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锦盒钥匙
A+ A-

高阳说的没错,自己母亲的身份,确实是一个巨大的谜团,你自己尝试过多方去探寻,就是没有找到。

很多人都告诉她,她的母亲,因为沾染了一些疾病,不治身亡,因为只是一个侍妾,所以将军府并没有将她的牌位放在宗祠里面,甚至是,高昱连自己的母亲埋葬在哪里都不知道。

有的时候高昱甚至是有一些错觉,她的母亲还活着,并没有因什么疾病而死亡,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远离了将军府,脱离了苦海。

因为她一直记得,在自己刚刚拥有记忆的时候,她的母亲曾经对她说过:“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要回到属于我自己的地方去了,很想带你走,但是现在还不能,你只能慢慢的等,有一天,娘亲会亲自来接你。”

后来突然就有一天,她的娘亲失踪了,遍寻不得,爹爹告诉她,她娘亲因为身染重病,被送到别院修养了,不准她前去探望。

又过了一段时间,别院里传来消息,说是高昱的母亲病入膏肓,不治身亡,所以就直接在别院里出殡了。

一切来的那么突然,让高昱连点准备都没有,很多时候,她都觉得,母亲只是去了某个地方,还会回来的。

高阳见高昱一直在游神,于是便出言提醒:“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想别的,我可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个交代的话,这将军府的大门你可是出不去了。我如今可是太子妃,你看看这三日回门定帝王都不曾过来陪着你,想来你在定国王府也是没什么地位的,就算是帝国王储想要保着你,也得看看他斗不斗得过太子殿下。”

高昱抬头对高阳说道:“你的条件,我答应了,旁的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那把钥匙。”

原本以为这场舌战还要持续很久,哪里知道高昱突然就这样同意了,若早些知道这样的威胁是有用的,也不必做这几番的周折。

有了一个筹码在手,高阳自然是兴奋的,赶紧过去故作亲昵地拉着高昱的手,将她扶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下,对她说:“我就说嘛,咱们可是亲姐妹,这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过去那是咱们都不大懂事,现在可不一样了。”

高昱这会儿哪里听得进去高阳在说着些什么,以前也一直觉得这将军府不是久留之地,好不容易出来了,也算是脱离苦海。

因此,高昱在这椅子上左右也坐不下去,老想着赶紧离开,纵使是不去定国王府,回到自己以前住的那个小院子也是极好的。同将军府其他的人打交道,这是高昱及不擅长的。

高阳一直在那边事事叨叨的说着什么,高昱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接了那么几句,原本高阳是一直看着高昱左右的不顺眼的,眼前的这帮亲昵又是做给谁看呢?

高阳大概也是说的口干舌燥了,也看着高昱心不在焉,知道自己说的这些客套的话,她都没有听进去,于是便说:“妹妹莫不是累了?妹妹之前住着的那个小院子还没有收拾,妹妹若是累了,回去休息休息吧,一会儿午饭好了,姐姐就差人过去请妹妹过来。”

听到这话高昱如获大赦,快步离开了大厅,去了自己的小院子。

也确实如高阳所说,她之前住着的这个院子并没有收拾掉,一切还像她出嫁以前的那个样子,走了进去,恍若隔世。

几天前,她还是这个院子里的一个小姑娘,爹不疼后娘不爱的,在这个小院子里自生自灭。哪里知道,这一转眼,自己便摇身一变,成了定国王府的王妃,就看着也确实像从一个火坑跳进另外一个火坑,但又能如何呢?

大概是将军府的午饭快要开始的时候,将军府向小院儿传来消息,说是定王过来了,定国王府其他人,除了高阳之外,便全部过去迎接了。

高昱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定王韩城翊被花琰搀扶着已经过来了。

高昱刚刚才答应了高阳,要帮她们太子府盗取定国王府的虎符来着,这会儿看见韩城翊显然是心虚的,低着头,目光躲闪着,不敢直视他。

瞧着高昱的这个样子,韩城翊还以为她是被谁欺负了,就快步走过去,抓着高昱的胳膊,顺势将身体的重心靠向高昱,高昱立刻手忙脚乱的将他扶住,低着头,还是不敢看他。

虽说两个人已经是夫妻,但是对于韩城翊的生性品行,高昱也还是根本就不大了解,所以在他面前事事都谨言慎行。

人家毕竟是曾经久经沙场的猛将,被百姓尊称为战神,那便是那沙场上的杀神,显然是不好相与的,表面上看着文文弱弱的,哪里又知道他背后的心思与手段呢?

虽说将军府是一个火坑,但是在高昱看来,定国王府显然是更大的一个火坑,将军府的火坑还能看得见里面的熊熊烈火,定国王府却是万丈深渊。

但即使是这样,高昱也是情愿脱离将军府的。

韩城翊意识到高昱今天有些不大对劲,便不着痕迹的凑过去,轻轻地问道:“可是这将军府里有人欺负你了?”

高昱一愣,连忙说道:“没有没有,大家对我都挺好的。”

然后赶紧转移话题问道:“你不是说,有事情要出去一趟吗?怎么这么快就来了?若是事情忙完了,你直接回王府去便是,这回省亲不过是走个形式,你身子不好,又何必亲自过来呢?”

韩城翊突然痞痞地一笑,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我早就听说定国王府的这几个人凶的很,我若不来,怕你吃亏。”

高昱脸一红,扶着韩城翊默默的加快脚步往前走。

而在他们的身后,高阳冷眼看着韩城翊的小动作,气不打一出来。

太子韩城俊可是和定王韩城翊一起出去的,这到底是有什么大事,韩城翊都过来了,太子为什么不过来?回门省亲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