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脆弱的少男心
A+ A-

“还要多靠我们的大将军,平定了很远的地方的叛乱,这个就是大将军带回来的种子之一,不过我们这大多数人不爱吃,也就没什么人买。”

秦舒点点头,香菜嘛,喜欢的人见之如蜜糖,不喜欢的人见之如砒霜,闻一口都会吐。

秦舒自诩没什么本事,唯独一条,就是不怎么挑食,好养活,基本什么菜都能吃一点,只除了一种东西,菌菇。

不过这个世界蔬菜这么多,何况自己空间里还有种子,根本不会到吃菌菇的地步,让她吃菌菇,还不如让她饿着。

“舒儿想买吗?我看你菜园子里也没有什么菜,不过你吃过这个吗?你少买一些,这个东西味儿有点怪,你还不如买这个芹菜,比那个味儿小还好吃。”

余婶皱着眉看着秦舒手里的香菜种子,看来也是不喜欢香菜的那种人,转头拿着芹菜种子“推销”。

“不了余婶,我暂时不买。”秦舒想到空间里的蔬菜,笑着摇摇头,她现在最主要的是大米。

“爷爷,我想买些大米。”秦舒笑眯眯的看着店老板,她是个主食控,没有大米她会死的。

“噢噢好,大米在这边。”店老板领着秦舒来到隔壁,隔壁也是他家的店,“你看看,有这种糙米,也有这种精米,还有去年的陈米,你看看想买哪种?”

店老板此时已经把秦舒当成出来“锻炼”的小姑娘了,想起自己的孙女过两年也要学习这些,对秦舒的态度就更和蔼。

秦舒一早知道店老板家也开了米店,因为墙壁都打通了,隔壁也没老板或者伙计,所以并不是胡乱说的。

翻看着不同的米,秦舒倒是想买精米,只是财不露白的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她现在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女,这个身份不允许她光明正大的买精米。

“余婶,您帮我看看,是买糙米还是买陈米?”

余芳想了会,让秦舒买了二十斤糙米和二十斤的陈米,共四十斤,糙米和陈米价格不一样,糙米是十八文一斤,陈米是十九文,她一个女孩子也吃不多,这些就够她大半个月吃的了,若是再省着点,一个月也是可以的。

“舒儿啊,这个陈米虽然不如新打的精米,但也是去年的精米留下来的,比糙米好吃,而且只贵一文钱,精米还要二十五文呢,不划算。”

余芳一边帮着装米一边悄悄和秦舒说着话,他们家今年的米还够吃,暂时不用买。

“你家那四亩地打算怎么办?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余芳想起来秦舒还有四亩地。

“我一个人肯定是种不过来的,我想租给别人,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

“不如你租给你王婶吧,正好她家要娶亲,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要添人口,肯定要买地的。”

“王婶愿意最好,我正在发愁呢,我也不收租金,等稻子打下来了给我留口吃的就成。”秦舒半开玩笑说着,她还不知道这里的租金和物价,万一说漏嘴了可就麻烦了。

余芳急了,“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租金是肯定要给的,你的那份口粮也不会少了你的,只是你王婶可能头两年会给的少一点,但是后面肯定会补上的。”

秦舒装好了米,站起身锤了捶她的“老腰”,“余婶您说这些就见外了,我一个小孩子哪能种的了那么多地,只要每年给我点口粮就好,余婶您也别说租金什么的了,要不是我现在没有多余的粮食,那些地我都打算对半分送给你们了。”

“可是……”余芳还想再说什么就被秦舒打断。

“余婶你别说了,我已经想好了,我不要租金,您和王婶想种就种,只要不饿死我就行,我知道您的好意,但是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您再说我可要生气了。”秦舒说完还俏皮地眨眨眼,但是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余芳倒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扎紧米袋子,余芳叹了口气,舒儿一个小孩子不懂,但是她和王莲可不糊涂,舒儿父母双亡,除了那几间房子就只有这些田了,要是都送给她们那以后可怎么嫁人?

余芳打定主意先让王莲帮忙种着,除去舒儿的口粮,剩下的不管多少先把舒儿的那份粮食先攒着,等舒儿有能力种那些田了再连地带粮食都还给她,也算是报答了她父母的恩情。

“舒儿还有什么要买的吗?”余芳把米袋交个伙计,让他送到指定的地方后开口问着秦舒。

秦舒想买的倒是很多,柴米油盐酱醋茶哪一样自己都缺,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只等着下次自己一个人来才行。

“余婶我们去买些肉吧,我好久没吃肉了。”

秦舒付了钱,用的是散碎银子,应该是原主母亲留下的,那一百两银票拿出来太扎眼了,下次得找个机会破开,再兑点散碎银子和铜板。

“小馋猫。”余芳宠溺的点了点秦舒的鼻尖,倒是没说反对的话,孩子想吃肉是正常的,瞧她瘦的,是该好好补补了。

余芳拉着秦舒的小手来到肉铺,肉铺老板是个五大三粗的三十多岁的汉子,一脸的憨厚相,正站在柜台后边帮一个妇人割肉。

“大妹子你看看这块,肥肉多瘦肉少,吃起来可香了,不吃还可以炼油,炼油剩下的油渣也好吃的紧,把油渣剁碎再搁点瘦肉和地菜,再拌点猪油混在一起包饺子,那个味儿,啧啧,把大兄弟魂都能勾回来!怎么样?要不要买这块?”

霍念站在余芳旁边装模作样地挑着肉,心里暗想这老板倒是挺会说话的,把自己都说馋了,也想割两斤肉回家包饺子吃。

“舒儿看好选哪块了吗?”

秦舒哪会选肉,她刚刚想的一直都是饺子,把嘴里的口水咽下去,秦舒才笑着说道:“我哪会看肉,余婶教教我吧。”

“想吃倒是不会看,小馋猫,我来教你认。”

余芳笑着指着案台上的肉块,仔细地教着秦舒,而那边买肉的妇人果然割了一斤老板指的肉,满意地回家去了。

“师傅,我们要这块。”

余芳见那小妇人走了,也不敢多打扰这肉铺老板,忙指了一块七分肥三分瘦的肉让老板割。

秦舒趴在案台边上重重点头,肥肉好,肥肉香,肥肉还可以榨油,老板我们就要那块。

“好勒。”汉子手起刀落十分利索地割下了那块肉,“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没了。”余芳摇头,她家还有半只鸡,暂时不用买肉。

大约秦舒期待的小眼神太过显眼,肉铺老板腆着肚子哈哈大笑,不仅割下霍念想要的那块肉,还额外送了两根大骨棒。

“小妹妹长得真俊俏,送你的,下次还来啊。”汉子将肉递给余芳,“二十五一斤,这里是二斤多一两,你给五十文吧。”

余芳接过肉就要付钱,秦舒赶紧拽住她的袖口,打开自己的小荷包,从里面拿出钱来伸直了胳膊想要递给老板。

只是她一个小孩子,力气哪有余芳一个成年人的大,余芳轻轻松松挣开了她的手,将钱付了。

秦舒挫败地把钱收回去,看来只能等会再找机会把钱还给余婶了,她小时候就看过这种类似的事,如果现在还纠结钱的事,那就是不给已经付了钱的人面子。

“余婶我有钱的。”秦舒撅着嘴说着。

余芳捏了捏秦舒的手,“你那点钱得省着点花,你现在只出不进能少花一点是一点。”

“你一个女孩子生活总归是要有些进项的,你家的粮食都为了给你父母办后事花完了,你吃的再少也是要生活的,不行,你还是要学点东西,这样,我们回去后你有空就来我家,我教你绣绣花,好歹有些贴补。”

“不了吧,余婶……”秦舒拖长音小声哀嚎,让她绣花还不如让她去死,她的手干活行,捏针?那还是算了吧。

“这可由不得你,等你肚子饿的咕咕叫你就知道有钱有粮的好了!”余芳态度坚决,一定要把秦舒教会绣花。

秦舒求饶无望,只好乖乖听话,她慢慢想着,觉得有个绣手帕的由头也不错,可以遮掩一二,这样买买东西也不会被怀疑。

“我先把你送到牛车那边,你和大牛把东西看好,我去帮你拿些领些绣品,然后咱们回家。”

“余婶我认识路,我可以自己先回去的。”秦舒背着小竹篓抬头看着余芳。

余芳慈爱地摸了摸秦舒的头顶,“就算你认识我也不敢让你一个人,我们家小舒生的这样好看,被拐走了可怎么办?”

秦舒老脸一红,她现在顶多是个小孩子,哪能看出来什么好看不好看啊,余婶就是会夸人,嘻嘻嘻。

美滋滋地被带到目的地,大牛那孩子已经坐在车上等着了,手里还拿着一个东西,正聚精会神地看着。

“大牛!”

“哎,余婶你们回来啦。”大牛放下手里东西,帮忙把余芳手里的东西卸下来放到车上。

“嗯,你跟小舒看好东西,余婶等会就回来,别欺负妹妹。”余芳最后还不放心地警告了一句,把大牛委屈的不行。

等余芳走了,大牛才小声嘟囔着,“我才不会欺负小舒,余婶就是不放心我。”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