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大庆朝
A+ A-

看看天色,余婶应该也快到了,秦舒正想着,就看到余婶朝自己走来。

“走吧。”余芳对着秦舒招手。

“嗯。”秦舒背着竹篓跟上。

“我们村虽然小,穷,但是和镇子却是不远,你下次倒不用起那么早了,这会估计村长还没喂好牛呢。”

“我这不是第一次嘛,余婶以后还要多教教我才成。”秦舒倒真不知道这回事,如果不远的话,那她以后走着也能去了。

看了看天,秦舒觉得应该也就六点多,她还是第一次去古代的集市,新鲜感的好奇让她精神满满,一点也不觉得困。

一路走来,余芳给秦舒介绍了不少的房子,秦舒家在整个村子的最后面,余芳有意带她在村里走走,遇见人就说秦舒好了,让秦舒跟着叫人,若是以后秦舒有什么事而自己又走不开,这些人也能帮衬帮衬。

秦舒跟着后面乖巧喊人,一口一个婶,叔的,说话前先摆上笑脸,走到村长家时,脸都笑僵了。

村长家大门打开着,院子里一个二十多岁的妇人正在扫地,正是村长的儿媳妇,春叶。

“春叶,扫地呢,我和秦舒想去镇子上买点东西,村长这方不方便?”

“哎,是余姐啊,我公公今天倒是有事,让我家大牛送你们去吧。”春叶和余芳的关系不错,家里的孩子也都能玩到一块去。

“大牛,大牛!快出来送你余婶和秦舒去镇子上,快出来!”

春叶将两人迎进屋,让她俩在板凳上坐下等一会,因为她儿子大牛才刚起床,套车也需要一会时间。

正好春叶这里也有接来的绣品需要到镇子上换钱,就喊余芳进屋拿绣品,顺便问问秦舒的事。

余芳让秦舒在门口等着自己,不要乱跑,秦舒自是乖乖点头,保证不乱走动。

余芳一走,秦舒就开始打量起村长家,和自己家差不多,比自己家大点,也更有生气。

厨房上的烟囱已经冒起了烟,院子里也是干干净净的,已经放上了一张小桌子,想必就准备在那吃早饭。

没看几眼,就从东边的屋子里跑出来一个小孩,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也没看到自己,用廊檐下水盆里的水胡乱洗了脸,把毛巾一扔就要到后院去。

路过秦舒时这才看到秦舒,挠挠头,有些不自然地对着秦舒说道:“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过去?”

秦舒点头,她正想看看怎么套车的。

那小孩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露出笑脸,“那跟我来吧。”

秦舒也笑着跟上,一直来到了后院,有个很大的牛棚,一头肥壮的公牛正慢悠悠的咀嚼着嘴里的草料,见秦舒和那个孩子来了也不在意,轻飘飘的瞥了一眼后又动了动耳朵低下头继续吃草。

“套车很简单的,我爹已经套好了,我还太小,没有力气套车不过我赶车很稳,你和余婶不用担心。”

大牛和秦舒保持着一点距离,边说话边看秦舒的反应,他以前被禁止和秦舒玩,因为大家说她是个傻子,会拿石头砸人,会打架,其实大牛偷偷观察过秦舒,她只是不爱说话不爱见人,经常一个人坐在村口的大石头上,一整天都一动不动的。

对于大牛的话,秦舒表示怀疑,这个大牛也就是个孩子吧,这么点大的孩子会赶车?

看出秦舒眼里的怀疑,大牛不甘示弱的挺了挺胸膛,“我已经十三了,以前也给余婶赶过车的,一次都没出过事!”

秦舒有些愕然,没想到这小孩还挺敏锐的,这都看得出来,不过十三就能赶车吗?还是个孩子吧,只是看着对方有些不服气的样子,秦舒想自己还是不要伤害他男子汉的自尊心了吧。

“我信你,你肯定能把我们送到镇子上。”

秦舒拍了拍大牛的肩膀,口气真诚,目光真挚。

“舒儿,快过来。”余芳此时正好呼喊秦舒,她知道秦舒在后院牛棚,只是怕她挡了牛车的路,别被牛踩到了。

“哎!来了。”秦舒脆生生的应答,扭头就跑回前院。

“大牛,快把牛车赶出来,你余婶等着呢。”春叶也开始喊起了自家儿子。

“哦,我知道了!”

大牛回过神来,他只觉得不傻的秦舒说话也好听,长得也好看,被她拍过的地方有些麻,有些热乎乎的,接着那股热气传遍全身,倒是浑身都有了力气。

秦舒和余婶坐在牛车上,大牛赶得慢,路也平整,晃晃悠悠的倒还挺舒服的,秦舒放下背篓,睁大眼睛四处看着风景。

“本来赶集都有固定的日子,每个月的十五和三十,村里你松山哥会专门赶车去镇上,就是你王婶的大儿子,不过他今天有事要用到车,村里除了他村长家也有车,所以我带你来找村长。”

见余芳的样子像是话里有话,神神秘秘的,秦舒心里一动。

“松山哥为什么要用车啊?”秦舒“故意”开口问道。

“小丫头鬼精灵,你松山哥要娶亲了,这不,今天说去女方家看看,女方不是我们村的,还买了好些东西,你王婶家有好事了!”

余芳捏了捏秦舒的小脸,笑着说道,她是真为王莲开心。

“那要恭喜王婶了。”秦舒也挺开心的,娶妻生子是人生喜事,王婶对自己好,她也为王婶开心。

两人一路聊天,大部分都是秦舒问,大牛和余芳回答,从他们的口中秦舒得知自己穿越到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朝代,大庆朝,现在是庆元五十年。村子叫青山村,因为村子后面的那座山叫大青山,因此得名。

而自己的父母是两年前搬过来的,在最靠近大青山的地方买了地盖房子,平时也是深入简出的,除了和相近的王婶和余婶还有村长家走的较近之外,和村里其他人没有过多的交集。

至于怎么突然就死了,余芳也只说像是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发作特别快,不到半天人就没了,那时候秦舒又脑子不清楚,就和王莲还有村长家一起凑了些钱,不到一天就将两人安葬,入土为安。

余芳说着就要抹眼泪,把秦舒也带的想哭,红了眼眶,好在这时也到镇上了,余芳收住情绪,带秦舒下了车,准备买东西。

秦舒背上背篓跳下牛车,村里和镇子上果然不远,这一路走来,也就五里来路,不到三公里,看来以后她自己也能来了。

“那大牛呢?”秦舒有些好奇,“他不跟我们一起吗?”

余芳解释道:“不用,他有地方玩,会等着我们的。”

秦舒点头,乖乖跟在余芳身边,开始在镇子上逛了起来。

余芳先是去绣店将绣品给老板娘,再接回新的绣样和丝线,她们闲着没事就绣这个,也能给家里挣个进项,给娃买个糖什么的。

在余芳和老板娘交涉的过程中,秦舒就在店里东看看西瞅瞅,店里的扇子,手帕,香囊啊都一一看去,水平有高有低,绣样平淡无奇,就那几种,配色也不大协调,

总得来说,是远远没有现代的好看。

不过秦舒也不会绣这个,只能以旁观者的角度来评判,想来这里只是个偏远小镇,绣这个的大多不是什么专业人士,有这种绣工也不足为奇。

余芳这边谈好了价钱,见秦舒对店里的东西很有兴趣,就笑着问她:“舒儿也想绣吗?余婶可以教你,也可以给自己赚个头绳钱。”

“我可做不来这个,余婶你别笑我了。”秦舒吐了吐舌,笑着挽上余芳的手臂走出店门,“我哪里是做这个的人,又要分丝又要细细绣的,可要把人急疯了。”

“你呀。”余芳笑着无奈的摇摇头,“若是现在不学,将来你出嫁的床单被褥可怎么办?”

“买呗,我刚刚看那店里就有好的,等我出嫁了,买上一套不就完事了。”

秦舒满不在乎,她压根就没把嫁人提上日程,说这个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就没把这个当成件事。

“余婶你看那边有卖调料的,我们去买调料吧。”秦舒不想再说这个话题,忙将余芳的注意力引开。

余芳也的确要买一些回家,而秦舒指的那家店是她以前去过的,价格还算公道,也不缺斤少两的,也就由着秦舒带自己进了店。

秦舒本意是来逛逛,记清楚各家店铺的位置,还有价格,好让自己下次来的时候不至于瞎摸一气,被人宰了都不知道。

因此她这次也没想买什么东西,在调料店里就左看看,右闻闻,顺便看着余婶怎么砍价的,好学习学习经验。

不过没想到这店不大,倒是各种调料都有,本土的外来的,应有尽有,和前世没什么区别了。

此时秦舒正蹲在一包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种子前面,说陌生是她不认识这种种子的长相,说熟悉是她闻出来是哪种植物的种子了。

“小姑娘,这是香菜,大名叫芫荽,是外来的东西,据说香的狠呢。”店老板是个小老头,弯着腰和蔼地对着秦舒解释。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