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面色绯红
A+ A-

高昱可是很不情愿待在这皇宫之中,于是便说:“多谢宸妃娘娘好意,只是王爷身体孱弱,这还得早点赶回去吃药呢,下回有空,定来叨扰宸妃娘娘。”

可是等到二人走到宫门口的时候,高昱却被高阳拦住了:“刚刚宫里面人多,咱们姐妹俩不好叙旧,现在刚好有机会,不知王爷可否放人,让我同妹妹好好叙叙旧。”

韩城翊看了一眼高昱,高昱也不知道这个姐姐今日千方百计的要找自己谈话,究竟是为了什么?但是想来这宫中人多眼杂,就算她要对自己不利,也不便于下手,倒不妨先过去看看。

于是便说:“姐姐盛情难却,那边请吧。”

韩城翊说:“你先去吧,我就在宫门口等你,等你们叙完了旧,咱们再一起回到王府。”

高阳带着高昱去了宫门口附近一处小林子中。高昱问道:“不知姐姐单独找我过来,究竟有何指教。”

高阳说道:“你我分别嫁给太子和定王,可知父亲这般做的用意是什么?”

高昱问道:“父亲?这不是皇帝赐婚?同父亲又有何关系?”

高阳摇摇头说道:“朝堂上的军权尽数被定国王府笼络,太子需要军权的支持,但是定国王府从来都不是站在太子这边的。你要知道,咱们将军府即使是掌握着一部分军权,也很难同定国王府相抗衡,将我嫁给太子是为了支持太子,将你嫁给定王,是想借你之手,拿到定国王府的军权。”

起先高昱就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朝堂上的局势她虽然不懂,但是也是要定国王府如今掌握着绝大部分的兵权,并没有将它交出去。如今,定国王府无力掌管这些兵权,皇帝是该收回去了。

可是,如今自己已然嫁入了定国王府,真的应该帮助别人夺走自己丈夫的兵权吗?

任是谁都知道,一旦兵权易主,定国王府就会面临着更加险峻的局面。自己该怎么做?是帮着定国王府还是帮着自己生身父亲所效力的皇族?

高阳见高昱一言不发,低头沉思,便接着说:“说到底,你还是我们高家的女儿。咱们家如今就剩一个男丁了,松儿是个什么样子的,你也清楚,就算是你不为别处考虑,也得为松儿考虑考虑吧。松儿平时最喜欢你这个二姐姐了。”

高阳伸出手去抓着高昱的双手,对她说道:“以前毕竟是年幼不懂事,小打小闹的伤了咱们的姐妹情谊,如今可是不一样了,如今你我都深陷于朝堂的漩涡之中,终归是要为自己的家族考虑考虑的,就算你己出嫁,就说到底你还是咱们高家的人,你总不能生养你的父亲弃之不顾吧。”

高昱知道,如果今天不给她一个答复的话,恐怕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一定得找个机会脱身,以后再好好思量这个事情。于是便说道:“姐姐到底思虑的是比妹妹要周全的多,姐姐今日之言,妹妹定当谨记,这边回去深思熟虑一番,假以时日,定然会给姐姐答复的。”

高阳知道她今日是不会表态的,有些事情只需要旁侧通即可,于是便说道:“既然如此,那姐姐我就静候佳音。行了,时候也不早了,妹妹还是赶紧跟着定王殿下一块回去吧,若是有空,可常来宫中或者太子府同姐姐唠唠家常啊!”

高昱走到宫门口的时候,原以为都这么久了,外面风又挺大的,韩城翊肯定就已经提前回去了,哪里知道他居然站在大风中一直等着高昱。

高昱见此情景心中一暖,快步走过去,拉过韩城翊的双手说道:“你怎么不到马车上待着去?马车上毕竟比外面暖和一些,看你的手冻的。”

韩城翊没有说话,只是暖暖的一笑,拉着高昱进了马车。

起先是高昱抓着韩城翊的双手为他暖暖手,可是这样抓着抓着,不知怎的,就变成韩城翊抓着高昱不放手了,高昱挣脱不开,只好任由他这样拽着。

两人也没什么言语,高昱此刻非常希望韩城翊能问一问她的太子妃姐姐找她说什么了,这样的话她就有理由把这件事情告诉韩城翊,好让他有些准备。

可是转念一想,韩城翊作为定国王爷,对朝堂上的事情想必了如指掌,将军府打的什么算盘必然瞒不过韩城翊的法眼,只怕此刻在他的心里,自己只不过是将军府和太子府联手排除却细作。

韩城翊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高昱,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那车上摇摇晃晃的,两个人又坐的及近,稍有不差,高昱就扑在了韩城翊的怀中,韩城翊几乎是下意识的将高昱抱住,不肯撒手。高昱于是乎甩开韩城翊拥抱着自己的双臂,一个激灵地坐好,面色绯红,不敢直视眼前人。

马车中蔓延着尴尬的气氛,高昱不停地,一寸一寸的往侧方移动,让自己同韩城翊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皇宫到定国王府,这段不远的距离,对高昱来说简直漫长到了极致,她一刻都不想在马车中待下去了。

于是在定国王府门前,马车还没有停稳,高昱就赶紧掀开车帘,连个搭脚的东西都不用,直接蹦下去,往王府内快步走去。

反观韩城翊,如谦谦君子般,面含春色,缓步走进王府。

高昱一进门,就被太妃娘娘的贴身丫鬟给叫过去了。随后就有一个仆人过来说,厅堂内有人找韩城翊,韩城翊便过去了。

厅堂里面的太师椅上面躺着一个红衣公子,没错,是躺着,吊儿郎当的躺着,手持折扇,一脸张扬,还在那里不着调的哼着小曲儿。

这一身红衣,举止张扬的人叫花琰,是花家独子,花家从商,掌握着整个燕国大部分的商业,是名副其实的首富。他也是韩城翊的生死之交。

见韩城翊来了,便对韩城翊说道:“兄弟昨日大婚,我路上有事耽搁了,便没能及时赶来贺喜,所以今儿一大清早的就过来了,匆匆忙忙的也没给你带贺礼。可是你倒好,我一来你就没影子了,我可是在你府上等了你大半天。”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