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买药
A+ A-

刚喂完鸡没过一会,门外响起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秦舒打开门,原来是王婶的儿子,松山大哥。

“小舒,这包药是我娘让我带给你的,赵大夫说两碗水熬成一碗水,这个药罐子也是赵大夫让我拿给你的。”

松山站在门外,有些局促地说着,他还是第一次和不痴不傻的秦舒说话。

“谢谢你了,松山大哥,这是我的一些心意,你带回去给王婶吧。”秦舒把香椿拿过来递给松山。

“这是什……香椿?!”松山刚想接过来看是什么就敏锐地闻到了香椿的味道,立刻捂着鼻子窜出老远。

“不了,我们家也没人喜欢吃它,小舒你留着自己吃吧,我先走了。”松山说完不等秦舒说话就先跑了,看来是真的受不了香椿的味道。

秦舒无奈地耸耸肩,自言自语,“好吧,那我只好留着自己吃了。”

关好门,秦舒把香椿先搁在一旁,准备等会凉拌一下,和中午剩下的骨头汤一起吃,晚饭就这么吃一顿算了,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熬药。

赵大夫送来的药只是暂时的,明天还要到镇子上去买药,镇子其实离自己家并不远,明天早点出发就好,不用特意再去找牛车了,总是麻烦人家也挺不好意思的,更何况人家是村长,用车的地方肯定很多,自己偶尔一次就好,若是不懂事总是占用,那就太没眼力见了,王婶家也有车但是还要给松山哥说亲呢,自己也不好意思借用。

秦舒坐在炉子边扇着风,小火慢熬,药材在药罐子里散发出独特的味道,她捏着鼻子走远些,心里为床上躺着的少年掬一把同情泪,这玩意闻着就这么苦,喝下去还不把人恶心吐。

可惜自己空间里只有那一亩三分地,若是有灵泉什么的就好了,喝一口药到病除,两口洗经伐髓,三口得道成仙。

秦舒脑补的乐呵呵,不过她也就是yy一下,有这个空间她已经很满足了,比别的穿越女好太多了,如果这少年能留下来陪自己更好,如果他执意要走那也没关系,自己可以讨两只狗一只猫,再喂些家禽,等空间发展起来再把水稻种子分散给这里的人们,让这里的人能够吃饱。

如果是袁爷爷的水稻种子就好了,东方魔稻,只要人民吃得饱,攻略别的国家不是问题。

只是自己穿越的好像是架空朝代,如果是真正的历史朝代,并且自己手里的是东方魔稻,那就算自己被抓起来专门生产粮食也无所谓,只要把能说英语的国家给收了,让她干什么都行,英语是她一生的痛。

为自己的英语默默哀悼一番,熬的药也差不多好了,小心翼翼地将药液倒入碗中,秦舒端着药去了自己的卧房。

床上少年微弱但平稳地呼吸着,秦舒不敢挪动他,其实她还是第一次照顾人,虽然以前看过的电视剧不少,但是真正上手喂药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因为赵大夫说少年多处骨折,秦舒碰都不敢碰,就让他平躺着喝药,秦舒左手捏开他的下巴迫使其张开嘴,右手举着汤匙将药液慢慢渡进去,好在少年挺配合,求生欲较强,在秦舒这么粗鲁的对待下还是乖乖将药都喝完了。

一碗终了,秦舒也松了口气,动作并不温柔地将少年嘴边的药渍擦干净,她本来就不会照顾人,前世朋友们也都是称呼她女汉子,能把药喂完,药还没洒就应该是谢天谢地了。

走回厨房,秦舒本想将香椿凉拌,但是看炉子上的骨头汤都快开了,锅碗瓢盆也已经刷的干干净净,她也懒得再占用碗筷凉拌了,省得还要再动手洗刷。

心安理得的将香椿放回空间,秦舒晚饭就是骨头汤和米饭,吃得很快,因为身上的衣服上沾染了血迹,她得赶紧洗了,等血干了就很难搓干净。

之前就已经烧好了一锅水,秦舒在厨房旁边的小房间里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这里应该是之前就准备好的洗澡房,房间不大,里面有个大浴桶,还有毛巾和木盆,墙上架子上还有一些瓶瓶罐罐,秦舒有记忆,里面装的是洗头用的东西,是些粉末,闻起来还挺好闻。

因为头发太多,秦舒来回跑了好几趟才完全洗干净,好在那个小房间就在厨房边上,自己也是洗完澡才洗的头,不然这样来回的跑动早就感冒了。

洗完头天也完全黑了下来,秦舒坐在院子里看星星,顺便晾干头发,只是在发呆半小时后她实在是无事可干,于是又进空间左摸摸右看看,总算是让头发干了一些,只是发尾还有些湿润,秦舒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了泪珠,不打算管它们了,直接钻进了被窝里睡觉,打定主意下次一定要在中午洗头,再也不在晚上洗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秦舒就醒了,没有钟表秦舒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她能醒过来全靠后院那只公鸡,不过按照小时候的经验,现在应该也就五点多钟。

秦舒打了个哈欠翻身下床,好在昨天睡得早,今天也不是很困,在用凉水洗了把脸后便彻底清醒。

打理好自己,秦舒先拌了些鸡食给那些鸡,之后将关鸡的大门打开,那些鸡果然都一窝蜂地冲了出去,秦舒靠在门边石化,看这野猪出圈的架势,自己的鸡还有回来的可能性吗?

只是放都已经放出去了,自己还要去抓药,秦舒只能先把这件事放在一边,等回来再作打算。

回屋试了试少年的额头,并没有发热,秦舒放下了心,没有发热就好,若是发热可就惨了,有可能是并发感染,这里可没有无菌的地方,一命呜呼都有可能。

乡村的田间小路很是好走,只是一个人有些无聊,空间里的农作物倒是已经能完全收获,但是秦舒并没有管,她准备等回家做饭的时候再采收,不过能拿来消遣的东西只有这一项,秦舒不收获路上也没有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倒是因此走得飞快。

到了镇子上,秦舒直奔药铺,抓药的伙计见秦舒一身的麻孝也没忍心出声喝止她差点闯进后厅的举止,只是悄悄把她拽出来,再告诉她那里是给有钱人看病的地方,不能随意进出,想抓药跟着他就好了。

秦舒低头连连认错,她的确是有些心急了,连药铺的格局都没看清楚就随便闯进去,还好小哥人好没追究,不然自己说不仅抓不成药,还有可能被赶出去。

“好了,你不要再过去了,若是冲撞了那些有钱人,有你的苦头吃了。”伙计和善地和秦舒说着,转身进了柜台后面,“说吧,你想抓什么药。”

秦舒踮着脚把药方递给伙计,伙计按照药方有条不紊地抓着药,秦舒想自己反正有空间,干脆买多一点,也省得自己村子镇子两头跑,她腿受得了鞋子可受不了。

“小哥哥,还有这个,麻烦多拿点,拿半个月的份量,多谢了。”秦舒又递过去一张药方,上面是外敷的药名。

伙计抓药的手一抖,差点配错,一脸震惊地看着秦舒,“小妹妹,这药很贵的,你有那么多钱吗?”

秦舒本来以为一百两银子足够了,但是看着伙计的脸色突然就没了底气,心里突突的,万一这里的药真的很贵,那自己这一百两还够不够哦。

想到这里,秦舒咽了口口水,谨慎开口,“小哥哥,这两种药加起来,半个月的份量需要多少钱啊?”

“这种药,”伙计指了指秦舒一开始递过去的药方,“一包五十文,你一天两包就是一百文,十天就是一两,半个月就是一两五钱。”

“这种金疮药一瓶二两,不知道伤口多不多,多的话也顶多只能用五天,半个月就是三瓶六两银子,加在一起就要七两五钱。”

秦舒舒了一口气,才这点钱,那自己可以先买一个月的了,一个月也才十五两银子,她就不信连吃一个月他还醒不过来。

伙计见秦舒低头不说话以为买不起,便再次询问确认,“小妹妹,这里有些药材是很名贵的,你真的要买吗?”

秦舒将那张一百两的银票抽出来,“要的小哥哥,帮我拿一个月的量。”

伙计赶紧接过银票确认,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大面额的银票,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后又让秦舒在这等着,自己去问问师傅去。

秦舒点头,乖乖在椅子上做好,只是那伙计这一去倒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等了好久都不见人影。

眼看着药铺里的人越来越大,伙计也都陆续来上班,但自己要等的那一个还是不见踪影,就在秦舒等的不耐烦之际,那个伙计终于从里间出来了,气喘吁吁的。原来他刚刚问过师傅后确认是真的,又赶紧从后门去银票上的钱庄兑换了银子回来,想到秦舒一个小孩子,又将其中的五十两换成银票,剩下的三十五两换成十两一个的银锭和五两的散碎银子。

“这是剩余的钱,你在这数数,我去帮你抓药。”伙计拉着秦舒到药铺的角落里将钱迅速给她,她一个小孩子,被人看到拿那么多钱不妥。

秦舒并没有看,她相信这个小伙子,收下钱就放进荷包里,“没事,我相信你,你快点抓药吧,我家里的病人还等着呢。”

伙计也懂一些药理,看那药方也大概知道伤患的伤有多重,只是一个月的量到底是有些多,秦舒一个孩子是拿不回去的,便问她大人在哪里。

“你帮我提到那里,那棵大树下就好,我在那里等着,有人送我回去的。”秦舒在前面带路,走到一个僻静的巷子口,让伙计把药放下。

伙计有些不放心,但是看秦舒信誓旦旦的,估计也错不了,家里的大人应该是买别的东西去了,不然一个小孩子怎么会有一百两的银票呢。

于是他将药包放下,药铺里还有事,他也不宜出来太久。

秦舒这个位置选的很好,巷子接近城口,还有一颗大树遮挡,因为是死路周围也没有人来往,四下瞅瞅,秦舒快速将药都放进空间里,只留下一个空空的布包,那是她留着买调料的。

做好这一切后,秦舒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原本她还打算买些东西就回家,想买些猪油炼制猪油和腌制腊油的,只是刚刚买药就花了不少的时间,家里还有个病人要照顾,况且一个小孩买那么多油肯定会引人怀疑,秦舒就打消了买猪油的念头,什么都没买就回了家。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