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收诊费的赵大夫
A+ A-

很快便到了秦舒家里,赵大夫先是将那人沾满血的上衣都脱光,露出伤痕累累的躯干,上面有大量旧的伤痕,也有还在流血的伤口。

“拿热水来。”赵大夫发话了。

秦舒赶紧回到厨房,拿了个木盆装满热水准备端过去,这时半路接孩子的余芳还有王莲也都赶过来了。

余芳将小虎放下,和秦舒一起走进去,看到床上躺着的少年满身伤口不禁心里一疼,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孩子都是父母的宝贝,怎么活的这样惨。

赵大夫清理少年身上的血污,秦舒也拿着毛巾将少年脸上的血擦拭干净,这时王莲使了个眼色给余芳,余芳悄悄走到秦舒身边,半强硬地接过秦舒正在拧水的毛巾,偏过头示意她先和王莲出去。

秦舒不明所以,一脸懵逼地跟着王莲走了出去,“王婶,怎么了?”

王莲指了指秦舒的衣服,“你看你身上都是血,还不赶紧换一身去,还有,那是个男孩子,男女授受不亲,好在今天只有我和你余婶,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嚼舌头。”

秦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还是在男女大防的古代,对这种事最是看得紧。

秦舒吐了吐舌头,轻轻捏了捏小虎的胖脸蛋,“晚上再换,反正也没人,那也没办法嘛,我也不能见死不救,一条人命呢。”

王莲叹了口气,一想到床上那孩子她就心疼,“我知道你是好心,那孩子一看就是个苦命人,身上那么多的伤口,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秦舒搬了个凳子给王莲在院子里坐,又倒了碗水,“我在那边的缓坡下面发现他的,我的背篓都没顾得上拿,不过里面也就些柴火,我想也没人会拿我的,又急着把他背回来,你看我摔了好几跤呢,这里都破皮了。”

秦舒边说边展示,手肘和膝盖,还有手掌,王莲轻轻一碰都是一阵刺痛。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看他也不是我们村的,这医药费得你自己出了。”王莲在为秦舒以后考虑,若是认识的还好,关键是不认识的,也就没人认领,这钱还是小事,以后住哪里呢。

“暂时就在我家里吧,从山上摔下来肯定骨折了,也不方便挪动,我爹娘之前也留了一笔钱给我,医好他应该绰绰有余的。”

秦舒也仔细考虑过了,她真的不在乎别人怎么说,难道她救人也是错事?等那个孩子醒了,她会尊重他的意愿。

秦舒看王莲就知道她想说什么,因此快她一步先说话,“王婶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爹娘才刚走,我又是个孩子,没什么大事的,更何况他伤的那么重,赵大夫家我也看到了,住他一个都勉勉强强,你刚才也说了不是村里的人,那如果我不收留他,那他就更没有地方可以住了。”

王莲欲言又止,村里有些妇人的嘴是真的碎,她是怕舒儿听到那些混帐话后会生气伤心,更怕坏了名声。

只是舒儿的话也有道理,那可是一条人命,她们也不能就这么坐视不理,罢了罢了,若是那孩子是个心地善良的,就当是给舒儿捡了个童养夫了,她看那孩子瘦归瘦,但是是个有力气的好苗子,捡回来一直养着也熟悉,知根知底以后也好过日子。

秦舒看王莲的脸色不停变化,只是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她真的对那个孩子一点想法都没有,那孩子看起来和大牛差不多大,跟自己以前的小侄子一样,都还是祖国的幼苗,花园里的花朵,实在不是自己的菜。

“也罢,等他醒了让他帮你干活还债,省得你一个人也孤单。”王莲慈爱地望着秦舒,似乎已经预感到他们两人以后成亲的场景了。

王莲一点都不怀疑那孩子醒了后想走,毕竟身上那么多伤痕,这就足以看得出来他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如今逃出来了怎么可能会再回去。

这时余芳也从屋子里出来了,端着一盆血水,秦舒走过去问着情况,余芳摇摇头,面色沉重地将水泼到远远的地方去。

“伤的很重,赵大夫暂时将血止住了,但是能不能醒过来还是要听天由命了。”

余芳说完接着又舀了一盆干净的热水,这时候王莲接过水盆,“你去看着小虎吧,这次我来。”

看着王莲接过木盆走到屋子里,余芳也舒了口气,抱着小虎在院子里和秦舒对面坐着。

“赵大夫说是被利器伤的,伤口都很深还有多处骨折,身子也虚的很,好在你发现的及时,说是再晚一点就是神仙在世也没法子了。”

“那孩子怎么伤的那样重,真不知道他之前是怎么活下来的,你刚刚出来了没看到,他的背后面也全是伤口,手脚都破了皮长了冻疮,一点血色都没了。”

余芳抱着儿子,很害怕小虎以后也会遭遇这种事。

“好可怜啊,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秦舒也叹气,这么点大的孩子在她那顶多初一,正是玩闹的年纪。

“我想先让他在我这养着,他骨折了也不能挪动,更何况还伤得这样重,我爹娘之前也留了有一些钱给我,等他好了帮我干活还债。”

余芳盯着秦舒,这丫头别看年级小小,心里却是个有主意的,既然这么说了应该也是做好了准备,刚刚王莲估计也劝过了,自己再说也改变不了什么。

“只是你想好了,以后肯定会有一些风言风语,你的名节更是会受到影响,这也没关系吗?”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没做过的事任凭别人怎么泼脏水也不会变成真的,让她们说去吧,反正过的是自己的日子,真正喜欢我的不会被这些流言蜚语所击退。”

余芳摸了摸秦舒的头,“你想清楚就好,我和你王婶会按时过来帮你的,他好歹也是一条人命,我们也不能让他袖手旁观,任其自生自灭。。”

“我知道,等他醒了,想走就走,我也不会拦着他,医药费什么的我也不会勉强,爹娘生前就是经常说有能力就帮助别人,我现在有那份力,又正好遇上了,不救他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秦舒此时正栽种他在山上挖到的金银花,就靠在院子旁边,她还插了根竹竿,好让金银花以后攀爬。

说完又把香椿拿出来清洗,打算等会让余婶和王婶带回去,小虎从他娘身上挣脱下来,摇摇晃晃走到秦舒身边,好奇地看着她,秦舒对着小虎做鬼脸,拿出一朵香椿芽让小虎闻,小虎用力闻了一下,顿时皱起了眉毛,整张脸都拧巴在了一起。

秦舒忍笑,看来小虎不喜欢香椿的味道,不过香椿很多人都吃不惯,小虎的反应也是正常。

“舒儿你干什么呢?”余芳也凑近了瞧着。

“我在洗香椿呢,等会你的王婶带回去吃,不过小虎好像不是很喜欢。”秦舒笑着抬头说道。

余芳蹲下来从盆里捡起一个来看,“哦,是这个啊,我们家都不喜欢吃,你等会问问你王婶吧,不过我猜她也不爱吃,味儿太冲了。”

秦舒拿了个干净的小筐,把香椿放进去沥干水,“我还挺喜欢吃的,和鸡蛋一起炒着吃,或者和豆腐还有窝菜凉拌,都很好吃。”

余芳点头,有些诧异,“你刚刚说的那些你娘都做给你吃过吗?真是会做菜,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是啊,我娘以前经常做给我吃,您不是不喜欢吃嘛,不喜欢也就不会花功夫去研究了。”

两人正说着,赵大夫从里面走出来了,后面跟着端着水的王莲,秦舒赶紧过去接过水倒了。

“暂时止了血,但是还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他多处骨折,不宜挪动,暂时就在这里吧,这是药方,你先跟我到我那抓一剂药先喝下去,然后明天去镇子上按照药方抓药,三碗水煮到一碗水,每天早晚两次。这里是外敷的药名,你也去买了来,敷在他的伤口处,纱布两天一换,将伤口擦拭干净后再敷上新的药粉。”

赵大夫一口气说了许多,秦舒都记住了,外敷内用双管齐下。

“谢谢大夫,这是诊金,真的谢谢您了。”

秦舒把准备好的五十文诊金给赵大夫,不过出乎她意料的是对方并没有接过去,只是指着院子里的金银花说:“等你的花开了,摘些晒干给我泡茶喝就好。”

“哎?”秦舒有些不明白。

余芳轻轻拍了一下秦舒的手臂,在她耳边悄悄地说道:“赵大夫脾性有些古怪,不过心肠是好的,你就照他说的做吧。”

“大夫,我和您去抓药。”王莲跟着赵大夫出了门,现在天快黑了,舒儿一个人不安全,还是她跟着去比较好。

“那舒儿我也先回去了,天不早了我还要回去做饭呢。”余芳看了看天了,也起身和秦舒告别。

“谢谢余婶了,余婶您真的不要这个吗?”秦舒还在推销她的香椿。

“不了,你留着自己吃吧,我们家没人爱吃,等你王婶来了你问问她吧。”余芳笑着摇了摇头,舒儿的好意她心领了,不过这个还是舒儿留着自己吃吧。

看余芳态度坚决,秦舒也只好作罢,又重新烧了锅热水,把饺子馅和饺子皮放进了空间里,省得坏掉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