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准备采买
A+ A-

秦舒看了眼剩下的腊肉,准备明天切一大块下来煮了,现在天气不热,而且又是腊肉,能出很长时间也不会坏。

洗刷好锅碗瓢盆,秦舒单独拎出来一口瓦罐,又翻出来一个小炉子,也都洗刷的干干净净,准备明天拿来煮腊肉用。

将厨房打扫好,秦舒又拌了鸡食,这次加上了没吃完的菠菜和在竹林里挖的野菜,有大半盆的量,足够那些鸡饱餐一顿。

其实秦舒知道鸡不会很饿,只是她想拌一次也是拌,两次也是拌,干脆一次拌多点,一次吃不完就明天继续吃,反正就那半盆,想再吃就只能等着秦舒明天中午再喂了。

匆匆用热水擦了擦身子,秦舒就这么又过了一天,因为天黑不方便洗衣服,秦舒就只是泡上了水,扔在院子里准备明天早上再到塘边洗。

将水桶放下,秦舒突然就闲了下来,她搬了个小马扎坐在院子里看了会星空,只觉得周围太过于安静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还是养条狗吧,如果有猫就更好了,猫狗双全才是人生赢家。”

秦舒打算明天去村长家问问,她还准备买些地租出去,快要育苗了,再不买可就赶不上今年的播种了。

再上集市上买些衣服,调料啊,种子什么的,家里都没有。还要再买些小鸡回来养着,后院的鸡生蛋不够自己吃的,说到养鸡还要买些谷糠,如果有玉米就更好了!只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玉米卖,不过就算有,估计也是当成粮食吃,谁家会拿宝贵的口粮喂鸡,如果自己这么做,肯定引来大波人围观,自己可不想当大熊猫。

不知道能不能买到小猪仔,如果自己以后想买肉还要去镇上买多麻烦,说不定还要被全村人知道,哎……?

秦舒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个空间,她赶紧进去看看,中午种的辣椒和大蒜不知道怎么样了。

刚进空间,秦舒就惊呆了,明明辣椒和大蒜才种下几个小时,这长的也太快了。大蒜从种下到收获需要三个多月,辣椒秦舒就不清楚了,不过空间里的两棵辣椒都结了小小的花苞,大蒜也快抽薹了,看来明天一早就可以收获了。

秦舒思考片刻,朝着另一栋小屋走去,她记得农场好像是自带种子的,白天的时候误打误撞随便进了一间,没想到是储藏室,那这一间想必就是传说中的“商店”了。

果然不出秦舒所料,这屋子里装的满满的都是各式各样的种子,一个个锦囊上写好了名字漂浮在空中,秦舒抬手取下写着“大蒜”字样的锦囊,里面果然是一头蒜。

拉好抽绳,秦舒松开手,锦囊又慢悠悠飞了回去,秦舒又取下“白萝卜”、“胡萝卜”还有“大白菜”的锦囊,里面分别是它们的种子,秦舒看了看后也都照例松开了手。

按理说,空间是靠“种植种子—收获果实—卖掉果实—赚钱买种子—种植种子”这个循环支撑的,其中种植、收获都可以获得经验,经验可以让农场升级,开辟更多的土地,购买更高级的种子,不过购买种子也需要钱,等级和钱缺一不可。

秦舒刚刚就发现了,自己能取下来的锦囊上都绣着一个小小的“一”,其余的锦囊上也都写有不同的数字,目前自己只能取下一级的锦囊。

“那我要怎么赚空间里的钱?”秦舒摸着下巴思考,自己刚收获了六十根白萝卜,要怎么卖掉?在大脑里想一下?

秦舒闭上眼,在脑海中想着“卖掉四十根白萝卜”,可是什么动静也没有发生,疑惑的睁开眼,秦舒又跑到仓库里查看白萝卜的数量,果然只有二十根了!

“不过这样太麻烦了吧,我又不能时时刻刻记着数量和钱,经验也看不到,要是有个平板就好了。”

秦舒有些无语吐槽,这没有具体的数值,实在是有些难记。

【系统平板生成中,一小时内无法进入农场,敬请谅解。】

秦舒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这么一句话,惊得她手里的萝卜都掉了,她还没回过味来什么意思,就被“踢”出了空间。

“原来这么智能啊,自己想什么都知道。”秦舒龇牙咧嘴地揉了揉摔疼的屁股,她刚刚没站稳,摔了个屁股蹲。

“还是先睡吧,明天再去找村长。”夜风吹来还是有些凉意,远处遥遥地传来两声狗吠,秦舒打了个哈欠,觉得困意渐浓,把自己并不知道村长家在哪里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恐怕明天又要费一番功夫了。

第二天一早,秦舒就收拾好自己,穿上衣柜里最干净的衣服,拿着那一百两的银票,背着竹篓在家门口等着找她的余婶。

她今天起得早,早早地就去洗了衣裳,在池塘边遇到了一同来洗衣的王氏,她因为不认识人就对谁都是腼腆的笑笑,王氏热情的招呼她到旁边洗衣服,秦舒这时才对王氏有了一点印象。

秦舒觉得自己在玩游戏,原主根本就没有什么有用的记忆,只有遇到特定的人才会触发记忆线,就像现在这样,如果没有看到王氏,秦舒怎么都想不起来关于王氏的事情,但是一旦看到王氏的脸,她就能想起来。

“王婶。”秦舒过去到王氏身边,乖乖的喊了一声。

王氏很是诧异,惊讶于秦舒会喊人了。

秦舒知道原主痴痴傻傻,突然会喊人是件很奇怪的事情。

“王婶,我之前上山摔倒了,磕到了脑袋,你看这里还有个大鼓包呢,不过醒了后就觉得脑子清醒了许多,以前对您有很多的不礼貌,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秦舒言辞恳切,表情到位,感情真挚,看起来不像是说谎。

王莲抹着眼泪不住的拍着秦舒的手,“好孩子,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我之前病了一直没去看你,没想到你娘在天有灵,保佑你病好了,可算是一件大喜事。”

“舒儿你真的好了吗?”说话的是余氏,她刚刚就在秦舒后面,见秦舒还是有些呆愣,忙介绍起自己,“就是给你家盖房子,给你做孝服的余婶,记起来了吗?”

余芳说完紧张的看着秦舒,眼神中充满着期待。

秦舒一开始还没记忆,后来余芳一自报家门后就想了起来,怪不得原主呆呆傻傻的怎么还会穿孝服,原来是有人帮忙。

“我记得,您是余婶!”

秦舒笑着回答,她知道这两个都是好人,原主那时候不能理解,但是现在自己再来看这些记忆时,发现真情实感帮助自己家人真的不多,这两位就在其中。

“嗯嗯,看来是真好了。”余芳对着王莲开心的说道,还拿手抹了抹眼角。

余芳是真心替秦舒高兴,她和王莲当初是好姐妹,嫁在一个村子里,男人还是堂兄弟,只是一直被家里人排挤,要不是两年前秦舒的父母愿意找她们俩的男人盖房子,不仅报酬多给了两倍,还时常暗中接济,简直就是她们两的大恩人。

“好孩子,前两天因为我娘生病,我记着去找大夫,我以为你王婶会喊你到她家吃饭,谁知道她也病了,以为我会喊你到我家吃饭,都是我们粗心,没有事先说好,这才让你受了这么多的罪。”余芳小心翼翼的摸着秦舒头上的大包,听到秦舒抽冷气声,眼神里满是疼惜,“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不然就这么一直呆下去,可怎么找好婆家。”

“就是,我们舒儿这么俊俏,现在病又好了,还有那么好的屋子,肯定有大把的好小伙上门。”王莲拉着秦舒的手,仔细端详着秦舒的样貌,看出秦舒的不自在,还以为是女儿家的娇羞,抿嘴一笑,“不过舒儿还小,才十一呢,现在说这些还太早,到时候我和你余婶把关,家世,样貌,性情哪一样不行都不过关,到时候啊,你就安心的当你的新娘子吧。”

王莲说完还过来人般轻轻拍了拍秦舒的手,笑意中带着一丝打趣,让秦舒有些无所适从。

她知道王婶和余婶都是为自己好,可是自己真的不想嫁人啊!

余芳见秦舒低下头,怕她羞怯过分,也不逗了,忙转移话题说道:“舒儿你也是来洗衣服的吧,来,赶紧洗了,然后到婶子家里去吃饭。”

秦舒连忙婉拒,她还要上集市呢,再不走恐怕来不及了。

“不了婶子,我今天想去镇子上买买东西,我现在好了,也不能总是在你们家白吃白喝,我可以自己做饭的,我娘做饭的时候我都在一旁看着的。”

余芳还想再邀请,却忽然想到今天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干脆和秦舒一起去镇子上,帮着买点东西,正好家里也需要添点物件了。

“王莲,你去不去镇子上?”

王莲停住捶打着衣物的手,抬起头对着余芳说道:“不了,我今天不去,你要是没事就陪舒儿去吧,帮着掌掌眼,她一个小姑娘又没出过远门,我担心她被人忽悠了。”

“你倒是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余芳笑着拧着手里的衣服,转头对着正在漂洗衣服的秦舒说道:“我看你也快洗完了,时间还早,我们可以坐村长家的牛车去,你洗好了先回家等我。”

“好。”

秦舒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她也正烦恼着古代的集市,还好有余婶和自己一起,不然被当了冤大头都不知道。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