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身世成谜
A+ A-

午后秦舒刷了碗,在空间里种上两棵辣椒,辣椒籽是从厨房里找到的干辣椒,又埋了一头蒜,祈祷着它们仨快快长大,那样自己就有新鲜的菜可以吃了。

昨天采的野蒜还有多的,秦舒暂时没找到菜园子,空间里又种不下,就在院子的角落里给它们安排上了,灰灰菜忘了吃,也不新鲜了,就剁碎了给鸡加了一餐。

做好了这些活,秦舒又挎着她的小篮子出去边挖菜边找菜园子,昨天因为心里有事,又急着找口粮,其实并没有走多远就回去了。

秦舒这次饭吃的早,早饭午饭在一起吃了,这会有足够的时间找菜园子。

其实经过这一夜的休息,秦舒脑海中隐隐有那么一点印象,只是要去仔细想时却又记不起来,秦舒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凭着那点模糊的印象朝土坡后面走去。

昨天只在土坡这边挖野菜,不成想自家的菜园子就在土坡的另一边,秦舒无奈的笑着,上天就爱这么作弄人。

秦舒来到了菜园子,几块整的规规矩矩的菜地,最边边是一个小池塘,可以用来浇水,里面其实也没什么菜,倒是还有些去年的菠菜,还有一些春韭,看着绿油油的,鲜嫩欲滴。

秦舒双眼放光,韭菜炒蛋,清炒菠菜,都是她爱吃的,只不过鸡蛋没剩多少,以前的也没留下几个,应该都卖掉换银子了。

摸了摸韭菜的肥厚的叶子,秦舒不舍地开口说道:“不要着急哦,姐姐家里没鸡蛋了,等明天鸡下了蛋就来吃你们,乖乖的等姐姐来哦。”

又摸了两把韭菜,秦舒才转过身走到菠菜地里,手起铲落挖了两棵大菠菜,想到菠菜一炒就要缩水,就又挖了两棵。

菜园里还有一些很小的菜苗,秦舒暂时还认不出是什么,应该是些之前种的小白菜之类的,其余的就在空着,没种上菜。

秦舒看到菜园的小路上还长着一些荠菜,本想挖点回去汆烫后凉拌着吃,只是家里调味料不足,只有盐和猪油,想来凉拌了也不会很好吃,还是等哪天有空去集市上买齐了调味料,再买些面粉回来包饺子吃。

“看来今晚只能吃清炒菠菜了,也不知道这里的集市上有没有我想要的调味料,等会把野蒜种进菜园子里吧。”秦舒关好菜园子的门,慢慢走向土坡。

“野蒜可以炒鸡蛋,炒肉片,也可以摊鸡蛋饼,还可以腌着吃,暂时没有葱也可以代替一下,春天也没什么新鲜菜,可以顶过现在没菜吃的季节。”

菜园子离家不远,走土坡是最近的,不想走土坡也可以走左边绕过去,再拐一个弯就到家门口了。

秦舒回家将菠菜倒在地上择干净,放到厨房里的小筐中搁起来,又挎着空篮子出去将土坡的野蒜栽一些在菜园子里,做完后也不觉得饿,拎着篮子又跑到竹林里去看看。

这竹林在秦舒家的右边,和大山相连,只是没长到山上,就在山脚处长成一片,秦舒估摸着手里的竹篮就是这里的竹子做的。

春天嘛,当然要尝尝鲜了,竹笋可是春味一绝,现在冒出的春笋大多都嫩的很,只是秦舒手头没什么调料,想做道油焖春笋都不一定做的出来。

可是就这么放弃也不是秦舒的风格,思来想去,秦舒还是决定拔了再说,说不定到家就能找到与之相配的食材,她记得上次在储物房里好像看到了腊肉,再不济,还可以晒成笋干,总归不会浪费。

说服了自己,秦舒喜滋滋的挖起了竹笋,以前因为奶奶不喜欢吃,嫌它有股味道还涩口,连带着秦舒都吃不到,后来等自己能做主了,奶奶的牙也不中用了,吃不动竹笋了,为了照顾奶奶的口味,也就没做几回,因此秦舒看到有竹笋就是忍不住,就为了尝尝味道。

竹林茂密,难以行走,秦舒就在外面较为稀疏的地方挖了一圈,竹篮不大,又挖了些野菜回去喂鸡,一会就装了半篮子,秦舒只看着周围的笋子和野菜,一时没注意脚下,踩到了一个圆不咕噜的东西,还滑不溜秋的,趔趄了一下,差点把篮子都甩了出去。

秦舒回过头想看看是何方神圣,没想到是个“蛋”,还黑黑白白的,流着的粘液掺杂上了泥土,看上去有点恶心。

秦舒知道这是什么,学名竹荪,只是这个还没开伞,应该叫竹荪蛋。

小时候不懂,以为是毒蘑菇踩了很多,后来经人介绍才知道是竹荪,不过秦舒一向不喜欢吃菌菇,也就没有在这上面留意,据说这玩意营养不错,价钱也高。

嗯~~,价格高,秦舒动了想卖这东西的心思,她现在衣服没有几套,还大多都是素色的,原主痴痴傻傻的,也不知道是谁帮她置办的,可是看新旧样子,也不像是新做的,倒像是穿了有些年头的了,搞不清楚原因,秦舒也不愿去想,还是想法子赚钱才是。

只是那两个竹荪蛋被自己踩碎了,周围也没有别的完好的,秦舒把筐里的竹笋拢了拢,忍着不适捡起破损的竹荪蛋搁在旁边,准备带回家给鸡吃,

掰了不少的竹笋,又意外捡到了竹荪蛋,还有半筐野菜,秦舒这一趟倒是收获满满,回到家也不过是下午两三点钟,秦舒先把竹荪蛋混进鸡食里喂了鸡,然后回到院子里开始清理竹笋。

嫩笋的笋衣好剥,秦舒剥好一筐竹笋后就开始扒拉着灶台的调料罐,猪油和盐有了,剩下的两个罐子里分别是醋和另一种褐色的液体。

秦舒用筷子蘸了点放在手心里,用舌尖舔了舔,有点咸甜,又带着一股鲜味,还有股大酱的味道。秦舒点点头,这应该是酱油。

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酱油,秦舒还以为酱油是现代的调味品,不过想想醋都有了,有酱油也不足为奇。

有了醋和酱油,还有干辣椒和大蒜头,除了糖,秦舒做菜需要的调味料基本都齐活了。

见时间还早,秦舒拿起抹布和水盆打扫了一遍屋子,将牌位擦得干干净净,又上了香,虔诚的祝愿他们一家能够在那边欢聚一堂,平安喜乐。

打扫了堂屋,秦舒又来到了右边的屋子,这里的摆设简朴利落,虽然落了一层灰,但是却不难看出原主人对这些物件的爱惜之情。

秦舒擦着擦着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片段,她循着记忆里的片段来到屋里最偏僻的墙角,打开最里面的一块砖石,果然露出来一个洞。

秦舒伸手朝里面掏去,是个扁扁的金属盒子,上面还有把精致的小锁,比了比大小,秦舒忙碰了盒子回到自己屋,拿出窗台上的红绳手链,手链上坠着一把小钥匙,这是她在打扫的时候发现的,看出来主人很用心呵护这手链,特意放在一个小匣子里。

秦舒屛住呼吸,用钥匙去试小锁,果然开了,里面是几张叠的整整齐齐的银票,还有一块只有一半的玉佩,因为只有一半,秦舒也认不出来上面雕刻了什么东西。

将玉佩放在一旁,秦舒开始数银票,一张,两张……足足有五张银票!除了第一张是一百两的面值,其余的全是一千两的!

秦舒今天接二连三的被“馅饼”砸中,高兴的有些回不过神来,四千一百两啊!这可是四千一百两啊!简直就是巨款!

深呼吸几下,秦舒想静下来,因为她的腮帮子都笑酸了,只是无论怎么努力,她都压不下去嘴角的笑。

“呼。”秦舒长舒一口气,总算是将笑意按了下去,只是心里还是美得冒泡。将银票叠好放回去,把那张把一百两的单独拿出来,至于玉佩,秦舒对这个没有印象,想来是原主父母的东西吧。

有这么多钱,原主肯定也不简单,说不定是某个大家族里流落出来的,玉佩是身份的象征。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秦舒倒是懒得回去,谁知道那里是什么样子,人多眼杂,人心难测的,还不如在这里快活的过日子,多逍遥。

想到这里,秦舒跑到牌位那里,不住声的说着感谢,又再次怀着敬畏的心情上了香,她现在能做的也没有什么,只能日夜为他们一家人祷告,在那边能平平安安,幸福顺遂。

手里有了钱,秦舒也不慌了,做着菜都哼着歌,美滋滋的从储物房里拿出腊肉准备开开荤。

把腊肉放在火上燎了毛,再用淘米水擦洗干净,切成薄片备用放在盘子里,又拍碎大蒜,切碎辣椒,也一同搁在盘子里备用。

因为不知道这里的竹笋味道怎么样,秦舒先用水汆了一遍,然后拍段切片,准备和腊肉一起炒。

锅中下一点点油烧热,下腊肉片炒到出油炒出香味,然后盛出来再放笋进去,接着将辣椒和蒜放进去翻炒片刻,再把腊肉倒进去一块炒,金黄油亮的腊肉片衬上火红的辣椒,还有素色的春笋,香味顿时就出来了,令人食欲大开。

秦舒扇了扇风闻了闻,只觉得这菜香的不行,口中一瞬间分泌了不少的口水,心里一边骂着自己没出息,一块腊肉就馋成了这样,一边想着若是有蒜苗就好了,和腊肉是绝配。

将腊肉盛起来搁在灶台上,秦舒就着油锅开始炒菠菜,下蒜粒和辣椒段,炒香后放入菠菜段,菠菜虽然老了,但是架不住秦舒锅热,两下就焉了,秦舒稍微加了点盐调味出锅。

秦舒虽然做菜时胡乱一通,但是味道还不错,这里的米也好吃,看着自己干瘪的小身材,秦舒毫无罪恶感的吃了两大碗米饭,连锅巴也没放过,两片焦香酥脆的锅巴夹着两片咸香油滋滋的腊肉,咬一口下去,腊肉和锅巴两种不同的口感在嘴巴里交相辉映,又有着油脂的润滑,简直让人停不下来。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