的饺子包完,吃顿饺子得了,但是一想到外面有可能下雪她就想留着饺子慢慢吃,这里的雪也不知道大不大,万一特别大,出行困难,那空间里的饺子说不定是自己唯一能吃到的鲜肉了。

“好想回去啊……”秦舒拖着长音,自从她上了高中就再也没遇到过下了雪就不能买肉这种事情,“唉,就当回到了小时候吧。”

秦舒是在农村里长大的,村子比较偏僻,下了大雪积雪深就无法出村去隔壁的镇子上买菜,只能吃自家菜园里的菜。

秦舒拍拍脸打起精神,她记得上次的腊肉好像还没吃完,干脆全煮了,汤还可以烩白菜,或者放切成大块的青萝卜,可以当零食也可以当菜吃,简单方便。

说干就干,秦舒先拿出小炉子和瓦罐,用缸里的水清洗干净放在一旁,接着淘米煮饭,用淘米水将腊肉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然后用水冲一冲,一刀切开,大的那份丢进瓦罐里水煮,小的那份放在米饭锅里蒸熟。

其实她想吃的是煮过腊肉的汤和蒸熟的腊肉,以往奶奶都会将腊肉腊鸭腊鸡一起煮的,那个汤比较好喝,现在自己只有腊肉,也不知道汤的味道怎么样。

瓦罐煮汤估计还要一段时间,蒸腊肉就比较快了,饭熟了它也就熟了,趁这段时间秦舒先把白菜洗净切好,葱姜蒜也切好放在一旁,又将菠菜洗好切段,这时候药已经差不多好了,秦舒就停下手里的活准备喂药。

打开门,一股冷风吹的秦舒下意识地弯腰闭眼,护着怀里的那碗药,稍微习惯了后秦舒睁开眼,竟然真的是下雪了,虽然只是盐粒那样的,但是院子里也积了一层薄薄的白色。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