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收到请柬
A+ A-

然而大清早的,在太子府里,韩城俊听说在昨天晚上,厉尘瓴遇见刺客当晚就去求助于定国王府的时候,大发雷霆。

“他厉尘瓴什么意思,是看不起我们太子府吗,这看不起本太子吗?他韩城翊又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一脚踏进棺材里的废物罢了,什么能力,在我面前争抢,不知道哪一天我将定国王府的兵权掌握在手里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对他们有穷国发动战争,把过去的耻辱全部都捞回来!”

高阳看着韩城俊生气的样子,就知道是发生了大事情了,于是便走上前去安慰道:“其实你也不必生气,要怪只怪那厉尘瓴太没有眼光,看不清楚咱们燕国如今的情势,他这一回抱错了大腿,惹怒了太子殿下,日后必然有他的好果子吃,像这种太没眼光的人,太子殿下又何必为他生气呢?不过是一些小事罢了。将死的蜉蝣哪里来撼天动地的力量?”

韩城俊听到这里似乎气消了一半。问道:“在高昱那边,你也应该好好的去催一催了,你们女人就是麻烦,磨磨唧唧的,让去拿个东西都办不好,都多长时间了,她在那边还没有动静吗?”

高阳赶紧回复道:“太子殿下放心,妹妹那边,我差人盯着呢,用不了多久,就能拿到太子殿下想要的东西了。”

韩城俊发完好一通火之后,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高阳问道:“记得你之前跟我说过,在你妹妹高昱出嫁之前,你父亲从秘密给过她一个锦盒?”

高阳赶紧回答道:“是的。太子殿下是对那个锦盒感兴趣吗?当初父亲要将那个锦盒给她的时候,我和母亲曾经反对过,可是后来父亲说,这个高昱孤苦无依的,那是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嫁妆,干脆给她算了,想来这样一个女人,也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儿能留下来,所以,便没有在意。这下怎么突然想到这件事情了?”

韩城俊说:“有穷国的太子厉尘瓴此番出使燕国,是为了碧落青花而来,碧落青花,这个名字想必你是不会陌生的,最后一朵碧落青花失踪了,你说能在哪里呢?”

高阳恍然大悟:“昨天下的意思是,那朵花有可能被当做嫁妆放在那个锦盒里,如今已经在高昱的手上是吗?”

韩城俊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高阳。

高阳明白了,说道:“为了以防万一,我和母亲将那锦盒的钥匙偷偷扣留了下来,现在那个钥匙是唯一能够要挟高昱的把柄了,那个锦盒说怪也怪,只能用钥匙才能将它打开,如果用其他外力强行破开的话,里面会有腐蚀性的毒药,将盒子里的东西全部腐蚀殆尽。”

韩城俊眉头一抬说道:“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了,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你好好把握,只要碧落青花到了我们的手上,就不怕那厉尘瓴不听话。”

高阳点点头说道:“太子殿下放心,如今将军府同太子府已经是同一条战线上的,太子殿下想要做的,妾身都明白。”

大约是在晌午的时候,太子府来了人,说是要给定国王妃赠送请帖,高昱正在太妃娘娘的房里,陪太妃娘娘唠唠家常,所以送请帖的人,也没有见着高昱,只是托付给定国王府的管家。太子妃有请,管家如何敢怠慢,于是便匆匆忙忙的拿着请帖去太妃娘娘的房中找高昱了。

“王妃娘娘,是才,太子妃娘娘请人过来送了请帖,说是在后日的时候,会在太子府举行一场赏花宴,会邀请京城中的诸多名媛以及诰命夫人,差人来问王妃娘娘去不去。”管家陈叔拿着那一封请帖就直接过来了。

高昱将那一封请帖结果,打开一看,果不其然,确实是在后日要邀请她过去赏花,高昱看了太妃娘娘一眼,一时半会儿拿不定主意。

太妃娘娘看出了她眼中的犹豫,于是便说:“我在年轻的时候也素来讨厌这官家小姐们这种集会,实属无趣,无非就是拼拼家权,显露显露财势。”

高昱点点头,很是赞同太妃娘娘的说法,太妃娘娘笑着继续说道:“就是像这种集会,你纵使讨厌,也确实不能拒绝的,并不是说这些官家小姐的机会对你来说有多么重要,而是说日后你要掌管整个定国王府,一定要学会如何权衡利弊。”

高昱听到这里就知道太妃娘娘要教授给他一些日后处理王府事物的经验了,便赶紧开口道:“儿媳谨遵母妃赐教。”

太妃娘娘抓着高玉的手,用一种极其缓慢的语调说道:“那你出嫁之前,你是将军府的一名庶女,这些官家小姐的集会对你来说根本没有一点用处,你以那种身份过去了,无非只是做他们的衬托,受她们的耻笑而已,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是定国王府的王妃,还是被皇帝赐婚的,有这样一种身份在,你就已经在那群官家小姐面前压了她们一头。”

高昱在仔细地听着,太妃娘娘继续说:“我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让你过去聚会的时候非得拿着你王妃的身份去碾压她们,而是要告诉你,送来请帖的人是太子妃,如果不出意外,这位太子妃将会是未来的皇后,当然,定国王府中是现在已经没落了,也不必看着太子妃的眼色过日子。”

听到这里高昱点点头表示赞同,太妃娘娘满意的笑着,然后继续说:“只是这中间还有一层原因,那就是,太子妃是你的姐姐。我不管在将军府的时候,你们姐妹俩有什么恩怨,但是如今你们一个是太子妃,一个是定国王妃,你们出门去,你们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你们个人,我是你们身后的两股势力,在集会上,一个是以太子妃为首的,朝堂上的政权势力,一个是你为首的定国王府的军权势力。”

高昱听着听着脸色愈渐凝重,问道:“所以,我不管做什么,都是在同朝堂上的政权势力竞争吗?”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