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兵权之争
A+ A-

高昱摇头说道:“圣祖皇帝将王权归于皇族手上,将兵权划为定国王府,必然是有他的用意了,这几百年来,皆是如此,未曾有一刻的动荡,没有这样做,岂不是要违背圣祖皇帝的用意?”

高阳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对高昱说:“我们何尝不知道这种道理呢,你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你没有站在那样的高位上,你是考虑不到问题的,倘若定王身体康健,兵权就算再放在定国王府千儿八百年的,也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你又不是没有看见如今的形势,毕竟今时不同往日而语,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国家安定。”

“可是!”高昱是想反驳一下,立刻被李氏给打断了,李氏吼道:“可是什么可是?已经跟你说的这么明白了,你这个榆木脑袋,为什么就是想不清楚呢?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们定国王府好,定王目光太过狭隘了,太过贪恋权势,这个样子下去,迟早是这个国家存亡于不顾的,都这么大个人了,就算你不为将军府考虑,也得为定国王府考虑是吧!定国王府维系了千百年的好名声,难道就要败在你们的手上吗?你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韩城翊到了清风楼发现里面并不只有韩承俊一个人,还有一个,那便是有穷国太子厉尘瓴。

韩城翊作为一个病入膏肓,随时都有可能踏进棺材里的人,自然是被花琰扶着出场的,厉尘瓴看到韩城翊的这个样子,皱了下眉头,起身过去将韩城翊搀扶着到椅子上坐了下来。

厉尘瓴说:“早前就听说定王身染重病,一直以来都是闭门谢客,原想着只是普通的小病小痛,这修养好了来日便可以在战场上一睹定王英勇的风姿,今日一见,真是没想到啊!”

韩城翊说道:“天命而已,先前在战场上杀戮太多,如今可是遭了报应了。”

坐在一旁的韩城俊看着两人在那里惺惺相惜,略有不快,便插嘴说道:“不知太子殿下此番来我燕国究竟有何要务?”

厉尘瓴看都不看,继续跟韩城翊说:“如今我们有穷国的视力已经恢复了,定王殿下如今身患重症,不能上阵,还真是让人遗憾呢!”

韩城翊回答道:“定国军旗下有能力的人多了去了,太子殿下又何必纠结于我一人?”

厉尘瓴摇摇头说道:“我这次过来除了要同你叙旧之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的帮忙。”

厉尘瓴刚说完这句话,韩城俊便抢先说道:“太子殿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说便是,如今两国递交友好,没什么是不能帮忙的。”

厉尘瓴依然没有搭理韩城俊,只是对韩城翊说:“不知你是否听说过碧落青花?我想,倒是我多嘴了,我觉得凭借着定国王府的实力,应该一大早就知道我此番来燕国的目的了吧!”

韩城俊赶紧说:“既然太子不是为国事而来,那便全当作是游行不如就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带太子在这京城之中四处逛逛可好?当然了,太子所求之物,本太子也会尽力的。”

然而厉尘瓴似乎对韩城俊完全不感兴趣,根本就不想搭理他,全程他的眼光就一直在韩城翊的身上。

对有穷国来讲,燕国所给予他们的认知,就仅仅只有作为战神的定国王爷了,以至于他们举国上下,真正所恐惧并且崇拜的,除了定国王府,再没别的了。

所以,燕国太子什么的,其实根本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即使定国王府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在战场上了,但是定国王府的威名一直都存在的。即使他们所有人都知道中国王府如今已经败落了。但是,定国王府曾经给予他们的威慑力,从来都没有减弱过。也正因为如此,厉尘瓴才一直都没有给过韩城俊好脸色。

这场酒席,韩城俊吃的实在是没有太大的兴致,于是中途便借口离开了。

而那边在将军府中,显然双方是根本就谈不拢了,但如今,安插在定国王府的,只有高昱这一个人了,如果不争取一下,那么也就是向太子府证明,根本就不会成为太子府的助力,你就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了。

于是高阳便凑过去跟她说道:“不知你否有尝试打开过,你母亲留给你的那个锦盒?想来你是不成,将它打开过,因为那个盒子没有钥匙是打不开的,但是那盒子的钥匙现在正在我的手上,你若想知道那盒子里的秘密,就拿定国王府的兵符来换。”

高昱无比震惊地看着高昱,她本来也是知道高阳的性子的,可是哪里能想得到她居然如此的蛮横,连母亲留给自己最后的遗物,都要一并收走。

不过转念一想,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与自己而言又有什么重要的呢?毕竟斯人已逝,这遗物也不过是给活着的人留着一个念想罢了。

高阳看着高昱一副丝毫不在乎的样子,也知道她对自己提出来的这个甜头,根本就不动心,于是又生一计,对高昱说:“你难道不想知道你母亲的来历吗?他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乡野女子,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举手投足之间还带着一股贵气,这哪里,像是乡野女子的样子?所以这所谓的乡野女子的说辞,也不过是说给别人听的,难道这么多年了,你都一点没有好奇过,你的母亲究竟是什么身份吗?”

高昱抬头,万分惊奇的看着高阳,问道:“你知道我母亲的身份?”

高阳看着高昱的反应,便知道鱼儿已经上钩,可以慢慢的准备开始收网了,便说道:“难道你从来都没有想过吗?你母亲留给你的驾照,为什么只是一个小小的盒子呢?这小小的盒子装不下金银珠宝,也放不下稀世奇珍,很显然,里面留给你的,肯定是关于你的身世之谜啊!要知道,你母亲可把她的身份瞒得严严实实的,就连爹爹都不知道呢!”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