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救人
A+ A-

回到家,秦舒先不准备包饺子,现在时候还早,包好了容易粘在锅盖上,于是秦舒找了块干净的布将饺子馅盖上,和饺子皮还有骨头汤一起放在大锅里放起来,上面再压上一个大陶盆,万无一失,这样即使有野猫也没力气扒开。

先回屋找到田契,压在枕头下,准备明天和王婶到村长那边公证一下,又将屋子打扫一遍,将厨房里的水缸灌满水,她好几天没洗头了,虽然这两天天气不热,但是这一头的头发起码两三斤,再不洗就该馊了,真想剪掉。

骨头汤还剩的有,晚上吃饺子也不用再做别的菜,但是后面的鸡还没的吃,天天吃米糠没有点青草怎么能生的下蛋呢。

秦舒锁上门,带着竹筐打算去挖点野菜,荠菜啊、小鹅菜什么的,带回来剁吧剁吧拌在米糠里喂鸡吃。

现在大概是下午两三点,秦舒看了看天,她吃饭吃的早,早上去镇子上回来也才大概十点,应该还没到十点,包了饺子后又去余婶家聊了一会天,上次只是在竹林里逛了一会,这次她想往山里走走,看能不能找点野味。

秦舒不会那些精巧的陷阱,只会挖个大坑等那些傻乎乎的动物自投罗网,但是现在才三月份,打猎太不人道了,都是繁殖季节,等再过段时间,看在镇子上能不能买得到套子回来,打点野鸡野兔什么的打打牙祭。

想到这秦舒突然顿住,自己不是中午才吃过骨头汤吗?怎么这么快又想着吃肉,这个身体是有多馋?

可惜自己只有农场,如果有牧场的话,那就真的不愁吃肉了。

秦舒一边幻想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跟八百辈子没吃过肉一样,不过看了看瘦弱的手腕和摸得着肋骨的身材,秦舒还是为自己找到了吃肉的好理由。

山路不好走,因此秦舒也就没怎么深入,就在树木较为稀疏的地方搜寻着,虽然她不吃菌菇,但是可以捡回家晒干卖钱啊,她今天在镇子上看到好多的干货,有干木耳和干银耳,还有干香菇,城门口也有摆地摊的,上面也有一些别的蘑菇,黄的白的,青的灰的,只是买的人不多,余婶说吃死过人,所以虽然很美味,但是吃的人也只吃那固定的几种而已。

不知不觉秦舒已经走过大山的外围,进入到了更里面,不过现在树木的树叶还没怎么长出来,她依稀还能记得回家的路。

秦舒抬起头仔细辨认着身边的树,有栗子树和松树,松树居多,各种的松树,还有柏树和杉树,夹杂着一些槐树和香椿树,香椿树长在大山脚下,这里只有零零星星的几棵。

使劲垫脚,秦舒终于将香椿芽掰了下来,顺手扔进背上的竹筐里,继续朝里走去,脚下踩着厚厚的一层松针,耳里听到的都是大自然的声音,有清脆的鸟叫声划过天际,有树叶被风吹动的沙沙声,偶尔还有一两声野鸡的嘹亮打鸣声,呼吸着干净清新的空气,秦舒只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在爷爷奶奶家度过的快乐时光。

一路走来蘑菇倒是没见到几个,应该是最近没下雨的缘故,蘑菇应该在下过雨后冒得多,现在没有也是正常。

不过也亏得没下雨,秦舒捡到好多干透了的柴火,都是小树枝,很适合做饭的时候引火,家里木柴虽然不缺,但是这里又没有煤气灶电磁炉,柴火这种东西永远都不会嫌少。

秦舒的背篓不大,之前的香椿芽秦舒已经用布包装起来背在前胸,布包应该是前身的娘缝制的,她刚才用来装饺子碗的,现下倒是派上了用场。

又逛了逛,秦舒发现了一大团野生的金银花,用随身携带的小铲子挖了一株藤蔓,也不知道能不能种的活,但是遇到了总归是要试一试,她一直很喜欢金银花,样子也好看,闻起来也香,而且就算养死了这里还有好些呢,自己也不算是断了它们的根。

将香椿头拿出来塞进怀里,秦舒感到有些好笑,以前看古装电视剧怀里能塞东西,现在自己也能试试了。

把香椿放好,秦舒又挖了些湿润的泥土将金银花的根部紧紧包住,再小心翼翼地放入胸前的布包里,然后背上小竹篓,辨识出回家的方向准备回家包饺子。

走到一半秦舒突然发现左前方的背阴处好像长着什么东西,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堆烂稻草,上面长了些奇怪的小蘑菇,一看就是不能吃的那种。

兴致缺缺地扒拉开一些,没发现什么好东西,秦舒准备回去却瞟到较远处一块眼熟的大石头,细细想了一下,就是自己当时穿越过来身边的那块。

秦舒走到大石头那里,细细抚摸着,这圆润的身材,坚硬的身体,甚至旁边那条当初自己滚下来的痕迹,都让她颇有些怀念,如果没有它自己可能还在21世纪做着兼职上着课,也不会有神奇的农场空间,也不会找半天也没一朵蘑菇。

站在石头边怀念了会过去,秦舒收拾好心情准备从这条路回家,反正都可以回家,这条路还好走一点。

刚走没几步,秦舒感到有些不对劲,自己当初是直接撞到石头的,而刚刚自己看到的痕迹好像和这块石头擦肩而过。

咽了口口水,秦舒将小铲子紧握在手里,脑海里不断回放着小时候学的课文,说的是一个叫公冶长的人能听得懂鸟语,不过这和秦舒没有关系,但是里面那只鸟说有头笨羊摔死在山坡下,难道姐今天也能捡到一只笨羊?

一步,两步,秦舒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怕把“笨羊”吓跑,这里是个缓坡,很有可能只是摔断了一条腿,万一吓跑了,那明天的羊肉汤可就泡汤了。

“啊……”

秦舒终于走到痕迹消失的那片缓坡下面,看清楚下面的东西后不禁失望出声,不是只笨羊,而是个笨蛋。

那个人看身形像个孩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跑这来玩摔下来了,秦舒放下小铲子,靠近了推了推,“哎,醒醒,醒醒。”

只是那人并没有回应秦舒,秦舒以为被摔晕了就把人翻过来,等翻过来后才看清是个男孩子,只是身上都是血,头也摔破了。

“卧槽!”

秦舒情不自禁喊了出来,这孩子刚刚趴在那里,血都渗入地下,自己刚刚竟是一点都没发觉,秦舒大致扫了他两眼,整个人的面前都是血,胸前的衣衫都被血浸湿了,脸也是鼻青脸肿,应该是被人毒打一顿,人伤的很重,昏迷不醒,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看人都快要不行了,秦舒急的背篓也不要了,背着人就往家里赶。

好在秦舒住得远,这一路走来都没什么人发现,不过这孩子看起来瘦,背起来还挺重的,一路上秦舒摔了两次,膝盖和手肘也都磕破了皮。

秦舒把人扶上床,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村里应该有医生只是自己也不知道在哪,秦舒急的要死,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安静下来,还舀了半锅的水,紧接着点着火,又急急的添了两把柴,然后跑着找余婶帮忙。

余芳抱着刚醒的儿子准备到厨房做饭,就看到秦舒着急忙慌地跑过来,身上还沾上了血,怕出了什么事,余芳赶紧放下儿子就到门口接着秦舒。

“怎么了舒儿,出了什么事?”余芳一脸紧张的看着秦舒,绕着她转圈看哪里有伤口。

“我,我没事,余婶,我捡到,捡到个孩子,受了很重的伤,身上,都,都是血,你赶快带我找大夫吧,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秦舒一路跑来,气都没喘匀。

余芳一听也不敢大意,舒儿之前一直有些痴傻,现在才好,不认识村里人,可能是哪家的孩子不小心摔下来了,这要是晚了可是条人命。

“好,你先别急,我这就跟你去找赵大夫,你等我一下。”余芳转身回到屋子里将小虎放到院子的竹床上,叮嘱好他,让他在家里乖乖的别乱跑,又将大门从外面反锁着,这样小虎也出不来。

“好了,跟我来,赵大夫住在这边。”余芳拉着秦舒边跑边说,倒是比之前秦舒一个人跑更快些。

“余婶,小虎没事吗?”秦舒看小虎一个人在家,还是有些不放心。

“没事,这小子乖得很,又是刚刚睡醒,指不定又睡过去了。”余芳一点也不担心,他儿子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可好带了,吃了睡,睡了吃,也不怎么要自己,没人和他玩他一个人也能玩的开心。

说话间便来到了赵大夫的家,还没进门秦舒就闻到一股浓郁的中草药味道,推开虚掩的大门一看,一院子里晒的都是草药。

“赵大夫,赵大夫,舒儿捡到一个摔晕的孩子,您快跟我去看看吧。”

余芳站在院子里开始大声喊,刚喊完就从拐角处走出来一个老头,胡子花白,应该就是赵大夫了。

“那孩子在哪里?是什么伤?”赵大夫紧盯着余芳问。

“大夫,人现在在我家,流了很多血,您先带些止血的药材吧,剩下的您看了就知道了。”

秦舒抹去头上的汗水,努力的咽着口水,想要润润快要冒烟的喉咙。

赵大夫也不迟疑,拿上了他的行医箱就跟着秦舒和余芳走,路上秦舒说了大概的情形,只是她没脱衣服也不能提供更有用的信息了。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