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初见村长
A+ A-

因为秦舒没有在镇子上耽搁太久,这次回家大概还不到八点,回家先把炉子点着准备熬药。

炉子点好后将昨天泡了一夜的衣服拿出来搓洗,因为上次的事秦舒懒得去池塘那边,就用井水漂洗,这里不像现代有那些洗衣粉、洗衣液什么的,就用了些皂角和草木灰,家里有搓衣板,就那么两件衣服,用井水也很快就洗干净了。

等把衣服晾晒在院子里的竹竿上后,炉子上的药也咕嘟咕嘟冒了泡了,秦舒也不管它,赵大夫说等熬成一碗水的时候才可以,现在还有些早。

又打水将屋子里外都打扫了一遍,这里都是泥土地,很容易积灰,顺手又将厨房水缸里的水也灌满了,秦舒才有时间站在井边抬头看天。

在现代的时候秦舒就很少吃早饭,没课的时候就睡觉,下午再出去兼职,根本就没见过七八点钟的太阳。

但是自从来到了这里,早饭不吃是真的饿,秦舒捂着肚子从小布包里拿出两个包子,这是她回来的路上买的,回来的时候没感受到饿,现在洗完了衣服倒是有些饿了。

包子有些凉,但是味道还不错,她买了一个肉的一个豆腐的,豆腐的里面加了辣椒,吃起来有些辣但是很好吃,肉的那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些凉还是怎么回事,秦舒一口咬下去感觉有些腥,勉强吃了一口后就没再吃,丢在鸡食盆里等会晚上给鸡吃。

拍了拍半饱的肚子,炉子上的药也差不多了,秦舒跟昨天一样喂卧房里的少年喝完药,又取来热水擦了擦他的手和脸,确定没有发热后才安心出去干活。

昨天的骨头汤快喝完了,今天中午肯定是不够了,秦舒收获了昨天种下的水稻、大蒜还有大白菜,准备中午做个酸辣白菜,再喝点骨头汤,下午把剩下的饺子包完,晚上吃饺子。

打好主意,秦舒先煮上米饭,然后闪身进了空间擦看水稻的收成,因为之前一直担心是按粒算的,秦舒都不太敢去仓库查看了。

仓库里的货架上堆着一些蔬菜,秦舒捏了捏大蒜头,是湿润的,她就又想起小时候奶奶给她做的糖蒜,下饭一绝,就是吃完了口气比较大,但是味道没的说。

“糖蒜,糖蒜怎么做的来着。”秦舒手里捏着蒜头,努力回想奶奶做糖蒜的场景,“肯定有糖,盐也不能少,还有啥来着?”

想了半天的秦舒什么都记不起来,以前奶奶给她腌制糖蒜都是等她洗完澡上床后才开始的,只有那个时候她才不会捣乱,也因此秦舒一次都没见过糖蒜[配方。

羞愧地捂着脸,秦舒把大蒜头丢开不再去想这件事,反正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她有的是时间慢慢想。

走到水稻的货架旁,秦舒满意地在心里夸赞农场空间,好歹不是按粒,应该是按株,空间里一粒水稻种子会分化十几棵水稻,一棵水稻会再分裂出十几棵小株,所以一粒水稻可以结好几万粒稻米,吃喝不愁!

秦舒笑的见牙不见眼,这么大的一个惊喜砸在头上,她都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稻米没有脱壳,这里也不知道有没有脱壳机,没有的话……

“哦……怎么可能没有脱壳机,我真是傻了,不然他们吃什么啊。”秦舒自我谴责,是不是穿越了把脑子摔坏了,不然怎么会想这么傻的问题。

不知道离开了空间还能不能有这么好的收成,应该会减产一些,但是应该要比这里的高产吧,之前余婶和她说过,这里的收成只能勉强吃饱,交了赋税后就没多少余粮,听说有些地方过的比他们还惨多了,都吃不上饭。

“等混熟了再给吧,不然就只给余婶王婶,然后走人,以免被当成妖怪抓起来。”秦舒暂时没有动用稻谷的打算,把它们留在空间里,从收获的白菜里拿了颗出来准备做午饭。

因为想着自己的背篓还在野地里,秦舒草草地吃完饭就出门了,一是把背篓找到,而是看看自家的鸡去哪里了,要是找不到自己可就没鸡蛋吃了。

来到昨天捡到小孩的地方,背篓果然还在那边,这里偏僻又难走,除了自己也就没人会来这边了。

将背篓里的柴火扔进空间,秦舒继续去捡了些干树枝就回家了,走到竹林那边终于发现了自己的鸡群,数了数数量它们还都在,在竹林里啄食着小虫子,秦舒这回才放心回了家。

先把柴火放回厨房,秦舒回屋看了下病人,依旧是好好的昏迷着,秦舒又回到这些天睡的屋子里把田契找了出来。

这里的字是繁体字,秦舒也勉强认出来是田契两个字,只是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租田要田契,又不是卖,不过这个疑问等她到了村长家就知道了。

到王婶家,王婶正在屋后种菜,看天说是快下雨了,现在种上好出苗,秦舒站在菜园子里跟在刨坑的王莲说明来意。

“王婶,我把田契带来了,我们去一趟村长家吧。”

“好,舒儿你等我一会,你王叔今天不在家,我把这行种上就跟你去。”王莲笑着和秦舒说着,转头指着地上的布袋子让秦舒挑,“舒儿你看看你需要什么,拿一些回去种上。”

秦舒蹲下来翻看布袋,里面都是种子,不过她认不出来,但是她家大门旁边挂着一些相似的布袋,里面都装有东西,应该是原主的娘留下来的种子,等会回去好好看看,先在空间里种出来看是什么。

“不了王婶,我家也有,我娘之前留下来的,我还没来得及种呢,等待会回去就种一些。”

王莲也把最后一点种上了,又浇了些水,拉着秦舒回家,在路上又和秦舒介绍了那些种子都是什么蔬菜,还告诉了她一些注意事项。

回到家把锄头还有种子放下,王莲就和秦舒去了村长家,秦舒本以为租田会有些麻烦,谁知道村长只在上面写上将这田租给王婶家,年限,租金等等,最后盖上他的印章就完成了。

村长是个中年汉子,大概是当了村长而有些不怒自威,反正还挺能唬得住人,秦舒有点小怕怕他。

“秦舒,你真的不要租金,租限是十年?”

村长赵志远沉着嗓子问霍念,霍念他是见过的,只是都是痴痴傻傻的模样,像现在这样还是第一次见。

不知是老天有眼还是无情,父母走了才突然清醒过来,一个小女孩生活也怪孤苦无依的。

秦舒有些怕怕的点了点头,她就怕这种话少威严的人,她爷爷就是这样的人,之前还打她奶奶,她最怕的就是他了。

这人和大牛长得有些像,估计是他爷爷,村长也是个官,当久了也有官威,和他爷爷一样,让霍念心里有些抵触。

见霍念有些惧怕他,赵志远也不多说,王氏和秦舒的家人他都熟悉,秦舒一个小孩子也的确种不了十亩地,于是就盖了章就让两人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王莲让秦舒趁着现在没事先把菜种种上,看这天怕是今天夜里就会下雨,秦舒想起空间里的饺子皮和饺子馅,本来打算待会回家就包的,但是在这里一下雨就只能待在家里无事可干,还是把饺子留到那时候再包吧。

回到家,秦舒从门边解下那几个布包,里面都是一些褐色的小种子,她想种一些辣椒、西红柿、瓠子、丝瓜,这几种蔬菜是她超爱吃的,丝瓜和毛豆一起炒超级鲜,不知道毛豆是不是现在种植的,她记得毛豆好像不耐寒,现在还是有些冷,过些时候再说吧。

秦舒拿起一包凑到鼻子下面闻闻,嗯,这个味道,秦舒在大脑中仔细分辨,可惜,她什么都想不起来,因为这包种子根本没有味道。

又拿起来余下的几包,都是没有味道的种子,没有气味的种子根本没有灵魂,秦舒为这些没有灵魂的种子默哀,然后拿着这些布包进了空间。

现在她有六块田,手里有五包种子为了不弄混淆,秦舒把布包都放在了种上里面种子的田边,她现在手头没有纸笔,无法做记号,这几个布包都是一种布做成的,连大小都差不多。

还剩了一块田,秦舒种上了水稻,她是主食控,即使只有米饭她也能做蛋炒饭,没有菜可以,但是不能没有米饭。

种子发芽需要时间,秦舒拿了一些大蒜头出来打算种在菜园子里,她不是为了吃蒜头,就是为了蒜叶,她看到家里还有一些腊肉,可以和蒜叶一起炒,空间里的大蒜长得太快,她把握不好时间。

只是新鲜的大蒜头好像并不能直接种植,秦舒拿了个筛匾,把新鲜的蒜头放进去打算风干,打算去去水份然后再种到地里,不过如果能直接发芽的话那就不用费这些事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