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府中温情
A+ A-

高昱问道:“春樱,秋心,能不能在王府里给我找点吃的?”

可是高昱等了好半天都没有人回答她,正当高昱准备接着问的时候,韩城翊开口说道:“你是不是饿了一天了?”

高昱愣住了,新房里面怎么可能会出现男人?难道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丈夫?

随后,高昱头上的盖头被轻轻掀开。高昱抬头,对上了一张清瘦苍白的脸,虽然那张脸是是苍白病态的,但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似乎蕴藏着无限的力量,这个陌生人就是自己的丈夫吗?

韩城翊伸出手去对她说:“那繁杂的程序已经结束了,剩下的没有那么多规矩,走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高昱之前从未与陌生男子触碰过,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只手,高昱犹豫了一下。但是,高昱从韩城翊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温柔,高昱想着这个人必竟是自己的丈夫,日后还要长长久久的相处,总不能驳了他的面子,于是便伸出手去。

即使是定国王府中并没有宾客前来,但是因为这是一场盛大的喜事,还是准备了美味佳肴,一排排的放在大厅前的桌子上面,定国王府的老老少少所有的人都在宴席上坐着,和和乐乐的,颇有家庭温暖的感觉。这是在高昱的母亲明懿过世之后,高昱再也没见过的场景。

待高昱和韩城翊走过去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太妃娘娘以及府中其他的人,端坐在大厅里面,就等着这两个人入席。

太妃娘娘看着儿媳妇来了,笑逐颜开的说道:“昱儿来了,快来快来,饿坏了吧,赶紧坐好吃点东西,我的王府里面没那么多规矩,一切随意就好。”

在宴席上,太妃娘娘不住地给高昱夹菜,并没有哪怕丝毫的排外,完完全全将她当成自家人。

高昱坐在正中间,一旁是太妃娘娘,另一旁是紧紧握着自己的手,不肯撒手的韩城翊。

高昱有些受宠若惊,她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定国王府的人突然就对他这么好,难道只是因为自己嫁入了定国王府吗?

晚宴过后,太妃娘娘对高昱说道:“昱儿,明儿过来跟我学学怎么管事吧。”高昱点点头,还没回话,就被韩城翊给拉走了。

两人回到房中,韩城翊对高昱说道:“今晚,应该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高昱心中“咯噔”一下,她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真的要发生了吗?高昱支支吾吾地说:“这个……我是知道的……可是……我……我还没……没准备好。”

韩城翊走向高昱的脚步顿了一下,没有再往前,只是温柔的看着高昱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改天吧,你先好好休息。”

韩城翊转身就要往外走,却被高昱叫住了:“等一下,你……你要是现在出去了,今晚可有地方歇息?”

韩城翊头也不回地说:“我去书房。”他走到问口的时候,对着门口的春樱秋心说:“好好伺候王妃。”于是便离开了。

春樱秋心两人立马小跑进来,为高昱脱去外衣,将她扶到梳妆台前为其卸妆。

春樱疑惑的问道:“好端端的,王妃娘娘为什么要赶王爷走呢?”

高昱抬起头看着春樱说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做的不对?”

春樱摇摇头说道:“王妃娘娘做什么都是对的,奴婢不敢有任何妄言,只是王爷身子不大好,书房比较寒凉,若是王爷生病了,王妃娘娘只怕会被太妃娘娘怪罪呢!”

高昱低下头,没有说话。春樱不知道高昱是怎么想的,也不太敢说话,秋心一边拆卸高昱头上的珠钗,一边轻声说道:“王妃娘娘这么做必然是有王妃娘娘自己的想法,王爷竟然已经同意了,那便没什么事情,太妃娘娘那边有王爷顶着呢,王妃娘娘不用担心,今晚早些休息吧。”

收拾好之后,高昱刚躺在床上就立刻坐了起来,秋心还以为高昱是睡的不安稳,赶紧跑过来问道:“王妃娘娘怎么了?可是这床有什么不妥?”

高昱摇了摇头,起身打开几个衣柜,在里面找着一床被子,对秋心说:“快,带我去书房,我要去看看王爷。”

书房的灯果然是亮着的,这么晚了,因为今天成亲的事情,也忙了整整一天,高昱突然觉得心有愧疚,这个时候他本该在床上好好休息,却被自己一句话给撵到了书房之中。

高昱将门推开,发现里面只有韩城翊一人,坐在灯前,拿着一本书在看,身上披着厚厚的毛毡。

韩城翊抬头看见高昱,很是疑惑:“你不是已经休息了吗?怎么过来了?”

高昱扫视了一圈,看见角落里有一个软榻,边走过去,将那个被子放在软榻上,对他说:“夜里凉,我给你拿了床被子,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韩城翊一动不动,手里边拿着那本书,眼神却不在书上。

高昱走过去,将那本书抢走,放在一旁搁着,对他说:“我刚刚说,已经很晚了,赶紧去休息吧,我听秋心说,明天是要去宫里谢恩的,你早些休息,我明儿一早就来看你。”

高昱说完,转身就准备往外走。可是身后的韩城翊突然传来几声咳嗽,高昱又赶紧折回去,拍着他的后背给他顺气说道:“你是不是又觉得冷了?算了算了,今晚也别在书房睡了,跟我回房吧。你这个样子,晚上一个人睡在这冰冷的书房,如何让人放心?”

高昱将韩城翊扶回了房间,却错过了韩城翊嘴角浮现出来的狡黠的笑意。

一回房高昱赶紧吩咐春樱:“春樱,把王爷平时吃的药拿过来。”

韩城翊抓住高昱的手说道:“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就好了,这个时候了,不要惊扰到他们。”

高昱赶紧将他扶到床上躺着,替他盖上被子,坐在床边说:“都是我的不对,是我考虑的不周,我不该让你去冰冷的书房,今晚原本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都是我的错。”

韩城翊微笑着说:“你已经嫁到王府了,以后王府就是你的家,定国王府同将军府是不一样的,你不该对我们有如此戒备。我们才是以后要相处一生的人。”

高昱伺候韩城翊沉沉的睡过去,自己就靠在床边上,这样凑合着过了一夜。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