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下毒侍女
A+ A-

高昱问道:“你是怕苦吗?要不我差人去给你拿些蜜饯?”

韩城翊摇了摇头,看向门口的方向,又点点头。

高昱对着门口的两个人说:“你们一个去拿些蜜饯过来,一个去倒杯清水过来,快点。”

门口的两个丫鬟便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高昱见人离开,便问道:“这药可是有什么问题?可是这药是我亲手熬制的,我一直都在,不可能有问题的啊?”

韩城翊压低了声音说道:“这不是我平常吃的药。”

韩城翊扭头看着厅堂里的一盆小巧的兰花,便将那药拿过去倒在了绿植里,说道:“那药我吃了好几年,对它的味道最是熟悉,之前有人在药里面下毒,从来没有得逞过,看样子他们开始从药材本身下手了。”

门口传来一些轻微的脚步声,韩城翊迅速走到原来的位置上坐下,将药碗递到嘴边。这时候那两个丫鬟回来了,将蜜饯和清水放到桌子上,其中一个还瞅了一眼韩城翊手中的药碗,然后退到一旁。

韩城翊将药碗放到桌上,煞有其事的紧皱眉头嘟囔道:“苦死了!”然后端起那杯清水一饮而尽,又迅速塞了一颗蜜饯到嘴里。

从头到尾,高昱一直用眼角的余光盯着那两个丫鬟。其中有一个叫翠莲的丫鬟,似乎是闻到了什么味道,慢慢地往后退,就想要靠近刚刚将药倒进去的那盆兰花。

很显然,这个叫翠莲的丫鬟已经发现了韩城翊反正没有喝那一碗药。看样子他的行动失败了,她的眼中有那么一丝的慌张,她不知道她如今这个靠近花盆的动作,有没有被韩城翊或者是高昱看到。

高昱看着翠莲,知道她此刻内心肯定是无比慌乱的,出于一点点善意,高昱要救她。

高昱原本就是一个心性纯善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觉得这个叫翠莲的丫鬟,肯定是受人指使。既然是受人指使,那么也就说明他她本性并不是邪恶的。

那就只要改正了错误没有太大的关系,倘若她改过自新,就此收手,想在定国王府当值,那么这些事情,就完全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我要救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念头就在高昱的心里头生了根,高昱想要救她。

高昱对韩城翊说:“这药也已经喝完了,趁着这时间还早,要不你回房里去休息一下?”

韩城翊抬头看着高昱,透过那双澄澈的眼睛,他知道,高昱现在心里面想着什么。定国王府是绝对不容许任何一个党派的奸细留下来的,这人必须得除掉。看着高昱的这个样子,似乎是并不想那么做,那么有些事情确实是不能当着她的面来解决的。因此,韩城翊点点头说道:“也好,今日也累了一整天了,我想回去躺一会儿,那么王府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你就去母妃那边询问,好好学学,日后定国王府的事情,可都得由你来照顾。”

高昱一边点头称是,一边扶着韩城翊往门外走去。

翠莲一脸阴鸷的看着门口他们离去的方向,心里面在思索着该如何去弥补这一次行动的失败。

突然门口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将翠莲给吓了一跳。

花琰闪进的厅堂内,站到了翠莲的面前,略带点戏谑的说:“你是这府中的丫鬟吗?这模样生得还不错,刚好是本公子喜欢的样子。要不你别在定国王府住着了,跟我去花府上,保证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在这里伺候人,多累呀!”

翠莲假装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你跪在地上说:“花公子说笑了,奴婢出身低微,无福消受。”

花琰笑着说:“我刚刚在外面看到,你似乎很喜欢那一盆兰花,还特地跑过去看呢!这兰花病怏怏的,有什么可看的呢!倘若你喜欢的话,再珍贵的兰花我也能帮你弄来,小美人,不考虑考虑吗?”

翠莲将头埋得更低了,跪在地上,完一副不敢看他的样子。

突然,花琰蹲下身去,凑到翠莲面前,翠莲吓了一跳,一下子跪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花琰,花琰笑着说:“有胆子给城翊下毒,没胆子看我?我长得有那么惊为天人吗?”

翠莲赶紧爬起来重新跪好,无与伦比地解释道:“我……我……不知道,我……没有,花……花公子明鉴。”

花琰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对着门外的人说:“将这个小美人给我带回去,我要同她好好饮酒作乐一番。”

立刻就有一个身影闪到门内,抓起翠莲又一个闪动,人就没了。

花琰那笑的玩世不恭的脸立刻严肃起来,自言自语道:“看来要在京城待好久了,这个韩城翊,一天天的就知道给我找事情。”

夜幕降临的时候,太子府中,高阳给太子韩城俊倒了杯茶,对太子韩城俊说道:“照理来讲,派去定国王府的细作这会儿应该过来回消息了,可是左等右等,都没回来。”

韩城俊严肃地问:“你找人去定国王府了?你为何事先不同我商量?”

韩城俊突然这样严肃起来,让高阳有些不知所措,高阳问道:“我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吗?我只是派她过去监视一下定王而已,再顺便给定王的药里面加点东西,使它以后听命于我们太子府,倘若她行事成功了,从今往后,定国王府就会为太子府所用。”

韩城俊冷笑一声说道:“你怕是不知道定国王府的实力,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派去定国王府那么多人,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过。你这个样子只会打草惊蛇。”

高阳紧张的问道:“那我们怎么办?我是谁也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翠莲到现在还没有过来回复消息,想来是已经被定国王府的人发现了。”

韩城俊叹了口气说道:“不必自乱阵脚,同定国王府斗了这么多年,该怎么做,我还是知道的,以后你就不要随随便便行动了,凡事当与我商量。”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