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罗二柱
A+ A-

安放好蒜头,秦舒拿着锄头到自家菜园子里松土,顺便挖两颗菠菜准备晚上吃,中午还有一些剩下的白菜,加上两颗菠菜,也就够了。

菜园子和前两天没有什么差别,就是杂草有些多,秦舒有些不好意思地放下小竹篮,开始拔除菜地里的杂草。

不过这些杂草有些还可以吃,有些是荠菜,有些是蒲公英,大部分是小鹅菜,剩下的就是稗子和不能吃的,秦舒认识但是说不上来名字的杂草。

菜园子的小池塘看起来水还不错,秦舒边拔草边想着在这个小池塘旁边种上什么树,水杨柳可以种两棵,这样夏天的时候她可以坐在树荫下钓小龙虾,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小龙虾,那玩意好像是近现代才被引进中国的。

那就Pass掉小龙虾,改钓甲鱼,甲鱼应该有的吧,不然谁来辛辛苦苦驮唐僧师徒过河呢。

甲鱼她见别人钓过,用的是特制的甲鱼饵料,臭气熏天还带着腥味,她堂哥就很喜欢钓鱼抓虾,他说钓甲鱼最好是用自然发臭的猪肝,甲鱼别提有多爱吃了,一钓一个准。

想到甲鱼秦舒就流口水,她在大学食堂里吃过红烧甲鱼,好像是承包食堂的阿姨自己家养殖的,虽然贵了点,但是阿姨的手艺真是绝了,肉质细嫩入口即化,酱汁咸鲜可口,有北方菜特有的酱香味,让她一个南方孩子爱不释手,不过这道菜很稀有,需要碰运气才能吃的到。

秦舒自认没有阿姨那么好的手艺,但是有梦想谁都了不起,再好吃的菜也是人做出来的,现在的她虽然技术很菜,但是以后总会进步的,总有一天她会做得出好吃的甲鱼。

“嗳呦。”秦舒拔了一会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我的个老腰啊,才干了这么一点就不行了。”

在秦舒的身后,杂草基本上是没有了,只是距离她从菜园门口到脚下,也不过是三四步路的样子,这工作效率太低了。

把锄头拿过来,秦舒把身后的杂草全扒拉到小池塘里,不然明天一下雨就又活了过来,自己就全白干了。

“其实春天长草很正常啊,不然让它们在冬天生长吗?”秦舒拄着锄头喃喃自语,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丝毫没有发现这只是她为了偷懒而想到的借口。

四下看了看,秦舒这次有选择性地用锄头刨草,荠菜和蒲公英还有小鹅菜留下,剩下的没用的一律挖掉,不过秦舒也没想一天就解决完所有的杂草,只是明天要下雨,春雨她是知道的,缠缠绵绵的下个不停,到时候这菜园子里的杂草肯定会疯长。

这个时代又没有胶鞋,穿着布鞋来拔草她才不干,不过就算有胶鞋她也不会来拔草的,还不如在家里包包饺子,做做吃食,打扫打扫卫生什么的,虽然这里没人陪她,但是她也会自娱自乐。

刨着刨着秦舒看到一位熟客,一株不知道为什么想不开提前发芽的蒿子,秦舒一直这么喊这种植物,更准确的大名她也不知道叫啥。

蹲下身,秦舒轻轻抚摸这株蒿子,这里只有它一个,周围都是小鹅菜还有一些灰灰菜,灰灰菜她还没吃过,听别人说可以吃,但是奶奶一直没给她尝试过,所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吃,打算留着喂鸡吃。

“你还太小了,做不了蒿子粑粑,等你的兄弟姐妹们都长出来了我再把你们都吃了,不用谢我,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嘛。”

秦舒笑的一脸的人畜无害,她还挺喜欢吃蒿子粑粑的,不过得等到三月三才可以,同时节的还有茅草针,绵软微甘的口感是她童年排名第二的零食,第一是大米泡,第三是刺苔。

吃蒿子粑粑需要米粉,这里不知道哪里可以打米粉,糯米粉不行,太黏了,就普通的米粉就好,腊肉自家也有,没有油就蒸着吃,可以不用刷锅了,耶!

秦舒讨厌刷锅,好在现在是春天,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要是冬天,她都不知道她要怎么刷锅,有可能一天都不进厨房,窝在床上绣花,饿了就直接在火上烤两个土豆或番薯吃,简单又方便。

“呵呵……”

秦舒被自己逗笑了,绣花,开什么玩笑,她肯定进空间了,空间四季如春,还有那么多的食物,在里面吃吃喝喝多爽,鬼才在大冬天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烤火,这个时空和她老家的气候很像,都是魔法攻击,烤火也抵御不了的寒冷。

小菜园别看看起来不大,杂草倒是多得不得了,秦舒边拔草边挖野菜,留着晚上给鸡吃,顺便想着从哪里弄来莲藕和鱼苗,在旁边的的池塘里种着,鲤鱼鲫鱼什么的虽然刺多,但是味道不错,鲫鱼熬汤鲫鱼红烧,如果有黄颡鱼就更好了,没刺肉还嫩,简直是梦中的理想鱼种,其他的鱼都应该学学,看看黄颡鱼是怎么进化的,长那么多刺也不嫌丢人。

看了看天,秦舒发觉天色阴沉的有些厉害,风也越来越冷,心里一紧,这破地方不会还会下春雪吧?

顿时没了拔草的心思,秦舒赶紧铲了几颗菠菜放在篮子上面,里面因为装满了野菜显得满满当当,菠菜差点都要掉下来。

转身要走的时候眼角余光瞥见那一块长着小菜苗的地旁搁着一块草毡,害怕下春雪的秦舒把草毡拽过来盖在菜苗上,又搜寻了几块大土块将周围压住,以防被风刮走,菜苗万一被冻死了自己可又得等几天才能吃上新鲜菜了。

“也不知道你们是什么菜。”秦舒用锄头将竹篮高高挑起,抗在肩上边走边喃喃自语,“如果是鸡毛菜就好了,打个鸡蛋就能吃了。”

由于没有钟表,天又黑了下来,秦舒摸不清现在什么时候,只能加快步伐想赶紧回家熬药给那个孩子喝,看这天不像是下雨,倒像是要下雪的节奏。

紧了紧身上的夹袄,秦舒暗自骂了一声鬼天气,春雪也很冷的好不好,她到是没问题啦,可是那个孩子怎么办?又不能挪到空间里,也不知道家里有没有炭,这年头也没个热水袋、电热毯的,冻坏了可就麻烦了。

秦舒着急地想着对策,脚步匆匆,丝毫没有发现小路旁边有个男人在一直看着她,目光猥琐且下流,正是张叶的儿子,罗二柱。

罗二柱是张叶的大儿子,至于为什么叫二柱,是因为他上面本来还有个哥哥,只是不到一岁就夭折驱去世了,张叶心有愧疚,自他生下来后张叶就对这个儿子十分宠爱,把大儿子的爱加倍倾注在他身上,溺爱到要什么就给什么的程度,把一个孩子生生养成个蛮横跋扈的性子。

上梁不正下梁歪,张叶也不是个好人,教出来的罗二柱也不是个好的,整日里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二十多岁了还没个妻子,左右都知道他的情况,前头的那个被他酒后生生打死了,因此没有哪家会把女儿会嫁过来。

这些都是王婶告诉她的,秦舒好奇那个死掉的妻子没娘家人吗?为什么这人打死人了还没被抓起来?

王婶叹了口气,那个女子是逃难过来的,神智也不是很清晰,死了就死了,罗家连夜把人埋了,对外说是上山挖野菜摔死的,人都入土了村长也不好再打扰,也没人替她说话,就这么没了。

秦舒盯着把自己拦下来的男子,脑海中回想着王婶告诉她的关于罗二柱的事情,目光冷漠中带着警觉,左右看了看,今天天冷,这后面也没有什么人,若是罗二柱想干什么,自己绝对逃不了。

“你想干什么?”秦舒还急着回家给病人熬药,见罗二柱把自己拦下来也不说话,一个劲地死盯着自己,心里不禁有些发毛。

罗二柱看着对面防备着自己的小女孩,目光澄澈,双目炯炯有神,看来是真的如大家说的那样不傻了。

想着这丫头家里的几间青砖大瓦房,还有那十亩肥田,自己若是把这个小丫头拿下,这些东西岂不是全归自己了?

这丫头身子倒是干瘪,罗二柱不屑的目光自秦舒头顶扫到脚上,不过这股青涩的味道倒还不赖,上次自己花大价钱给春娘开了苞,那滋味,啧啧。

思及至此,罗二柱不怀好意的看着秦舒,猥琐一笑,“哟,这不是秦家妹妹吗?怎地一个人出来啊?这么冷的天可别冻坏了,快来哥哥怀里暖暖。”

罗二柱说着就要过来搂住秦舒,只要被人看到秦舒和他拉拉扯扯,秦舒的名声就会被毁,到时候就只能和他在一起。

秦舒早就看出来了罗二柱的心思,又怎么会如他所愿,低头一绕就溜到了罗二柱的身后,也不说话,趁罗二柱没缓过神就赶紧狂奔。

她只是一个小丫头,论力气是根本比不过罗二柱的,万一罗二柱想要用强她是怎么都打不过的。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