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花琰来访
A+ A-

韩城翊也懒得跟他磨嘴皮子,只是直接切入正题:“你说你在路上有事耽搁了?你素来准时,什么事竟然能让你晚了一天?”

花琰立刻坐起来略带着神秘的说:“你可知我在来京城的时候路上碰见了谁?”

韩城翊不假思索的回答:“有穹国太子厉尘瓴。”

花琰摇摇头说道:“老实说,我一直都觉得跟你说话挺没意思的,你让我过去打探消息,可是你又什么都知道,让我白跑一趟不是多此一举?我辛辛苦苦好不容易得到的情报,大老远的跑过来告诉你,你居然告诉我,你早就知道了。你这人,真没劲,你说你,就算是你早就已经知道了,看在兄弟辛辛苦苦跑腿的份上,装作不知道不行吗?”

韩城翊没理会他的嘟囔,只说道:“我的人在京城里面碰见他了。这都算不得是什么有用的情报,你不妨说点我不知道的。”

花琰重新躺回椅子上说:“从我这里逃的情报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你能给我什么好处,我就能给你对等的情报。”

韩城翊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道:“以你的家世,就算你想要天上的星星也是有人给你摘下来的,我又能给你什么,只怕我这里的东西,花大公子根本看不上。”

花琰想了想,懒得跟韩城翊说废话了,于是就说:“我打探到消息,厉尘瓴来燕国,是来寻找一件叫碧落青花的东西,具体他们要拿这个东西做什么,大概因为太过私密,根本就查不到。”

韩城翊疑惑地问:“碧落青花?他要那个东西做什么??”

花琰摇摇头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我派出去的人正在查这件事情,相信不久之后就会有结果了,你再等等也不迟。”

韩城翊笑着说道:“有穷国太子秘密来访,这也不是小事,既然来了,终归来讲是要去会一会的。”

花琰凑过去说道:“你去就免了吧,你这素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那是因为这事让上面的人给盯住了,到时候你怎么弄?我看呀,眼下倒是有一个现成的人,让他去会一会那个有穷国太子。”

韩城翊立刻会意,边说道:“那这个消息你就要劳烦你透露给那位太子殿下了。”

花琰点点头,然后迅速扭转话题问道:“我这大老远的跑回来,祝贺你新婚大喜。怎么着也得让我看看嫂子长什么样吧。你说我这都来了这么半天了,你还把嫂子藏着掖着,不让我看吗?”

韩城翊说道:“不必见,你也是认识的,你可还记得,当年在永城那一战回来后,你同我一起去了趟寒山寺,在寺中碰见一个女孩子,一直让我念念不忘。”

花琰立刻说道:“记得记得,当时我就觉得你对那女孩子有意思,以我的能力要查查她是谁,倒也不是很难,但是你却不让我去查,然后你们就这么错过了,怎么?这会儿提她干什么?莫非你这被皇帝老儿硬塞过来的嫂子就是她?”

韩城翊微笑着点点头。

花琰立刻就来了兴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直喊道:“有趣有趣,原来这世界如此之小,这就是缘分啊!这会儿我更要好奇了,还不赶紧让我见见?”

韩城翊把花琰推开说道:“她这会儿被母妃叫过去了,迟早能见着的,你急什么?行了,你的情报也已经送到了,赶紧回去吧,就不留你了。”

花琰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问道:“这要是换做以前,我大老远的跑过来,就算你不留我住两天,你总得管我顿饭吧?怎么我今儿来,这凳子还没坐热你就要赶我走?韩城翊你什么意思啊?重色轻友?”

韩城翊说:“最近京城中乱的很,把你留在这里也不安全,赶紧回去。”

花琰讥讽地说道:“你这未免也太不够意思了吧!我就不过是说要见见嫂子而已,我又不和你抢?你急什么?我知道我生的是比你好看,但是我也知道,兄弟妻不可戏的道理……哎哎?你什么意思?你别推我,我走!我走还不成吗!我告诉你,我可是很记仇的,你今儿赶我走,下次你遇到事儿了,可别指望着我会救你……好好好!我走我走!你别推……”

花琰被韩城翊连推带扯的赶到了厅堂的门口,花琰一个不察,在越过门槛的时候被绊倒了,身体往前一倾。

说时迟,那时快,一双玉手将他扶住,让他站稳。

花琰一抬头,就看见如月般的高昱站在自己面前。就定国王府里的人,有谁他不认识啊,眼前的女子,却略微有些眼生,想来,不会是别人,就是这位让自己兄弟心心念念的姑娘了。

韩城翊看着高昱抓着花琰的手臂,眼神顿时变得很不友善,高昱疑惑地问道:“适才在母妃那边听说有王爷的至交来访,便让我过来看看,这是怎么了?”

花琰赶紧躲到高昱身后说道:“姑娘花容月貌,着实乃世间罕见,想必这位就是嫂子吧,昨日嫂子与城翊新婚大喜,我因为在路上有事情耽搁来晚了,城翊他就跟我置气,我这刚过来和他没说上两句话,他就要赶我走呢!”

韩城翊一把将高昱拉到自己身侧,冲花琰说道:“你刚不说你饿了?饿了还不滚到厨房去弄点饭吃,在这里丢人现眼。”

花琰白了他一眼,也懒得去反驳,就直接扭头往厨房的方向去了。

高昱疑惑地问道:“既是客人,你因何是这个态度?”

韩城翊解释道:“他叫花琰,是我多年的好友了,算不得外人,他向来行事没个边际,高调张扬,你不用理他。”

高昱无奈地摇摇头,将韩城翊扶进去说道:“这初秋的天气虽然暑气未退,但风还是很大的,没事就在屋子里坐着,别总是到外面来,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这才价格你的,岂不是要吃亏?”

将韩城翊扶进去坐下之后说道:“行了行了,药都熬好了,快点喝了吧,一会儿凉了药效就不好了。”

高昱从身后丫鬟手中拿过那碗药,就随韩城翊入了门内,韩城翊将拿碗药接了过去,端详着,迟迟不肯下口。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